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逃亡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斗天使者 书名:神鬼泣
    逃亡

    当令风到达罗魂时,其他队长级人物已经悉数到齐。令风对总司失礼后坐在自己的位子上,这才发现自己边的座位还空着——血军军团长还没有来。

    迟暮端端坐在中,犀利的目光扫视着在场之人。

    “据司魂流所所报,近人间暴毙之人猛增,似乎很不太平”

    迟暮端说话间,仔细的观察着每个人脸上的表,,当然除了十二魅之外——他们全都被黑袍蒙着,只露着一双眼睛。

    “人间尽是无所事事之徒,世人势利,人心险恶,多些死人也很正常,总司又何必大惊小怪”

    这个阳怪气的声音出自于十二魅中其一,背上印着一个血红的“久”字——“剑魅”,排行第九,是现任十二魅中资格最老的一个,也曾经与现任的总司迟暮端共事。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剑魅”说话一向口无遮拦,即使是在总司面前也从不买账。大家对这个人都没有什么好感,所幸十二魅平时神出鬼没,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所以也没人和他计较。

    其他人都不说话,只是相互间眼神交流了一下,对于这个总司都无可奈何的人,他们当然也是不愿意得罪了,令风除外。

    “老九,果真如你所说,那你觉得总司叫我们来此地难不成是打架?”

    这句话正中了“剑魅”的痛楚。这“剑魅”少说也有百岁开外,却是最忌讳别人说他老,可令风每次都有意无意“老九老九”的叫着,这已经让他很是不爽。他对令风不满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两个人都是用剑高手,可他这个“剑魅”因为总是之行秘密任务,名号远不如“血剑令风”来的响亮,所以他一直都想找机会与令风一决高下,以解心中郁闷。可令风是邢军军团长,又深受总司的器重,这个特殊份迫使“剑魅”不得不忍气吞声。此时听得又是令风在驳斥自己,而且张口闭口就是“老九”。

    “好啊,要不我们就打上一场为大家助兴”

    “剑魅”的眼中闪动着兴奋,在场人中只有迟暮端才明白那是种危险的信号,老九起了杀心!

    “不要吵了”

    迟暮端站了起来。令风淡淡一笑,并不在意。“剑魅”心有不甘的看着令风,眼中闪过了一丝诡异的笑意。

    “人间鬼界互不相通,这是千百年来的规矩。在座的都是鬼界的元老和精英,相信不用我再来提醒。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谁要是背着我偷偷的搞小动作,那休怪我无

    迟暮端翻脸比翻书还快,说前半句时还挂在脸上的笑容瞬间已经被凌厉的目光所替代,强大的杀气瞬间充斥了大,在这个无法使用灵气的地方,只要他一声令下,所有反抗的人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万剑穿而亡!

    迟暮端这么做并不是袒护人间,却正是为鬼界长远着想。人间乃鬼界的源地——只有源源不断的有人死去,才能保证鬼界一直保持一定的人口。倘若人间之人一夜间全部死亡,鬼界虽可以拥有一时的辉煌,可百年过后一样会因为没有新的血液注入而灭亡。所以鬼界人间是相互依赖,处于一个大的循环之中,无论哪一方被攻击,这个恶果迟早会轮到另一方。

    这本来是很简单的一个道理。可是人在权力、**面前会变得贪婪,会失去理智,只盯着眼前的利益,心里只充斥着杀戮??????

    原本,这就是一个警告。

    原本,这个会议就该结束了。

    “等等”

    在迟暮端刚刚要说解散的时候,老九站了起来。迟暮端有些不高兴了,脾气再好的人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剑魅,别欺人太甚”

    老九显得很恐慌,毕恭毕敬的作了个揖。

    “禀总司,属下有要事禀报”

    “好,你留下,其他人退下吧”

    迟暮端有些不耐烦了,不知道这个家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这件事,只能在这说,事关迟暮大人的亲信,卑职怕?????”

    老九故意装作不敢说了,眼神却一直看着令风。迟暮端也看了看令风,显然,他所说的这件事与令风有关,看来自己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你但说无妨,众人面前,你还怕老夫不公?”

    “那好。刚才迟暮大人说道人间鬼界不??通??????”

    老九的这个“通”字说的特别的重,还特意看了令风一眼。令风满面笑容,可是心中万分惊骇。他早知道自己被人监视,却没有想到是老狐狸,更糟糕的是,老九若真的发现了穆生,那自己今天恐怕真的很难全而退。

    “剑魅,有话直说,不要吞吞吐吐!”

    迟暮端有些生气了,他也实在讨厌这些勾心斗角的游戏。内耗,再强大也经不起内耗啊!

    “是,那我简单点说,邢军军团长令风从人间带了个人回来了”

    此话一出,四座皆惊。在和平时期,这么做无异于背叛。背叛,面临的可是极刑。

    大家都看着令风,不知道这件事究竟是真是假。说实话,没有人愿意这件事真是这样,退一步说,即便真是,也没有人愿意去追究。令风,邢军军团长,他们打心底不愿意这个位置被别人替代,有他在的这十一年里,少了多少利益争斗的牺牲品。

    “有这样的事吗?”

    迟暮端尽量控制着自己的绪,轻轻的说了一句。

    “是”

    令风想都没想就回答了。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从来都不知道要推脱。众人眉头紧皱,最不愿意看到的况还是出现了,这样,令风的命运几乎注定了。

    剑魅得意的笑着,他知道这种况下迟暮端就是再想偏袒都无能为力了,任何人,不能和老祖宗定下的规矩抗衡!

    “迟暮大人,卑职也得到消息,令风军团长带回来的是个死人”

    大门口传来了一个声音,一个全赤红的人阔步走了进来。

    “参见总司”

    “免礼,你刚才说什么?”

    “卑职属下刚刚来报,今晨时,邢军军团长令风带着一具尸体跨越了边界”

    “可以确定?”

    “可以确定!”

    来人正是血军军团长莫迁。这一席话让众人悬着的心陡然间落了回去,如果果真是这样,最多只是个知不报,却没有了命之忧。再看剑魅,毒的眼神死死的盯在莫迁的上。

    迟暮端心中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自己被狠狠的将了一军呢。他心里很明白,剑魅这个举动不单单是针对令风,他们之间的一段宿怨终究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变淡。

    “是这样吗”

    迟暮端转望着令风。剑魅的用意令风多少知道一些,所以这次他没有完全说真话,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此事已经明了,邢军军团长知不报,对他的处罚另行通知,你们先退下吧”

    迟暮端摆摆手,他想让这场闹剧尽快的收场。

    “慢,既然我和莫大人得到的报不一样,那我觉得迟暮大人有必要验证一下,以避免袒护的嫌疑??????”

    剑魅依旧不依不饶,他不甘心就这样被敷衍过去。众人的目光齐齐的落到迟暮端的上,莫迁的脸上也是晴不定,此事的发展超出了任何一个人的预料。

    “嘿嘿,既然你如此执意,老夫就成全与你,不过你最好也想清楚,对邢军军团长造谣污蔑是什么下场。走!”

    迟暮端动了真怒,剑魅一时间心乱如麻,他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步步紧,万一自己的判断有误,那么这个恶果反而是要自己食下。可是如今已经是骑虎难下,也只有硬着头皮跟着去了??????

    令风走后,穆生独自呆呆的坐在上。他努力的回忆,脑海却只有那道从天而降的白光,又一次的死而复生,可不知道这次他又要付出什么代价。

    是他救了自己吗?为什么?仅仅是为了那个约定吗?

    对了,当时他怎么也在场?

    刚刚恢复神智的他有着太多的不解,不知道这一天之中又发生了哪些事,自己究竟是怎么活过来的。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还活着。

    鬼老天,我还活着,你看啊,我还活着!不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会活下去,坚强的活下去!

    “妞儿”

    穆生重重的叹了口气,不知道妞儿现在怎么样了,他曾答应过怪老头会好好照顾她,可现在??????

    穆生的思绪还没有理顺的时候,迟暮端一行人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看着活生生的穆生,众人摇着头,无奈的叹息着。只有剑魅按捺不住心头的狂喜,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穆生不明白自己这一声叹息怎么突然间引出这么多的人与其同哀。

    “迟暮大??????”

    剑魅话刚出口,迟暮端就打断了他,迟暮端明白他想要的结果,事到如今自己也无能为力了。

    “拿下”

    跟随而来的卫士一拥而上,绑了邢军军团长令风,而令风也并没有丝毫的反抗。

    “小心点,在事没有弄清楚之前??????”

    血军军团长莫迁大声呵斥着卫士,其实大家都明白他这怒气是冲谁去的。

    “莫大人,你还要多明白。哦对了,你的报好像是错的,差点让我们误以为真呢”

    好狠毒的人,这个时候他的目的明明已经达到,却还想要捎带上一个陪葬品么?迟暮端静静的看着剑魅,冷静的让人觉得可怕。

    “放开他!”

    穆生站起来。众人惊奇的看着面前这个瘦弱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真搞不懂令风为什么要为他冒这么大的险?这个人,到底是是谁?

    “穆生,赶紧离开,否则??????”

    令风的话还没说完,穆生就冷冷的打断了他。

    “啰嗦!你莫名其妙的把我带来,我要让你付出代价,那就是——跟我走”

    大家都傻了。这两人一唱一和根本没有把眼前的这些人的存在当回事,似乎走与不走完全是他们自己的事。怎么又是一个说话不着边际狂妄自大的家伙,怪不得令风会把他带回来。

    “走?你以为这是哪儿”

    剑魅趁大家愣神之际率先发难,他可不想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出什么意外。众人一声惊呼,想要出手已经来不及。在这么近的距离被鬼界十二魅之一的剑魅攻击,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真的要化成一具死尸了。

    只有两个人不这么认为,一个是迟暮端,一个是令风。迟暮端相信的是令风的判断,虽然他还不知道这小子何以犯下这等大逆不道之罪,可对令风的品行,迟暮端还是很有把握的。他相信令风一定是事出有因;而令风则相信穆生的实力,到现在仅仅是那半具骷髅都让他心有余悸。

    剑魅一闪间又回到了原地。穆生肩头多了一个小小的剑洞,血成股的趟了出来,倘若换了别人定然为这精彩的一击喝彩。可这满堂的都是行家,他们已经看出来,剑魅那一击目的是咽喉而非肩头,老九在众目睽睽之下,面对一个不知姓名的年轻人,吃瘪了!

    虽然看不见表,但是可以想象得到剑魅此时的表,定然是五官都已扭曲了。大家都心知肚明,刚才的一击并非剑魅真正的实力,那么下一次攻击,才真正也是绝对致命的??????

    “不好,令风要逃”

    卫士刚喊出来就已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令风瞬间已经拽着穆生逃出了房间。在与迟暮端擦而过的瞬间,令风看着这位长者,眼中充满了愧疚之,迟暮端却只是轻轻的闭上了眼,没有人阻拦,令风就这样带着穆生,从鬼界的顶级高手的包围中,逃脱了。

    这一逃,令风就彻彻底底的成了一个叛徒,等待他们的,将会是暗无天的逃亡,是无止尽的追杀。令风明白,自己不是逃走,而是被放走的,在那个强大的男人——曾经的“闪魅”面前,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无法逃脱的。

    谁都没有出手阻拦,大家都心照不宣。或者说大家更愿意看到这样的结局,虽然不知道以后的结果会是怎么样,可是至少,他们现在还活着。

    可是剑魅为什么也没有阻拦,他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目的?!

    剑魅,一双鬼魅的眼睛,遥望着令风消失的方向,谁都听不到到他心中的笑声——那诈的肆无忌惮的笑声。

重要声明:小说《神鬼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