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旧事重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斗天使者 书名:神鬼泣
    旧事重提

    仇凤凰没能走多远,她原先被穆生在口开了个洞,刚才竭尽全力使出血咒印后,加重了伤势,重重的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当初受伤之后,她本来想先行返回鬼界,可前的伤远比她想象的要严重的多,伤口在不断自行扩大。而且,她发现了一个可怕的秘密,那就是,支配穆生伤害自己的那股暗黑力量,居然与自己的血海深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她改变了主意,一直悄悄潜行,一路跟踪着穆生,希望从这个神秘的男人上找出些许当年血案的蛛丝马迹,没想到却遇上了穆生的恶魔化,在那一刻她没有多犹豫,为了查明真相,她不惜付出任何代价。

    穆生站在她的边,心里涌起了一丝愧疚,如果不是被自己所伤,她现在应该不至于这样吧。仇凤凰隐约感觉有人在抱着她,迷迷糊糊却又神秘都看不清楚,只是用力的推了一把。好坚强的女人!穆生心里暗赞。

    安顿好仇凤凰和令风后,穆生又去看了看憨虎,他已经完全没事了,原本就皮糙厚的他加上霸气的自愈能力,现在已经是能跑能跳的,一点都看不出一个失败者的样子。回到房间后,穆生发现自己有所变化,体内的灵气澎湃而充沛,经历了一场磨难可自己却丝毫没有疲惫的意思,穆生不知道自己上发生着什么,但是前的黑龙已经没有了那只红色的眼睛。

    “她人呢?”

    令风刚刚醒来就拉着穆生的衣袖,焦急的问道。

    “在隔壁”

    穆生还想再说些什么,令风却已经冲了出去,没办法,穆生也只好跟过去了。仇凤凰的神智也渐渐清醒了过来,前似乎没有那么疼了,前的伤口被仔细的包扎过了,当令风和穆生出现在面前的时候,她突然脸红了,难道是他们给自己包扎的伤口?

    穆生已经看出了她的窘迫,连忙解释说是自己请了一个女孩子帮的忙,仇凤凰将信将疑,可此时也没有什么办法。

    “三队长,不,到底应该叫你什么呢?”

    仇凤凰怒视着穆生,知道自己的份已经暴露了,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凤凰晴

    令风觉得自己的心在痉挛,当年的疑惑也许马上就能揭开谜底。

    “凤凰谷阳是??????”

    “我的爷爷”

    穆生注意到仇凤凰,不,凤凰晴的脸偏到了一边,泪水从脸颊滑落。

    “苍天有眼。可是当年凤凰一族全部化为灰烬,这是我们亲眼所见??????”

    令风的好奇心驱使他急于知道事的真相,可是在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好残忍,对着一个负重伤的女人却偏偏要提起更加让她受伤的话题。

    “你们看到的都是真的”

    “那你??????”

    令风还想追问,股上却挨了重重的一脚,穆生正怒气冲冲的看着他,意思很明显——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们的救命恩人,从头到尾没有说一句谢谢,却在刨根问底触动别人的伤痛。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其实我也想知道真相,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也许,你能从中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凤凰晴的目光变得坚定起来,十年了,也该是拨云见的时候了。

    凤凰谷阳一共有六个孩子,凤凰晴是大儿子的长女,按说按当时凤凰家族的威望,她这个长孙女应该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才对,可恰恰相反,鬼界中很少有人知道那段历史,而对于令风这样的后起之秀来说更是根本就没有听说过她这个长孙女。凤凰谷阳在她五岁的时候却突然宣布了她的死讯,从此,鬼界里便不存在了凤凰晴这个人。五岁那年,她得了一场怪病,全开始溃烂,她没有想到一向把她视为珍宝的爷爷居然越来越讨厌她,到后来甚至因为嫌弃她上的恶臭而命人把她活埋在后院的井边。如果不是一个神秘人在暗中相救,自己早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从此,憎恨变成了她活下去的所有动力,她从那个神秘人那里学到了一的好本领,改头换面用“仇凤凰”这个名字加入了战司,凭着自己的努力当上了第三队的队长。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她能经常见到那个她本该成为爷爷的仇人!

    许多次,仇凤凰都怀疑凤凰谷阳看出了自己的伪装,他总是莫名其妙的冲自己笑。这种诡异的笑容在凤凰一族灭门前愈加的频繁,凤凰晴每天都活在恐惧之中,因为她知道凭她的力量,根本无法与鬼界大祭司抗衡,可这个仇,她决计要报!

    就在这时,上天却送给了她一个惊喜,剑魅抓到了凤凰谷阳叛界的证据,在众目睽睽之下凤凰谷阳解开了全体族人上的咒印,全部都灰飞烟灭。本来该彻底放松的凤凰晴却陷入了无比的恐惧和悲哀之中,因为凤凰谷阳在临死前对着自己微笑还做了一个看似平常的手势,可这个手势在她心中却是无比的震惊——这是小时候她和爷爷定下的联络信号。

    爷爷一直没有忘记她,否则已经过了十几年了,他根本不会记得。而且爷爷确确实实认出了自己。可在自己上发生残酷的一切,又究竟是为了什么?

    这个谜团折磨了自己十年,这十年来她想尽了各种办法去查找与凤凰家族有关的资料,可她发现,一切有关凤凰家族的人与事,都神奇的随着凤凰家族的灭门,消失了!

    她曾多少次夜里惊醒,梦到爷爷鲜血淋漓的站在她的面前,就那么一直冲她笑着。她想过去找总司问个明白,因为那天总司的表总让她觉得这件事还有隐,可权衡再三后她没有冲动,因为自己一旦暴露份,后果只可能有一个——死亡!

    其实内心被仇恨掩饰着的凤凰晴根本没有表面上那么坚强,她毕竟是个女人。实际上她曾无数次幻象过爷爷所做的一切都不是出于本意,爷爷还是那个无比疼自己的人。她知道自己是在自己骗自己,可在自己还没有报仇的能力之前,这个谎言能让自己活得更加坦然些。

    在凤凰谷阳做出那个手势的时候,她内心建立的强大的仇恨之墙瞬间倒塌了,那根心底最柔软的神经被触碰到了。凤凰谷阳真的没有忘记她,没有抛弃她,可就在她想冲上前去问问自己亲的爷爷这一切是为什么时,凤凰谷阳只剩下了一堆灰烬!

    命运是如此的捉弄于她,为什么她每次离至亲最近的时候就一定要受到伤害,哪怕,哪怕再让自己叫一声“爷爷”。凤凰晴的眼泪滂沱,激动让她的伤口再次震裂,血水和泪水混在了一起??????

    令风和穆生都没有说话,他们知道在这个时候任何安慰都是无用的,她需要的只是痛痛快快的哭一场,掩饰了太久的感,她太累了。

    许久,她已经没有了眼泪,红肿的眼睛干涩的发疼。她又得为了另一个仇恨活下去——凤凰一族的灭门之仇。到底是什么将盛极一时的鬼界第一家族推到了灭门的境地。

    “还有什么疑问,尽管问吧,我没事”

    穆生心中突然一阵绞痛,面前的这个女人与自己有几分的相似,也是一个被命运玩弄的玩具。可她又比自己幸运了许多,她最起码知道自己活在这个世上背负了怎样的使命,而自己,不过是一个一直再与死亡挣扎随时有可能失去生存权利的可怜虫。

    “你,为什么没事”

    令风知道她上一定背负了老祭司的托付,只是他们现在还不明白这个托付到底是什么。所以现在不是同也不是悲伤的时候,如果大祭司真的是有隐而亡,那么这个将是鬼界历史上最大的一个冤案,也会牵扯到一个巨大无比的谋!

    “我自己也想过这个问题。因为凤凰一族的咒印是与生俱来的,这是这个家族的命。新生的小孩手臂上就会有一个血痣,凤凰家族是鬼界的终极守卫者,一旦他们叛离了鬼界,血痣就会让这个人灰飞烟灭。当,凤凰谷阳解开这个咒印的时候,我也以为自己会和他们一样死去,可是我没事,只是看着他们变成了一堆的灰烬。回到家之后我才惊奇的发现,我手上的血痣早就已经不存在了??????”

    “五岁那年的那个奇怪的病??????”

    令风已经找到了答案。凤凰晴点了点头。

    “只有这一种解释了,因为这个血痣是不能被任何术解除的,那是宿命。”

    令风的大脑在飞速的运转着,把自己的所见所闻与凤凰晴的讲述联系起来,看看是否能拼起一个完整的图形,给这十年前的血案一个合理的解释。

    穆生也是若有所思,他是个局外人,他想的不是这个问题。

    “你被我伤了之后,为什么没走?”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穆生,他怎么都想不明白负重伤的凤凰晴为什么选择了留下来,而且,她为什么能破掉自己上的恶魔化。

    “你上的那股暗黑灵力,和救我的那个神秘人的灵压惊人的相似??????”

    “什么?!”

    令风心头大震,难道救她的不是她的爷爷?那她从何学到凤凰家族的独有绝学的?

    “你们想的正是我的又一个不解之处。救我的绝不是我的爷爷,从一开始那个神秘人上就有着邪恶的力量,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救我,被仇恨驱使的我只想着变强大,报仇。回头想想的确是不可思议,他居然拥有我们凤凰一族的全部能力,包括,刚才的那个血咒印!”

    事又开始变的毫无头绪,这一切根本没有合理的解释。如果说她五岁得的怪病是凤凰谷阳处于一个目的有意安排,那么救下她的那个人肯定应该是她爷爷或者是爷爷安排的人选。可凤凰晴却说那个神秘人的灵压居然和穆生体内的黑色骷髅的属极为相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祭司,你在天有灵就显显灵给自己惟一的血一点提示吧!

    三个人又陷入到了沉默之中,令风眉头紧皱,太多的问题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穆生看着他们,这一切原本与自己是没有关系的,自己不是鬼界之人。可是面前的这两个都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不论他们各自出于什么样的目的,自己欠他们的。

    令风忽然站起来,似乎已经有了主意。

    “如今之计,我们只有从当年那个血案边的人开始调查了,特别是那个人??????”

    令风的目光变定坚定起来,不错,从他上一定能了解到些许事的真相。

    这个人,是谁?!

重要声明:小说《神鬼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