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谭馨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宦海孤灯 书名:官谋
    “是呀,根据分局刑警队的干警调查,那天晚上,那个叫做谭馨月的女学生和同学在海天一色酒吧喝酒,不知道怎么的,就从三楼窗台摔了下来,倒地后昏迷不醒。她醒来以后,就乱言乱语,又哭又闹,说苏所长要强暴她,可是苏自轩有人证,证明他当时不在现场。”张明达说。

    海天一色酒吧?不就是昨晚上郑祖勇约他吃饭的那家酒吧么?还真是巧。

    “那家酒吧没有监控吗?”罗子良记得那家酒吧是有监控的。

    “有是有,但刚好那几天监控正在维修,根本无从查起。重要的是,邀谭馨月去酒吧的那个女同学也证实苏所长并不在场。”张明达说。

    “那个女同学是怎么解释谭馨月坠楼的么?”罗子良问。

    “她说是她们当时喝多了酒,然后谭馨月说是去洗手间,但不知怎么的,可能是不舒服,想透透气,就从窗台掉了下去……来,来,喝茶,谈这些干什么呢?”张明达笑道。

    罗子良接过茶杯,边喝边说:“然后谭馨月的家人就上访,要求追查凶手是不是?”

    “可不是吗?我们给她家人做了好多工作,说这是一次意外,女孩子喝多了酒,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这才出的悲剧。并且通过我们的协调,让那家酒吧赔偿了一点人道主义的医药费,她们学校也举行了募捐。不过,今年以来,没有再看到她家里人来上访,事(情qíng)总算是平息了。”张明达有一种如释负重的感觉。

    “那个谭馨月不能走路了吗?现在她人呢?”罗子良又问。

    “双腿残废了,走不了路了,去年就办了休学,听说回老家去了。”张明达说。

    “咳,现在的学生,不好好学习,非要跑到那种乱七八糟的地方去干嘛呢?”罗子良感叹道。

    “是呀,听说她家还是农村的,家境也不好,好不容易出了个大学生,出了这样的事(情qíng),也算是可怜。”张明达赞同地点了点头。

    ……

    周末的时候,罗子良来到滨海大学的校门外,这才给欧阳玉玲打了电话,说他在门口等她。欧阳玉玲闻听后,就高高兴兴地跑了出来。小孩没有隔夜仇,这话说得一点也不错,看样子,欧阳玉玲对罗子良没有了敌意。

    “哟,姐夫,干嘛呢?”欧阳玉玲歪着头问。

    “没事,就想请你吃吃饭,不知欧阳小姐是否愿意赏脸?”罗子良微微一笑。

    “是吗?那你准备请我吃什么好吃的,熊掌还是鱼翅?”欧阳玉玲准备大宰他一顿,出出气。

    “你就不能有一点品味吗?”罗子良斜了她一眼。

    “什么?你居然说我没有品味?”欧阳玉玲眼睛马上立了起来。

    “当然了,吃熊掌吃鱼翅那是暴发户的追求,我们可不能学他们那样低俗……”罗子良正义词严地说。

    “那你打算请我吃什么高档次的东西?”欧阳玉玲好奇地问。

    “我准备请你吃有机蔬菜,有营养,又能减肥。”罗子良认真地说。

    欧阳玉玲看了看自己纤细的腰肢,疑惑地说:“我这样的(身shēn)材还需要减肥吗?”

    最后,两人来到校门口不远处的一家饭馆,选择这样的地方,让欧阳玉玲直撇嘴:“真是小气!”

    “去大酒店吃饭有什么意思?一个大房间,孤单单的就我们两个人,多冷清,哪像这里,周围都是你的同学,又(热rè)闹,还能看帅哥美女。”罗子良一堆大道理。

    “说不过你,好了吧。”欧阳玉玲不再说话了。

    饭菜上来后,两人就吃了起来。

    “玉玲,你听说过谭馨月的事(情qíng)吗?”罗子良忽然问。

    “谭馨月?哦,我们大三的师姐,出了事故,休学了,你问这个干嘛?”欧阳玉玲含着一双筷子说。

    “随便问问。”罗子良说。

    “得了吧,我可是听我姐说过,你是个(爱ài)管闲事的主?怎么,你真想给她翻案呀?”欧阳玉玲问。

    “我能翻什么案呀,我即不是公安人员,也不是法院检察院的,不就是无聊,随便问问么。”罗子良笑笑。

    “我听同学们说,谭馨月晚上去酒吧喝酒,喝多了就从楼上掉了下来,不但把腿摔坏了,脑子也摔坏,总是叫嚷说有人害她,后来还被送到精神病院住了一段时间……”欧阳玉玲说道。

    “什么?还送精神病院去了?”罗子良惊得站了起来。

    “同学们是这么说的,说她无中生有,诬陷一个公安系统的什么所长,但那个所长那晚上根本就没和她在一起,和她去酒吧的同学也是这么说的。”欧阳玉玲支着头回忆。

    “那她为什么没有诬陷别人,非要诬陷那个所长?”罗子良问。

    “据说,是那个所长第一时间到达出事地点的,也是他把谭馨月送去医院的。”欧阳玉玲说。

    “这就像一个老太婆被人碰倒还要诬赖扶她起来的人是吧?”罗子良不免苦笑。

    “就是这么个意思,听说谭馨月在精神病院住了一段时间,不吵不闹了,然后才被她家人接回去了,学校这边也给她办了休学手续,看来,学校她是永远回不来了。”欧阳玉玲摇了摇头。

    “那你能帮我查一下她的老家地址吗?还有那个叫她去酒吧的同学的具体(情qíng)况。”出于某些深层次的原因,罗子良不好问信访室的张明达。

    “你还真打算管呀?”欧阳玉玲瞪圆了她那双大眼睛。

    “你帮还是不帮?”罗子良淡淡地问。

    “有你这样让人家帮忙的吗?问你什么,你都不肯说实话的。”欧阳玉玲生气地说。

    “你不还是学生么?有些事(情qíng),你知道了对你没什么好处。”罗子良叹了口气。

    “别总像我爸我妈一样,把我当小孩子好不好?”欧阳玉玲很不服气。

    “不是把你当小孩子,有些(阴yīn)暗的东西只是不想让你知道,活在充满阳光的地方,多好呀,学生嘛,就应当无忧无虑,一心一意地学习。”罗子良说。

    “那不行,你想要去找谭馨月,就得带我一起去。”欧阳玉玲不容拒绝地说。

    当天晚上,欧阳玉玲通过谭馨月的舍友和同学,弄到了她老家的地址。第二天是星期六,她就跟着罗子良一起,两人开车去了谭馨月的老家。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官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