第二十九章 无殇之殇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斗天使者 书名:神鬼泣
    无殇之殇

    无殇变成了一个醉鬼!

    昨天是他十三岁的生,为自己死而复生也好,还是为自己当上云华坛的掌门人也罢,都理应好好的庆祝一番。可无殇却感到心中沉甸甸的,早已忘记了这个子。每只是把自己灌的烂醉,一个人不知道在说着什么胡话。

    这个掌门本来该由景储来坐的,不管是资历、辈分、能力??????说到能力,无殇脸上不由浮现出自嘲的笑容,晕红的脸颊上居然挂着晶莹的泪滴。跟景储比起来,他这个所谓的“天才”不过是一些小聪明而已。无殇没有想到景储居然是那么的“大智若愚”,他的痴,他的傻,他的懦弱,都只是做给他们看的一出戏而已。可他们居然天真的相信了,自己甚至于想舍去保护他!

    景储需要这个职位,可不知道为什么师父却让自己坐上了这个位子。无殇整活在了痛苦之中,这个位置是用百余名弟子的鲜血换来的,他没法心安理得的坐在上面,自从当掌门的那天到现在,大堂之中的那个宝座他一次都没有做过。无殇不敢坐,只有每靠酒来麻醉心中的伤痛。

    可是无殇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师父是那么的“”他。昨天,居然自己在毫不知况下被过了一次生。看着满座的宾朋,看着师父和景储忙碌的影,他知道,这个生只是师父这个盟主联络感的一个契机罢了。

    在自己的生宴会上,无殇彻底的沦为了配角,他不在乎,他只要酒,只求醉!

    云华坛上下都没有当他这个掌门人存在,一切事务都有大师兄乾询来主持,在他们的眼中,无殇只不过是个有个当盟主的师父的小鬼,还是个整烂醉的醉鬼。

    就这样,无殇偶尔清醒的时候,觉得自己和死了没有什么两样。没有人在乎他的存在,他自己也找不到一点存在的感觉。师父、大师兄,包括他门下的那些弟子,从来都没有真正的把他当一个掌门人对待过。

    无殇抱着酒,踉跄的走在起伏的上路上,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这座山是云华坛主所在之地,平时只有盛大典礼之时才会开启,平时非常的清静。无殇喜欢这个地方,这里没有人烟的尘嚣,没有烦恼,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坐在大的横梁上喝醉,呼呼大睡。

    “吱??????”

    大的大门忽然被推开了,无殇从横梁上眯着醉眼望去,却着实惊出了一冷汗!是师父和景储!

    坏了,他们肯定是来找自己的,自己成天这么烂醉,没一点掌门的样子,师父一定是生气了。想到这里,无殇坐了起来,正要跳下去。不对!师父和师兄昨天不是已经回去了吗?自己亲自送他们下山的啊?他们为什么又回来了?为什么又在这里?

    无殇屏住了呼吸,悄悄的趴在了大的横梁上,一动也不敢动,这样子下面应该是根本看不到他的。无殇居然鬼使神差的躲了起来,在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之前,他不想贸然现

    来者正是四坛盟主青延江和大弟子景储,进门后青延江仔细观察了一番,确定没有人后,示意景储把门关上。

    “师父,您教导过我,成大事者不能心慈手软。我知道您心中还是舍不得无殇,他确实是少有的奇才,可是他和我们不是一条心啊,再这么下去??????”

    这是景储的声音,他居然在教唆师父除掉自己。无殇这一的冷汗直冒,酒早已醒了大半,悄悄的潜伏在横梁上。

    青延江似乎是用手势打断了景储的话,无殇听到景储一声不甘心的叹息。无殇虽然不知道大师兄为什么非要置他于死地,可看来师父并不同意他的做法。师父还是着自己的。无殇觉得心中多少有了些安慰。不论师父做过些什么,只要师父还着自己,他就决不会背叛师父。

    “师父??????!”

    听起来景储像是气急败坏,奇怪的是青延江居然毫无反应。景储正要再说些什么,忽然看到师父给他使了个眼色,用手指指了指上面,景储立刻心领神会——上面有人!景储心中暗暗惊叹,师父的实力果然又精进了不少,自己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这个屋子还有别人,看来上面这个人也绝非泛泛之辈。

    “哦,原来是无殇小师弟啊??????”

    无殇屏着呼吸,尽量封闭自己的气息,正贴着耳朵搜寻下面的动静时,一个熟悉却又令他万分恐怖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离的如此之近,无殇都感觉到了对方的呼吸,这一惊不要紧,慌乱中无殇竟然从横梁上摔了下来,“扑通”一声掉在了地上。

    无殇挣扎着站了起来,脸上掩饰不住的慌乱。青延江笑眯眯的站在他的面前,而景储则站到了他的后。

    “师??????父??????”

    无殇的声音很小,像个犯了错的小孩子,独自撑了这么久,现在在师父的面前,他似乎找到了依靠。不过,他原本也就只是个孩子。青延江依旧是那么笑着,可是眼神已经没有了一丝的意。

    “景储,为一个掌门人这样成何体统,你可否代为师好好教导下你的小师弟”

    青延江的语气极为平缓柔和,就像一个慈父在教育自己的孩子一样。无殇心中泛起了一阵感动,这一瞬间他的的确确感到自己的行为真是太对不起师父??????

    无殇的自责还没有结束,背上就挨了重重的一掌。这一掌来的太突然,而且竟然是全力施为,就算无殇正面应对也未必能完全躲闪??????无殇的体在空中扭曲了,上下几乎对折,可以清楚的听到脊椎断裂的声音,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鲜血涌在喉头,一阵阵的窒息。可怜无殇已经开始涣散的瞳孔,那哀怨的眼神到现在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青延江缓缓蹲下子,轻轻叹了一口气,这声叹气是发自于心底。

    “无殇,如果能再选择一次,为师的也还是会这么做。你太善良了,这是个弱强食的世界,你不适合在这里生存。看着你每天烂醉,为师的很心痛,就让为师帮你解脱吧”

    话说完了。青延江轻轻的擦去了无殇嘴角的血迹,缓缓的抱起无殇的头——拧断了无殇的脖颈!

    地上,留下的只有鲜血,和无殇那无法闭上的眼睛。

    “师父,那云华坛的东西怎么办,无殇死了定然会引起混乱,要不然咱们??????”

    景储做了一个“杀”的手势,眼神里闪烁着兴奋。青延江这时才发现,他的这个弟子居然也是野心勃勃,而且心狠手辣,比自己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突然有一种恐惧,边有这样一匹饿狼,一旦自己不能喂饱它,它定然会反噬自己。青延江的眼中忽然闪现出了杀机。

    景储突然间觉得浑不自在,他知道师父的这种笑容是极其危险的信号,赶忙低下头去。青延江也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干咳了两声算是遮掩过去。

    “咳咳???????景儿啊,现在还不是时候大开杀戒,至于云华坛的东西,主人自有安排,你我只需要奉命行事就可,今天目的已经达到,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你把这里处理一下,不要留下任何痕迹??????”

    青延江走了。景储反复回味着刚才那个眼神,他终于明白了青延江动了杀机。伴君如伴虎,整的揣测上面的心意是没有用的,要想摆脱这种心惊胆颤的生活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取而代之,自己做那个发号施令的人!

    景储的眼中燃烧着**的火焰,可他忽然间又悲哀了起来。想取而代之,谈何容易,且不说现在自己与青延江实力的差距有多大,这两天频频出现的两个字更是让景储无比的敬畏——“主人”。青延江口中的主人!这就意味着他觉得那个像死神一样的男人居然和他一样,仅仅是个替人办事的二流货色,那个“主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现实像一盆冰水,瞬时浇灭了景储的所有幻想,为了梦想他必须好好活着,为了活着,他必须要忍!

    景储开始清理地上的痕迹,在他拖动无殇尸体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

    “哼哼”

    景储大惊失色,难道无殇还没有死?!可无殇的体已经开始僵硬,那这声音??????

    “你果然也是不甘心”

    话音刚落,一个人影出现在景储的前面。景储慢慢的回过头去。

    “是你!”

    站在景储后的居然是云华坛前任掌门人——毕无双!景储全力戒备着,他知道自己不是这个人的对手,他竭力思考着逃走的方式,他不想死!

    “不要紧张,我不会伤害你。你我都是青延江的对手,我们有共同的利益”

    毕无双还是那么的自负,说话的时候甚至都不正视景储。景储发现毕无双与前几相比又有了明显的变化,他的脸上居然一半紫,一半青??????

    “哼!你是我们的对手,谁和你有什么共同的利益!”

    “是吗?景储,你看着我,我们有着一样的眼神,你可以骗自己,可是你的眼神以及出卖你了!你不会甘于屈居青延江之下!”

    景储紧张的神经忽然放松了。面前的这个人居然轻易的看穿了自己。是的,要是在以前,景储也许不会想这么多。可是刚刚青延江的那个眼神提醒了他,他要是再不变强,就会随时被吃掉。

    “看来你确实是个聪明人”

    毕无双能参透景储的内心变化,说道底,是因为他们根本就是一路人。

    “可现在的你已经失去了资本”

    景储言下之意已经承认了自己的野心,可是现在失势的毕无双却并不是他理想的合作人选。

    “哈哈哈,幼稚!你当真以为你那个不成器的小师弟能掌我云华坛的家吗?!”

    景储一下子明白过来了,无殇只不过是个摆设而已,毕无双才是真正的地下皇帝。这家伙在忍辱负重,等待着机会反击!

    景储还在犹豫,这对他来说也许是个命运的转折点,也有可能是一条不归路,他必须想清楚自己到底应该倒向哪边??????

    “哼!既然你对我还是没信心,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

    毕无双顶上居然有一紫一蓝两种灵气并存着!这意味着他已经突破了修仙之人最大的限制——本的属,毕无双完全成为了一个可以兼容各种术的容器!

    这是一个魔鬼!有着魔鬼的外表,更重要的是有一颗魔鬼的心!

    良久,两个人的手握在了一起,他们都互相需要对方的力量,而他们也非常清楚,最终的胜利者,只会有一个!

重要声明:小说《神鬼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