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白亚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宦海孤灯 书名:官谋
    罗子良和柳冰茹分开回到市政府招持所后,就把她给的那张空白支票用打火机烧了。

    这张支票如果自己不拿,那个柳冰茹肯定心里不安,有可能还会进一步想其他办法来感谢他,与其没完没了的拒绝,不如拿了。但是自己是不能要的。**这东西是永无止境的,只要贪念一起,他就会成为别人的工具,落入万劫不复深渊。

    还有那一百万,他得找个合适的地方捐了,放在(身shēn)上,犹如一颗手榴弹,说不定随时就会把自己炸伤炸死。

    上次胡元庆跟他说被人发现犯错误那是自己智商不够,这纯粹是扯蛋!

    (身shēn)处官场,各种关系复杂,尔虞我诈,明争暗斗,想要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就必须洁(身shēn)自好,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绝对的东西,人在做,天在看,隔墙有耳,与其活得惶惶不可终(日rì),整(日rì)提心吊胆,不如淡泊一点,才能活得自在,睡得踏实。

    再说,他是从农村出来的人,吃过苦,父母辈能在温饱线边缘都熬过来了,还有什么不能知足的呢?如今他的(身shēn)份地位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应该知足。

    这次到滨海市来,临行时,族中长辈三爷就曾再三叮嘱:“子良呀,你一定要守得住自己的本心,做人一定要牢记感恩之心,如今你是公家的人,吃的住的,都是公家给的,你得报答呀……”

    他在胡思乱想之中睡了过去。

    第二天晚上,罗子良主动打电话给小围寨派出所,联系到那个郑警官,约他吃晚饭。

    那个郑警官叫郑祖勇,看到堂堂的区长助理请他吃饭,很是高兴,欣然应约。

    两人在一家小饭店点了几个菜,叫了几瓶啤酒,就吃了起来。

    “罗助理,您找我有什么事(情qíng)吗?”郑祖勇擦了擦嘴,笑着问。

    罗子良放下筷子,从钱包里拿来一张照片来,递给他,说:“能不能利用你的便利条件,帮我找一找这个人?”

    郑祖勇看到那张照片,愣了一愣,然后问:“罗助理,您找她干什么?”

    罗子良说:“这个人叫白亚红,她欠了别人一点钱,现在玩消失了,有人委托我帮找找,而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能找谁呢?这不,想起你这位一面之交的朋友来了。”

    一听到罗助理把他当成朋友,郑祖勇有些兴奋,就说:“罗助理,您既然把我当朋友,那我就跟您说实话,这个人很有钱,一(身shēn)名牌,出入坐豪车,吃的住的,也很高档,不可能欠别人钱的。”

    “这个人你认识?”罗子良问。

    郑祖勇四周看了看,发现没有注意两人的谈话后,才小声说:“这个人是我们派出所苏所长的干妹妹。”

    “你们派出所所长的干妹妹?”罗子良闻言皱了皱眉头。

    “我们派出所现在只有一个副所长,叫苏自轩,如今在主持派出所的工作,另外还有一个指导员。”郑祖勇解释。

    “那你们苏所长是哪里人?”罗子良问。

    “他呀,是南海省的,老家离滨海市不远。”郑祖勇说。

    据柳冰茹介绍的(情qíng)况来看,这个白亚红是北方人,而苏自轩所长是本省的,两人八标子打不着,五百年前也不是一家,却成了干兄弟,这其中的意思,傻子也明白。

    “他们的关系,所里的其他人知道吗?”罗子良得清楚这种兄妹关系好到了什么地步。

    “知道,原来派出所的其他同事也是您这么想的,但后来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因为那个白亚红出手阔绰,似乎(身shēn)家比我们苏所长还好。”郑祖勇明白罗子良问这话的意思。

    “呵呵,是吗?”罗子良只是苦笑。

    “是真的,罗助理,您别不信,那个白亚红还经常请我们派出所的兄弟们吃饭呢。”郑祖勇正色地说。

    “那你现在知道她住哪里吗?”罗子良问到了正题。

    “这个……”郑祖勇却犹豫了起来。

    “怎么,很为难吗?”罗子良笑道。

    “那个白亚红一般不告诉我们她住哪里,电话也是经常更换,再说,她和我们苏所长的关系,我们也不好去打听,不过,我倒是无意之中知道了一点……”郑祖勇说。

    “那就说呗,既然你知道她有钱,又是你们苏所长的干妹妹,还怕什么?”罗子良说。

    “那好吧。”正所谓吃人嘴软,郑祖勇终于说出了白亚红的住址,但他也交待罗子良,不能说是他告诉的。

    两人吃完饭,待郑祖勇开车走后,罗子良也打的直奔白亚红的住所。

    本来他只是想打听一下,然后把地址送给柳冰茹,也算是还她多次请吃饭的一个人(情qíng),但现在发现问题大了,一个派出所长,居然公开养小三,而这个小三却借机招摇撞骗,他得会一会了。

    白亚红住在一个叫江南豪庭的高档小区,安保很严格,罗子良直接说:“我是区政府的工作人员,过来调研小区的环境卫生状况。”并出示了工作证,才得以进入。

    他来到13幢2501室,按响了门铃,一会儿以后,里面一个女人问道:“谁呀?”

    “管理处的。”罗子良平静地说。

    “有事吗?”里面的女人问。

    罗子良没有回答,直到里面的女人过来从猫眼里看了一下,才打开门,说:“我好像没有见过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门一开,罗子良就趁机挤了进去,自顾自地坐到客厅的沙发上,才来得及打量这个传说中的女子。

    白亚红穿着一(套tào)丝质的内衣,可能是刚刚洗过澡,头皮湿漉漉的,随意披散在肩上,别有一番风(情qíng)。(身shēn)材好得没法说,模特的条件,天使的脸蛋,前凸后翘,睡衣轻柔地贴在(身shēn)上,十足一个迷死人的妖精。

    看到罗子良莫名其妙地闯了进来,还肆无忌惮地打量她,白亚红冷笑道:“你是谁,来找我干什么?信不信我报警让人把你抓起来?”

    “那就报嘛,直接叫苏自轩来也无所谓?”罗子良耸了耸肩,拿出一只烟来,问道,“我抽支烟你不反对吧?”

    “你认识苏自轩?那你到底是谁?”白亚红终于慌乱了起来。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官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