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省城见记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宦海孤灯 书名:官谋
    每个人做事都会给自己留条后路,就像老祖宗说的那样,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海天一色酒吧的老板方海也不例外,当初苏自轩让他删除监控里的视频资料时,他多了个心眼,让技术员悄悄留了一份。

    留下这个视频他没有想去举报苏自轩的意思,只是用来作为保护自己的一种手段和工具。现在,罗子坤找到了他,采取一些过激的手碗以后,就不得不拿了出来。

    罗子良得到这份有力的证据,并没有直接拿到检察机关,而是去找他的顶头上司,唐月燕。

    唐月燕正在看文件,看到罗子良进来以后就把门关上了,遂微微一笑:“干嘛呢,像地下党接头似的?”

    罗子良没有笑,认真地说:“差不多吧。”

    唐月燕好奇地放下手中的文件,说:“看把你严肃的,什么重要的事(情qíng)?”

    罗子良郑重地说:“唐区长,还记得我跟您说过那个女学生谭馨月的事(情qíng)吗?”

    “记得呀,怎么了啦,你找到证据了?”唐月燕扶了扶眼镜,也严肃起来。

    “证据是有了,但在这之前我再跟您说一件事(情qíng)。”罗子良正色地说。

    “呵呵,看把你严肃的,说吧。”唐月燕嫣然一笑。

    “这次我随市里的招商团去香港,私底下去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找当初邀请谭馨月去酒吧的那个同学,王方芳。这是个关键人证,我怀疑她在谭馨月出事以后,被苏自轩恐吓,才会说出对谭馨月不利的口供……”罗子良说。

    “那你找到她了吗?”唐月燕急忙问。

    “她死了!”罗子良难过地说。

    “死了?怎么死的?”唐月燕很惊呀。

    “我在香港一个警员的帮助下,找到她的住处,但是……她却被人捂死了……”罗子良用手蒙住自己的脸,很难过。

    “被人捂死了?”唐月燕震惊地站了起来。

    “这件事(情qíng),归根结底怪我,如果我不去找她,也许她就不会死,是我害死了她!”罗子良喃喃自语。

    “子良呀,别难过了,有些人真是丧尽天良,无恶不作,对了,你找到什么有力的证据了?”好久,唐月燕才回过神来,认真地说。

    “当初谭馨月的事(情qíng)发生以后,那苏自轩说他不在现场,那天晚上根本就没有进过酒吧,但是我手里的一份视频却说明那天晚上他进过谭馨月她们的包间,虽然包间里面的(情qíng)况看不见,但是谭馨月跳楼的时候他就在现场,他苏自轩为什么要说慌?”罗子良说。

    “太好了!这下他苏自轩该抵赖不了了吧?”唐月燕也很高兴。

    “虽然如此,但这件事(情qíng)却不太好办……”罗子良却犹豫了起来。

    “还有什么不好办的?”唐月燕好奇地问。

    “我,和您,我们都是政府里的文职人员,既不是公检法的,也不是纪委监察局,不好出面。”罗子良沉吟着说。

    “你说得对,我就是想让他们去复查,理由也不充分,到时候他们问起这个视频怎么来的,也不好交待。不如这样,让受害者家人去实名举报。”唐月燕说。

    “也不太妥当,当初这个案子定了(性xìng),还把谭馨月送进了神经病院,即便受害者家属去举报,有些官员为了面子和一些因素考虑,有可能会隐瞒下来的,而且,还会采取一些措施去弥补,那就麻烦了。”罗子良有些顾虑。

    “那就送到省委机关去,这总该放心了吧?”唐月燕说,她是从团省委下来滨海市任职的,对案件的处理还真不太懂。

    “送到省委,这就有点小题大做了,反而无法引起重视。一是那个王方芳的死,香港警方还在调查,目前还没有结论。二是,谭馨月跳楼事件,归根结底是她自己不想受辱才跳的,人也没有死,即便是苏自轩想施暴,还没有得逞,只能算是普通刑事案件。”罗子良分析道。

    “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那你打算怎么办?”唐月燕对罗子良好奇起来,这么一个年青人,考虑问题真是面面俱到,比一个老检察官还慎重。

    “我听说唐区长您是从省城下来的,不知道认不认识一些省报记者之类的,让她们下来采访,我们不用出面就能把事(情qíng)解决得很好。”罗子良说。

    “你说得很对,上次给谭馨月捐款的事(情qíng),本来就闹得沸沸扬扬的,很多人有了质疑声,现在再加一把火,肯定能取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唐月燕赞同地说。

    “我也是这么想的。”罗子良松了口气,在南海省,他没认识几个人,本来还着急呢。

    “说了半天,我还被你算计进去了。”唐月燕似笑非笑地盯着他。

    “不敢算计,我知道唐区长是个正直、疾恶如仇的人,您一定会帮我的。”罗子良说得很认真。

    “别给我戴高帽了,我是认识省电视台的一个记者,她还是我的表妹呢,不过,你得亲自去一趟省城,当面把(情qíng)况跟她说一下,她要是觉得有价值,才会到滨海市来。”唐月燕说。

    “行,我现在就去。”罗子良马上说。

    “没必要那么着急吧?”唐月燕笑道。

    “这件事(情qíng)越快越好,事(情qíng)已经做得太多,不想功亏一篑。”罗子良说。

    他从唐区长的办公室出来后,直接回了市招待所,拿了一些东西,就坐上了开往省城的大巴。

    晚上,罗子良在省城新港中路一家西餐厅,等着罗区长的表妹赵玉琴。

    半小时以后,那个赵玉琴才珊珊来迟。当她在餐厅门口给罗子良打电话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她。

    但是,当罗子良看到她(身shēn)边的同伴时,却愣住了!

    赵玉琴来见罗子良的时候,居然带郝彩云同来!她们是怎么认识的?这也太巧了点吧,这世界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说不定谁和谁就会见着了。

    当郝彩云看到罗子良时,也不(禁jìn)瞪大了眼睛,不相信地问:“怎么会是你?”

    “我?无处不在!”罗子良摸了摸鼻子。

    “你就是我表姐说的那个罗子良?你好!”赵玉琴大方地伸出了手,又看了看郝彩云,取笑道,“原来你们认识,对了,你们都是同一个省过来挂职的。你俩还真是有缘分!”

    赵玉琴的话一说,罗子良和郝彩云都变得尴尬了起来。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官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