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越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斗天使者 书名:神鬼泣
    越界

    盘龙坛上下一片混乱。十之前,他们刚刚失去了敬的师父,他们心中的庇护神,现实中的支柱;今天,他们才华横溢的四师兄——被公认为掌门接班人的无殇又处于濒死状态。一切都来的太快,一点准备的时间都没有,一时间人心惶惶。鬼界的人居然在自己的边隐藏了二十多年,这是怎么样的一个惊天谋。师父的死难道和这个谋有关联?现在的盘龙坛,究竟会怎么发展下去?

    景储坐在头,上躺着的正是那个代他出头奄奄一息的四师弟,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生软弱的他只有一直默默流泪,来表达他的歉意和恨意。

    “别哭?????大???师兄”

    无殇艰难的转过头,看着景储。

    “不是你的???错???”

    无殇气息微弱,声音颤抖着。

    “别说了,别说了,你会好起来的”

    景储摇着头,人最软弱的一面展现无遗。

    无殇没有再说话,凝重的眉头慢慢舒展开了,微微笑着。

    “大??师兄,我去????找??师??父”

    景储听完,趴在无殇上嚎啕大哭起来,这一刻,他什么都不在乎了。

    听到哭声,一直待在外面的封宇扬推门进来。

    “四弟!”

    他以为无殇已经死了,可明明看到无殇还在喘息,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把上前揪住了景储的衣领。

    “就知道哭!你就这么当大师兄的?!现在外面人心惶惶,甚至都有人逃跑了,你就知道躲起来哭!哭!要你何用?!”

    说罢抬起掌便要打,景储一点也不反抗,双目之中已经毫无生气,他已经绝望了。

    “哎!真真气煞我也!”

    封宇扬把景储往地上一扔,愤然离去。

    房间里一片死寂,一个将死之人,一个心死之人,一个在上,一个在地上。

    突然,门被重重的推开,一名弟子慌慌张张的冲了进来。

    “不好了,大师兄,有人?????有人闯上来了”

    景储没动,无殇轻轻叹了口气。

    “来的好快”

    穆生带着妞儿来到了盘龙坛山门之前,他的灵气已经被宁血的鬼手全部吸取,如今的他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背着妞儿爬了一万多个台阶,不由的气喘吁吁。山门是由一块天然大石凿刻而成,正中央朱漆挥洒的“盘龙坛”三个大字分外醒目,可奇怪的是偌大一个山门,竟然连看守的弟子都没有,在往上看,依旧空空如也,虽说盘龙坛遭此大难,可是也不至于顷刻间便成个一座空城吧?

    “妞儿,既然来了,咱们还是上去看看吧”

    “恩,”

    妞儿忽闪着一双大眼睛,快活的答应,她这一路在背上欣赏着沿途的风景,好不快活,哪知道穆生已经累的够呛。穆生把妞儿往上抬了抬,咬了咬牙。

    “走”

    大厅前,盘龙坛一百多个弟子全部都聚集在这里,盘龙坛不愧为天下第二大神坛,遭此大难,门下弟子除几个懦弱胆小之辈临阵跳脱之外,其余人皆抱着与神坛共存亡的信念留了下来,并且秩序井然,让人对着千年神坛不由平添了几分敬意,青延江若在天有灵,看到这样的景也欣慰了吧。站在最前面的是老三“痴虎”封宇扬,若在平时,这种时候首先站出来的不是无殇就是景储,可现在两人一个死一个心死,盘龙坛杰出弟子中如今只剩他一人了。这么短的时间里经历了这么多的动,封宇扬虽暴烈却也并非迟钝,他尽力压制着自己的仇恨和冲动,他非常明白,如今,这千年神坛的存亡,这千年的基业,师父的心血,师弟们的命全都压在了他的肩上,他怕自己扛不下来,可事到如今,扛不住,也得扛。

    “我是来找人的”

    不速之客先开了腔。这人材不算魁梧,穿一青色长袍,瘦长的脸,总感觉病恹恹的,眼睛很小,说话时眼皮也不抬一下,显得有些傲慢,腰里斜斜挂着一把黝黑的短剑,虽说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可眼前的这位怎么看也不觉得有什么气势可言。以前的封宇扬应该早就拔剑相向了,可现在的他冷静了许多,背负的责任迫使他不能轻举妄动。

    “朋友,可否报上名来?既然来找人,为什么要闯上来?恐怕失礼在先吧”

    封宇扬不卑不亢,尺度拿捏的正好。

    “麻烦,真是麻烦,明明一路追到这,怎么就突然消失了呢?”

    陌生人并不搭腔,只是在自言自语着。这下封宇扬刚刚装出的涵养立马露馅了,他哪见过这样无礼的人,硬闯山门还罢了,现在居然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你这鸟人,我好生与你说话,你却给脸不要脸,这盘龙坛不是你撒野的地方,你若现在撤下也还罢了,否则??????”

    封宇扬的话还未说完,陌生人脸上却突然出现了欣喜的表

    “来了”

    但旋即又皱了皱眉。

    “怪了怪了,气息乱的很”

    话音刚落,众人便看见一个年轻人背着个小姑娘气喘吁吁的爬上来了,这下封宇扬也顾不得发作了,又来了一个份不明的人,而且,还背着一个小女孩,这到底哪门子事?

    穆生看见这么多人,总算到了,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不停的用袖子抹着头上的汗。妞儿正玩的起劲,见穆生坐在地上不走了,天真的问。

    “大哥哥,妞儿不累,不用休息的”

    众人想笑,可是这种气氛又不许,只好在肚子里憋着。

    “哦,我们到了”

    穆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吐了出来,舒服多了。这才往四周看看了,这阵仗,莫非盘龙坛又有大事发生?他就这么一念之间,面前忽然多了一张脸,一张瘦长的脸,细小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他。

    “是你杀了宁血?”

    “啊?宁血?果然是鬼界的???????”

    “宁血死了??????”

    穆生还未来得及回答,那边的众人已经炸开了锅,封宇扬心中暗暗吃惊,那宁血是鬼界刑军的二号人物,本领十分了得。鬼界共有三军六队十二魅,三军分别是血军、刑军、杀军,血军以鬼道著称,杀军则以鬼技闻名,唯独这刑军非常特殊,它是鬼界的一支隐秘部队,相当于一个特务机关,对整个鬼界甚至其他两军首领、六队队长、十二魅有监督的权利,可以说是除了鬼界总司之外,谁都不愿意轻易去招惹邢军中人,而刚刚话中提到的宁血就是邢军的第二号人物,他的鬼手整个修仙界无人不知,不知道有多少人被这鬼手把百年修炼的正果毁于一旦。如今听着陌生人说鬼手宁血已死,这已经够让人震惊的,还是面前这个跑几步都气喘吁吁的年轻人干的,这就更加的匪夷所思。

    “哦,鬼手是吧,是我杀的”

    穆生轻描淡写的回答了一句,发现对面的人群安静了下来,全都齐刷刷的看着自己。莫名其妙。

    “好,够爽快。我不是来寻仇的,就是想和你打一场”

    众人听到这两个人的对话,都快崩溃了,心想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啊,感觉好像宁血根本没什么了不起,一个是随随便便的就把他给杀了;一个是口口声声不是给他报仇的,言外之意就是自己要想替宁血报仇是很简单的事,只是不想做而已。连峰宇扬都觉得自己是不是遇到两个唱戏的。

    “我不是来打架的,我是来学艺的”

    众人终于忍不住了,哄笑起来,本来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原本以为盘龙坛要遭灭顶之灾,却没想到来了两个神经病,一唱一和的像玩过家家。场上的气氛顿时变的很轻松。

    “喂,两位高手,摆脱换个地方打,别伤着我们”

    “就是就是,这可是巅峰对决啊,不看也罢不看也罢”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封宇扬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一脸严肃的看了看众弟子,这才安静下来,可大家还是忍不住偷偷的笑着,封宇扬刚想走上前去把这两个人给打发走,突然发现那陌生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穆生的后,而穆生前的衣服被划开一个大口,紧接着,血如泉水般涌了出来,穆生感觉好累,眼皮好沉,倒在了地上??????

    瞬息万变,场上的气氛又变得紧张起来,陌生人并没有回头,只是自顾自的说着什么,摇了摇头,消失了,留下了穆生和一地的鲜血,还有场上呆呆的众人。

重要声明:小说《神鬼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