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袭警事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宦海孤灯 书名:官谋
    罗子良等了一会,赵大记者就打的过来了。不过,心(情qíng)好像不太好,嘴角微微翘着,好像别人欠她十万八千吊不还似的。

    此时的赵玉琴穿着一(套tào)连(身shēn)的毛线裙,把(身shēn)体紧紧裹着,露出绝好(身shēn)材,凸凹有致,肩挂着一个小巧精致的坤包,脸上略施粉黛,显得楚楚动人。

    她老远就嚷道:“怪不得郝彩云当初要和你分手呢,请女孩子吃饭,却让人家跑来找你,你就不会去找人家么?”

    罗子良的笑脸一僵,随后轻轻笑道:“呵呵,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的具体位置嘛。”

    “你不知道就不会问吗?”赵玉琴理直气壮地说。

    “好、好,是我的错,我下次一定会去找你。”罗子良摸了摸鼻子,心想,下次你都回省城了都。

    “真的?这可是你说的,不准反悔。”没想到赵玉琴却说得一本正经。

    “哪能呢,我说的当然是真的了,对了,你想去哪吃?我对这里可是不太在行,尤其是吃的方面。”罗子良吃不惯南方菜,所以到这里来也就很随意,常常在路边摊将就,但现在请一个女孩子吃,得征询一下。

    “走,我知道哪里有好吃的。”赵玉琴上前挽着罗子良的手臂。

    “你怎么跑到滨海市来了,有采访任务吗?”罗子良随口问。

    “没有呢,我就是想过来找我表姐玩,可是她却很忙,没时间陪我。”赵玉琴撇了撇嘴。

    赵玉琴的表姐就是唐月燕,罗子良的上级。

    “领导嘛,能者多劳。”罗子良笑道。

    “不就是常常开会,参加很多饭局而已嘛,有什么了不起的。”赵玉琴不以为然地说。

    这些话题涉及到绕不开的现实弊端,罗子良不好接话,只是笑笑。

    “唉,我怎么好像觉得你很清闲似的呀?”赵玉琴歪着头问。

    “我本来就很清闲嘛,不分管具体事务,当然也就没有人请我吃饭了。”罗子良说。

    “那你和我去省城玩去好不好?”赵玉琴说。

    “那不行,虽然平时没多少事,但离开工作岗位又是另一回事了。”罗子良拒绝。

    赵玉琴微微有些失望。

    不多一会,两人来到一家叫为粤港潮的海鲜酒家,从外面看,好像还不错,人(挺tǐng)多的。到迎宾那里登记了个号码,又等了一该钟左右,才有桌子。

    罗子良来到南方,才知道南方人吃个饭要排队,有的吃个饭得排一两个小时,等到有位子了,就在里面聊个几个小时,好像等了那么久,得多坐一会才划算似的。

    他们这一桌旁边的位子上,有几个二十几岁的年青人,已经喝得脸红筋涨了,醉意显现,桌子上放着几个空酒瓶,从包装上看,都是高度酒,从他们说话那种粗鲁相似的口吻,可能都是一个地方出来的人。

    罗子良和赵玉琴刚坐了一会,其中两个就先走了,最后的两个说了一会儿话后,也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走向收银台买单。

    在交钱的时候,好像还和收钱的闹起来了,听意思,他们嫌费用高了。

    最后,还是酒楼经理出面,好说歹说了一番,才解释清楚,有个青年才不(情qíng)不愿地交了钱。

    “几个社会渣子,没钱还跑到这里来丢人现眼。”赵玉琴鄙夷地说。

    罗子良却有不同看法,从那两人和收银台的争执中,得知四个人花了七百多块,这对于普通人来说,吃个晚饭而已,确实贵了点。是他们不知道酒楼的消费水平还是请人吃饭为了装大?不得而知。

    幸好,争执声终于停了,其中一个青年已经结帐,准备走了。

    哪知,偏偏又出事故!

    原来,结帐的那个醉酒青年出门的时候,刚好碰着了进来的一个(身shēn)穿高档西服的人。

    那个穿西服的也只有二十多岁,看衣着,举止神态,就知道不是官二代,就是富二代,而且,那人的(身shēn)后还跟着两个漂亮的女孩子,他哪里能受得了这个气?

    “哪里来的土瘪三,怎么走路不长眼睛?撞坏我的衣服你赔得起么?”那西装青年骂道。

    “你不长眼睛,还是我不长眼睛?你以为装着(套tào)西装就很**是吧?你有什么了不起的……”那喝醉酒的青年睁大血红的眼睛,回骂道。

    “妈((逼bī)bī)的,信不信老子k死你?”西装男怒视着醉酒客,却被(身shēn)边的女孩子拉了拉。

    “你来呀,有钱了不起呀?”醉酒男不依不饶。

    “两个都不是好东西!”赵玉琴下结论。

    “那个醉酒的要倒霉了……”罗子良说,他看到了那个西装男眼睛里的狠毒之色。

    “管他呢,谁打死谁这社会上就少一个祸害,来,我们吃饭。”他们的菜已经端上来了,赵玉琴说。

    于是,他们就吃他们的饭,那两个互相谩骂的青年也出去了,海楼恢复了平静。

    吃完饭,罗子良结了帐,和赵玉琴走出那家酒楼,却发现前面路口围了一堆人,还有警车和不少警察蜀黍。

    “怎么了,前面出现什么事(情qíng)了?”基于一个记者的敏感,赵王琴兴奋了起来,拉着罗子良就朝那里跑去。

    刚到人群边,就听到人们议论纷纷:

    “那个醉酒的后生仔拿刀袭警,被警察开了两枪,打死了,真是可怜……”

    “刚才你看到有个穿西装的青年了没?我看到他还踢了那个醉酒的人几脚呢,把人踢倒在地还不放手。”

    “看到了,不知道那个穿西装的是什么人?在警察面前还敢打人?”

    “有可能警察就是那个穿西装的人叫过来的,一家人嘛,怎么不敢打?……”

    罗子良和赵玉琴震惊地挤了进去,看到那个倒在地上的青年确实是从酒楼出来的那个,当下赵玉琴吓得脸色发白,全(身shēn)都软了。罗子良只好伸手扶着她。

    虽然她是一名记者,见多识广,但刚才亲眼目睹的一个活生生的人,短短时间就倒在这里不动了,毕竟是个女孩子,一时间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罗子良眼睛里却喷出火来!

    那个醉酒男虽然有些过份,但不管怎么说也是罪不至死,一个醉酒神智不清的人,怎么还会袭警?就是袭警,那么多警察制服不了一个醉酒的人么?有必要开枪吗?如此草菅人命,是谁给了他们这个权力?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官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