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初露端倪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斗天使者 书名:神鬼泣
    初露端倪

    当毕无双发动了那个可怕的鬼道之极?灭天时,整个天空都暗淡了下来。空中的暗红色灵气猛然间被搅动起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旋转着,越来越低。空前的灵压让丘一合和楚颖尚根本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死亡一步步向自己近,却根本无能为力了。暗红色的漩涡像一个魔鬼张开了血盆大口,要吞噬掉它所能看见的一切生命??????

    毕无双强压着内心的狂喜,他知道,计划马上就要成功了!自己马上就要登上这人间界的最高峰,一统四大神坛。

    这是前所未有的壮举,彻底改变千年来四大神坛鼎立的局面。

    毕无双,要开启一个只属于自己的时代,他要这世间的一切都深深的打上他的烙印。

    为了这一刻,他付出了多少努力,当机会来临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把握住了。为了变的更强,他不惜背叛了祖训,暗中修炼了这无上黑暗之法;为了修炼这个法术,他甚至于不惜改造自己的体,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法术的容器,一个不折不扣的怪物!

    毕无双也曾后悔过,也曾痛苦过,也曾挣扎过。可权力、地位对这样的男人惑实在太大了,他始终相信,只要他达到目的,任何牺牲都是值得的,任何错误都是可以弥补的??????

    他狞笑着,为了这个新的王朝的到来,为了这伟大的一刻能及早降临,去死吧!历史会记住你们给我做的贡献,那就是——垫脚石!

    血色笼罩了丘一合和楚颖尚,除了不甘的眼神外他们没有任何的动作。他们非常的清楚,在现在的态势下,一切反抗都是徒劳的。

    同样是出名门,同样是四大神坛的掌门人,实力却相差的如此悬殊。

    一切都结束了。

    “破——道”

    一声低喝,却如惊雷炸响在耳边。“破道”,莫非??????

    一个金色的光球穿过了那死亡的霾,绽放出耀眼的金光,巨大的气浪冲向天空,足足有十几丈之高,余波向四面扩散,丘一合和楚颖尚都被重重的摔了出去。毕无双的攻击被改变了方向,冲上了高空。丘一合和楚颖尚受到了重击,前剧烈的疼痛,五脏已经被挤压的移位,要是再晚一点,他们就万劫不复了!

    “江兄??????”

    丘一合挣扎着坐起来,望着前站立着的这个人,他哽咽着,眼泪早已汹涌。

    来者赫然是盘龙坛掌门人,已死去的青延江!

    “你果然没有死”

    毕无双并没有太多的惊讶,脸上只有愠怒,差一点,只差那么一点,他就能达成夙愿。

    青延江转冲地上的两人笑了笑,这是青延江标志的微笑,眼中饱含着关心和怜惜。

    “看来你一直都不相信我死了”

    青延江回过来,依旧笑容满面。

    “果然是死人的份好用,不用时刻被别人防备着,你以为这招很高明吗?既然你没死,看来景储也是装疯的吧,无殇呢?”

    毕无双的一席话,让丘一合和楚颖尚有些听不懂了。青延江的死,是他们几个一同见证的,并且由盘龙坛大弟子景储亲手验的尸。可是青延江现在真的活生生的站在他们面前,而且还用“破道”救了他们一命。如果青延江是假死,那么,那么那场上演的只能是一出戏?!一切都是青延江精心安排布局的?!那么那天的事究竟有几分是真的?

    青延江为什么要这么处心积虑的欺骗众人?

    的确,死人的份办起事来要容易的多,可他又有什么事需要制造这么大的一出闹剧来作为掩饰?

    在这场戏里,景储扮演了不可替代的角色,他没疯,难道无殇也??????

    “果然不愧是天下奇才,看来这一招并没有骗得了你呢”

    青延江话音刚落,场中已经多出来两人——景储和无殇。

    无殇也没有死!

    “哈哈哈??????哈哈哈??????”

    毕无双几近癫狂。他知道自己做的一切都没有太大的疏忽,可是天意弄人,自己还是没有赶在时间的前面,只差那么一点,成功似乎都触手可及了。天意啊,天意!

    “这么说根本没有什么天仙,那只是你吸引大家注意力的一个幌子!你的那个二弟子,确是鬼界的人吧?为了今天,你准备了多久?”

    青延江笑而不答。丘一合和楚颖尚的思维彻底混乱了。确实,天仙会驾临盘龙坛这个消息是青延江告诉他们的,当时大家都十分惊喜,昭告天下,谁都没有想到去验证这个消息的真伪。这绝对是一个最佳的幌子,有了它,谁还有精力去注意其他人的举动呢?

    那么青延江和天仙的冲突也只是一场戏,可这么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难道仅仅是为了掩人耳目吗?

    还有那个二弟子——鬼界之人,难道青延江与鬼界也有联系?

    丘一合和楚颖尚根本不知道自己所看到的所听到的究竟有哪一点还可以相信。

    “当时我屠杀你盘龙坛上下近百口人时,你们都在吧??????”

    毕无双异常的冷静,事败露,面对着三大掌门,他似乎根本不知道害怕。然而这句话给丘一合和楚颖尚本来就快崩溃的心灵上又压了一块巨石,他们都把目光对准了青延江,一刹那间,他们似乎害怕知道这真相,天真的期待着青延江亲口去否认这一切。

    景储和无殇掩饰不住内心的愧疚和悲痛,双双低下了头。这个举动已经毫无疑问——承认了!

    “为成大事,必定有所牺牲,这一点,恐怕毕掌门和我一样深有体会吧”

    丘一合和楚颖尚这才意识到,站在他们面前的这两个人根本就是同一种人——被权力和**奴役了的,贪无限膨胀了的人。

    不,他们是禽兽!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丘一合和楚颖尚联袂做了一只金蝉,与毕无双这只肥螳螂打了个两败俱伤。可他们不明白的是为什么青延江这只黄雀不等他们死了再出现?为什么要救下他们?难道他就不怕他们俩联手吗?

    还是,青延江根本就不在乎!

    青延江脸上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为了这一天,他殚精竭虑。青延江早就发现了毕无双与自己有着同样的野心,而且毕无双的实力增长之快大大出乎了青延江的预料。他明白,如果自己不能出奇制胜,一旦毕无双率先发难,那么即使是他们三大掌门联手也未必能扭转局面。

    快,必须要快!奇,必须要布下一个奇局!

    青延江处心积虑的设下了那个局,以天仙为幌,吸引人们的注意力。然后自己假死造成混乱。青延江知道,毕无双很聪明,会去仔细推敲他的死。可是青延江更明白的是毕无双的野心远远超过了他的智商,在这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面前,毕无双必定会孤注一掷!

    一切都在青延江的算计之中——景储装疯、二徒弟暴露鬼界的份引起人们的恐慌、无殇假死??????毕无双终于开始行动了,而青延江则利用死人的份一直默默的看着,等待最佳时机的到来!

    封宇扬的死是个意外,青延江当时正在就治无殇。从一开始就参与了谋的除了青延江之外只有景储和二师弟。无殇也是被救活才知道的这一切。看着自己的门徒被残杀,青延江也曾心痛,可这痛瞬间就被强烈的求胜**给冲散了。

    青延江和毕无双,都已经着了魔,他们迷失了本

    “你非但不会杀我,还会放我走”

    毕无双气定神闲,他已经洞穿了青延江的用意,他的确算得上是个聪明人,够犀利。

    “哦,说来听听,说对了,我真放你走”

    青延江也一点不意外,在这场智力比拼中,他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他要好好玩一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享受那种主宰别人命运的那种乐趣!

    “你若想杀我,刚才就不会出手救他们了。你要留着他们,好让世人敬重你的侠义;你要留着我,是因为你需要把我的丑事昭然天下——没有我的坏,你怎么能让别人知道你的好!当然,我相信你做的那些好事也会算在我头上吧。”

    “聪明,聪明”

    青延江抚掌大笑,这的确是一个一举多得的妙招。利用毕无双的贪,替自己除掉登顶的障碍,然后把一切都推到毕无双上,当仁不让的出现,拯救修仙界于水火。然后理所当然的率领天下群雄讨伐毕无双这个修仙界的败类。不费吹灰之力,权力、名声、地位应有尽有。

    他才是修仙界里千年来最强的王者,一统天下,开启新的纪元。

    丘一合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这还是那个宽厚仁慈的青延江吗?这还是被他敬仰受他戴的老大哥吗?他终于明白了青延江留下他们的用意——他需要有人为他说的一切作证,也需要有人见证他登顶的整个过程好满足他无比膨胀的虚荣心,而丘一合和楚颖尚就是最佳的人选。然后,由他们两个推举青延江坐上那巅峰之座!

    楚颖尚一直都知道青延江是个老狐狸,可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狠心到拿自己门下弟子百余人做饵,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他和毕无双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姜,真的是老的辣。毕无双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自己竟是为别人作嫁衣裳。

    “我会再回来的,你别后悔”

    毕无双说完,人就消失了。青延江转对着丘一合和楚颖尚,笑容满面。

    “刚才都说清楚了,接下来的戏,该你们上场了,别忘了,千年的基业就在我的一念之间??????”

    这句话让丘一合和楚颖尚彻底绝望了。这个恐怖的男人早就洞悉了他们致命的弱点。的确,为了苟活而去助纣为虐,他们是绝不会干的,死亡在他们眼中只不过是另一个开始罢了。可是青延江居然用痴虎坛、流云坛的千年基业来要挟,这个,这个真的是他们心中最软最伤之处。

    两人相视一笑,这笑容,包含了太多的无奈和痛苦??????

重要声明:小说《神鬼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