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白亚红相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宦海孤灯 书名:官谋
    事(情qíng)并没有如苏自轩打电话给的那个神秘张局所说,并不是单纯的什么未遂,香港那边的案子破了,那个凶手已经招供,说是苏自轩指使的……

    苏自轩从内部获得这个消息以后,大惊失色,瘫软在地!

    他心里清楚,他已经完了,于是就马上开着单位的警车回家,收拾钱财,准备外逃。

    但是,他快,有人比他还快,就在他刚开车出小区,准备前往机场的时候,望城区公安分局的武警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

    苏自轩一个激灵,打转方向盘,从一条小巷穿过去,不管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打开警报灯,按住喇叭,踩着油门,一路狂奔……

    街上的人和车以为发现了什么严重的事故,纷纷避让,后面的武警也开车追赶。使吃瓜群众议论不已,“哪里发生暴恐事(情qíng)了?”

    此时,警车上的苏自轩露出吃人的面孔,不管十字路口是红灯还是绿灯,凭着多年的熟练开车技术,横冲直闯,让一些过往司机来不及反应,造成了好几起追尾事件。

    最先发现不正常的是交警,就是有天大的事(情qíng),理应事先通知他们一声,但现在的警车接连闯红灯,上级却毫不知(情qíng)。于是,一处处的交警不断上报。

    后面追赶苏自轩的武警,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也没有通知市局和其他兄弟单位帮忙拦截,只是在后面紧追不放。

    于是,小半个滨海市区乱(套tào)了,很多条道路造成了严重堵车!

    市公安局接到交警部门的汇报后,通过了解,终于知道了事(情qíng)的来龙去脉,马上调兵遣将,派出防暴武警,准备参与围堵。

    可是,当他们还在集合队伍训话的时候,苏自轩却驾驶他那辆警车冲进了市局大院!

    瞬时,市局大院里面的人如临大敌,武警们架起了狙击步枪。可是,车子停下后,苏自轩举着两手从车上走了出来……

    正在主持训话的市局郭伯光局长马上命令手下把他扣起来,又下了他的配枪。这才走到他的面前,面无表(情qíng)地说:“苏自轩,你觉得你能跑得了吗?”

    苏自轩脸色灰败地说:“郭局长,我没有跑,我是到市局来自首的。”

    “自首?你还真是懂法哟,我怎么听说你想出逃呢?”郭伯光局长冷笑道,“你知道你今天的行为造成了多大的影响吗?”

    “我本来是想跑,但后来,却发现有人想杀我,所以……所以我就开车到市局来投案自首了。”苏自轩低下了头。

    “谁想杀你呀?你一个警务人员,(身shēn)有配枪,不主动投案也就算了,还敢逃跑?难道不能派武警抓你吗?带下去!”郭局长不由分说地喝道。

    苏自轩就被关进了市第一看守所。

    苏自轩被抓,他对谭馨月所做的事(情qíng)供认不讳,连派小混混到香港杀王方芳的事(情qíng)也承认了,事(情qíng)似乎圆满结束。

    滨海大学招开了盛大的欢迎仪式,迎接谭馨月重返校园。

    这一天,校门外装饰一新,有彩球,有大幅标语,有送花的低年级同学,列队的同学们笑容灿烂,校领导亲切(热rè)(情qíng),一切显得温馨,感人。

    谭馨月的两条腿装上铭达公司柳冰茹出资购买的假肢以后,已经可以慢慢行走。

    她在欢迎台上说了一翻感激的话以后,眼睛就在下面围观的人群中不断搜索,当他看到人群中的罗子良时,就在她母亲的扶持下,慢慢走下台,向罗子良走去。

    现场的人不知道她要做什么,静静地看着,几千双眼睛随着她的移动而移动。

    终于,谭馨月来到罗子良的面前,什么话也没有说,张开瘦弱的双臂,给他来了一个拥抱!

    投入他的怀里,谭馨月才哽咽地说:“谢谢你,良哥!”说着,两行清泪流了下来……

    “谭馨月当众拥抱的人是谁呀,是她哥,还是男盆友?”有人小声问。

    “我看八成是她男盆友,如果是哥哥,也会站在台上了,你看,她母亲不是在扶着她么?”一个低年级的同学说。

    “哇,谭师姐好好福气哟,有这么一个不离不弃的男盆友,长得又帅气,又英俊,我要是也有这么一个男盆友就好了……”一个花痴女抱着双手憧憬着。

    “得了吧,你有那么好命么?”(身shēn)边的同伴反驳道。

    “我想想不行呀?”花痴同学斥道。

    过了好久,谭馨月才依依不舍地放开罗子良,一步三回头地在母亲的扶持下,走向校园。

    在罗子良(身shēn)边的赵玉琴有些妒嫉,笑道:“今天我们都成了一片片绿叶,只能点缀你这朵大红花了。”

    “哪里,能有这样的结局,赵大记者功不可没,名垂千古!”罗子良笑笑。

    “得了吧,和你比起来,我可不敢争功。”赵玉琴有些泄气。

    “是呀,子良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付出那么多,真是难得!”另一边铭达公司的董事长柳冰茹笑道。

    “茹姐言重了,我是一名公务人员,做什么都是理所应当,而茹姐是一名企业家,能如此慷慨解囊,才令人敬佩。”罗子良正色地说。

    “呵呵,我本来是很小气的,只是受到你的影响而已。”柳冰茹抿嘴笑道。

    在围观人群的一个角落里,二狗也激动地说:“坤哥,今天我才知道,我还是能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的。”

    “你对社会有什么用呀?”罗子坤好奇地转头问。

    “我们帮良哥护送记者,完成了这一桩大好事,体现了我的人生价值,做出了我的贡献……”二狗自豪地说。

    “你有(屁pì)的价值,每天制造的垃圾是不少,你就一搬砖的料,别美了。”罗子坤笑骂道。

    “我有那么衰吗?”二狗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

    欢迎仪式结束后,罗子良婉言谢绝了赵玉琴和柳冰茹的邀请,回了市招待所,这几天忙前忙后的,他想好好休息一下。

    但是刚洗了个(热rè)火澡,放在桌头柜上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他拿起来一看,发现是个陌生号码,皱了皱眉,接过来一听,是个女的,只听对方说:“罗助理吗?我是白亚红,还记得我吗?”

    “白亚红?你找我有什么事?”罗子良问。

    这个女人,现在证实就是苏自轩的地下(情qíng)人,现在苏自轩已经(身shēn)陷囹圄,已经没有翻盘的可能,她还能有什么事?

    “苏所长托人告诉我,让我把一包放在我这里的东西交给你……”白亚红说。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官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