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贪婪的女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宦海孤灯 书名:官谋
    王欣柔的手被捉着,暗地里大吃一惊,这个人不是烂醉如泥了么?当下嘴里发出一声(娇jiāo)吟,嗔道:“你没醉?”

    罗子良坐起来,一双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亮,哪里还有醉酒的样子?

    他拉开(床chuáng)头的壁灯,冷笑道:“我要是醉了,还不被你们吃干抹净了么?”

    王欣柔脸色微红,愣了一会,嗔怒说:“好像你有多吃亏似的,你以为我愿意吗?”

    罗子良看了看她,好像不是作伪的样子,就缓和了语气,说:“对不起,我也许不应该这么说。”

    王欣柔撇了撇嘴,说:“你这样的男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不识好歹!”

    “哦?你见到的男人都是怎么样的?见到一堆干狗屎就围上去,嗡嗡直叫?”罗子良笑了笑。

    “别说得那么难听好吗?还真别说,你的名声我早就听说过呢。”王欣柔眨巴着眼睛盯着他看。

    “我有什么名声?我在滨海市又不熟,别跟我说那些虚假的奉承话,我不想听。”罗子良郑重地说。

    “谁奉承你了?好像你多清高似的……我听有些老板私底下议论你,说你,说你是中国最后一个太……监。”王欣柔说完蒙着脸咯咯笑了。

    罗子良怔了怔,揶揄道:“所以,刚才你才想摸一摸,看传言是不是真的?”

    “是又怎么样?”王欣柔仰起脸,挑衅地说。

    “不怎么样,其实,也就是大同小异,没有什么特别的。”罗子良直白地说。

    王欣柔又闹了个大红脸!

    “为什么要说我是中国最后一个太监?”罗子良疑惑地问。

    “苏自轩醉酒以后说的,他说……他说妹子都给你准备好,可你却不告而别,跑了,还说你不是个男人呢……”王欣柔不好意思地说。

    “妈的巴子,一个主持派出所工作的副所长,这么不要脸,公然找妹子,还大言不惭地胡说八道,完全没有一个公务人员的基本素质,就像街上的小混混似的,不,街上的小混混比他强多了,他的副所长当初是怎么提上去的?”罗子良忍不住骂道。

    “男人不都这样么?我见过比他官大,比他还无赖,比他还不要脸的人呢。”王欣柔低声说。

    “你说的是张宇?”罗子良皱了皱眉。

    “我什么也没有说。”王欣柔转过头去。

    “也许你说的是对的,”罗子良叹了口气,掀被下(床chuáng),“王小姐,多谢你的款待,多谢你的照顾。”

    “你现在不能出去?”王欣柔忽然说。

    “为什么?”罗子良有些不解。

    “你是聪明人,今晚上的饭局就是张宇安排的,你现在出去,我不好向他交待……”王欣柔为难起来。

    “你干嘛听他的?你和他是什么关系?”罗子良重新坐回(床chuáng)上,找出一只烟来,也不问王欣柔的意见,自顾自地吸着。

    “我能不听吗?我大部分的产业都在他的辖区,他随便找一个岔子,我就吃不了兜着走,你以为我愿意呀?……”王欣柔毫无征兆地咆哮着,说完就扑在被子上委屈地抽泣了起来。

    罗子良愣住了,含在嘴里的香烟差点就掉在(床chuáng)上,他急忙掐灭,扔进垃圾桶里。

    王欣柔不是一个女强人么,单是有着这么好的会所,就知道品位不一般,怎么忽然变成了一个柔弱的小女人了?

    王欣柔抽泣了一会,擦了擦脸,不好意思地说:“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你们这些老板那么怕张宇么?”罗子良试探地问。

    “能不怕吗?他这个人反脸无(情qíng),心狠手辣,曾经有一个(身shēn)家上千万的老板被他整得倾家((荡dàng)dàng)产,谁不怕呀?”王欣柔理了理额前的刘海。

    “他胡作非为,可以告他呀,政府会为你们作主的。”罗子良认真地说。

    “得了吧,你说这话你自己相信吗?再说,做生意的,涉及到的东西太多了,工商、税务、治安、消防、环保、卫生、城管、电力、水务等等,这是一个圈子,他们都很熟悉,只要他对谁不满意,一句话的事(情qíng),那么多的部门涌过来,只要找出一点毛病,勒令停产,关门,摊子那么大,一天的功夫,损失就很大,能玩得起吗?”王欣柔显得很无奈。

    王欣柔虽然说得有点过激,但一些不好的社会现象目前还是存在的,做生意的人,每天的花费都很大,人员工资,管理费用,(日rì)常消耗,和政府部门打官司,又是个慢长的(日rì)子,单是拖,就能拖死你。

    “那个张宇今天晚上安排你对付我?到底想达到什么目的?”罗子良说到了正题。

    “他呀,他想让我问你要从白亚红那里拿来的东西。”王欣柔说了实话。

    “白亚红?你也认识他?”罗子良问。

    “认识,经常在饭局上见过,一个援交女罢了。”王欣柔撇了撇嘴,看样子,她对这个白亚红的印象不是太好。。

    “白亚红说她给了我什么东西?”罗子良很茫然。

    “一个笔记本,你难道没有拿吗?”王欣柔怀疑地看了罗子良几眼。

    “拿什么拿,我和她又不熟。”罗子良马上否认,他现在对这个王欣柔还不信任。

    “真的没拿?”王欣柔又强调了一次。

    “拿又怎么样,不拿又怎么样?”罗子良脾气上来了,淡淡地说。

    “没……没什么,好像这东西对张宇很重要,他要我想办法从你这里拿到……”看到罗子良变了脸,王欣柔有些心慌。

    “行了,我要走了,怎么向他交待,你自己想方法吧。你转告张宇,以后别跟我玩这种(阴yīn)的,别人怕他,我可不怕!”罗子良起(身shēn)下了(床chuáng),穿上自己的鞋子,和外(套tào),准备从这里离开。

    王欣柔却从后面跑过来,抱住他,道歉说:“对不起,我并没有害你的意思,都是那个张宇指使的……”

    罗子良扳开她的手,叹了口气:“你跟张宇说,那个白亚红不可信,说不定她把东西藏起来了,然后推到了我的(身shēn)上。”

    “谢谢你!”王欣柔感激地说,这样就可以向那个张宇交待了。

    罗子良走出王欣柔的私人会所,向城里走去。他刚才说的不完全是假的,从张宇那么紧张的(情qíng)况来看,说不定白亚红还真有什么关键的东西没有交给他。那个贪婪的女人,有可能想拿来作为筹码,获得利益。

    他得去找找她,把这件事(情qíng)弄清楚。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官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