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章 矿山出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宦海孤灯 书名:官谋
    花铭江的事(情qíng),经过县纪委的调查以后,得出了一个结论:鉴于花铭江同志的生活作风问题,经查,长期以来,其以交女朋友为名,与多名女(性xìng)保持不正当两(性xìng)关系,但在这个过程中,他没有以权谋私,没有循私枉法。经县委常委研究决定,特给与花铭江同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调离朵罗镇……

    几天以后,花铭江去了巴台乡,而巴台乡的韦永吉调到了朵罗镇,任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

    罗子良和韦永吉算是老朋友了,尤其是罗子良当选巴台乡的乡长以后,两个人的关系溶洽了,默契了,如今两人在一起,也算是好事。

    正当罗子良考虑怎么发展朵罗镇的经济时,矿山却出事了!

    那天晚上,他深到半夜,放在(床chuáng)头的手机突兀地响了起来,他拿过来一听,却是东风锑矿总裁百里冰的声音:“罗主任,矿山出事了……”

    百里冰的声音带着哭腔,虚弱无力,这么一个女强人,遇到这么重大的事故,也是慌神了,不免担惊害怕起来。

    罗子良问明了(情qíng)况以后,安慰她说:“不用担心,只要救援得好,不会有事的,你马上组织人员抢救,我马上就到!”

    罗子良又打电话给夏雨婷,让她通知所有在家的镇干部,立即前往矿山。而他自已一边打电话,一边冲到楼下,在煤堆边找到他的摩托车,骑上去,轰上油门,箭一般向矿山进发……

    不到二十分钟,罗子良就来到了事发现场。百里冰看到他出现,一脸无助地迎了上来,担忧地说:“罗主任,这下怎么办呀?”

    她还是习惯叫罗子良为罗主任。

    罗子良拍了拍她的手,并没有说什么,直接走到事故现场查看。

    原来,一条正在作业的矿洞出现了塌方,正在里面工作的十来个工人被埋了,如果不及时打开出口,那么多人就会被闷死。如今有两台挖机正在塌方的地方挖土。但塌方的量太大,照这么个速度,等挖通的时候,里面的人也差不多了。

    罗子良望着这面山坡,皱眉苦思。

    不一会儿以后,他叫来矿山的工程师,问道:“除了这个出口,这个出事的矿洞哪里的土层最薄?”

    矿山的工程师想了想,指着一条山沟说:“按照推算,应该是那里,不过,机械过不去……”

    “过不去就人工挖!”罗子良打断他的话。

    “那地方少说也有十几米,才能挖到矿山的位置,人工去挖,困难很大,再说,矿山的工人大部分都是本地方的,白班的回家了,有的已经睡觉,夜班的有的被埋,有的还在其他矿井下干活,谁去挖?”那工程师啰里啰嗦地说。

    “没有人挖,我去挖,总比在这里傻站着的强,你,给我去指点方位。”罗子良说着就捡起一把铁铲,向刚才工程师指点的山沟走去。

    刚想过来打招呼的罗子坤看到良哥带着铁铲走了,二话不说,也拿了一把铁铲跟上去。

    然后小海和二狗也有样学样,拿了工具,跑着去了。

    最后,矿山所有的保安都去了……

    带着不可置信表(情qíng)的那个矿山工程师,最后也被他的这种执着精神所感动,认真地在那个地方比划,最后确定了位置。罗子良马上带头奋力挖掘起来。

    百里冰在远处望着,早已经泪流满面!

    在昏黄的灯光下,一群年青男子汗流夹背地挥着铁铲,没有人说话,只听到铿锵哐当的撞击声,和着粗重的呼吸声。

    罗子良他们挖了一会儿以后,镇政府在家的干部也都来了。

    以韦永吉为首,也加入到了挖掘的队伍中。孟晓兰晚上回县城家里,罗子良也没有叫人通知她。

    夏雨婷等几个女干部,力气小挖不动,就上上下下跑着拿水,照明。

    闻讯起来的矿山工人,做小生意的,周边的农民,看到镇政府的干部和矿山保安在挖山洞救人,不知谁喊了一声,也加入了这只队伍……

    人多了,就轮流着来,奋力挖一会又马上换人,这样效率大大提高。

    前后不到两个小时,还真挖通了,现场一片欢呼!

    可是,挖通了矿洞,里面深不见底,危险(性xìng)没有排除,不知道里面的(情qíng)况怎么样。

    罗子良叫人找来绳子,在洞外打个桩,把绳子绑在柱子上,准备下洞。夏雨婷阻止道:“罗书记,里面太危险,送氧机已经停了,进去的话,可能会有不测……”

    罗子良摆摆手:“谁进去一样,我为什么不能进去?”

    最后,罗子良只要罗子坤一个人陪他进去,其他人在外面等着。

    罗子良和罗子坤两兄弟一人一只手电筒,顺着绳子滑下矿洞。电筒在漆黑的矿洞里,只不过比萤火虫好上那么一点。两人跌跌撞撞往深处走,一边呼喊着,希望被困在里面的人能够听到,发出回声。

    罗子坤走在前面,走在后面的罗子良忽然听到一声异响,条件反(射shè)地窜起,抱住前面的罗子坤往前扑去……

    “轰!”

    他们倒地的同时,一块脸盆大小的一块矿石掉了下来,砸在他们刚才的位置上!虽然他们都戴了安全帽,就是被砸中,脑袋直接会被砸进(胸xiōng)腔里去。

    爬起来的罗子坤吸了口凉气,心有余悸地说:“特么的,这几天没有碰女人呀,点子这么背?”

    罗子良捡起掉在地上还在亮着的手电筒,带头往前走,一边说:“快点找人吧,时间长了,在里面就是不被砸死,也会被闷死的。”

    矿洞里面的空气很稀薄,两人感觉(胸xiōng)口很闷,透不过气来,呼吸慢慢变得很困难。

    再往前走了几十米,终于发现困在里面的矿工!

    这一班矿工有十个人,这些人紧紧挤靠在一起,坐成一排,低垂着头,好像都晕死了过去。罗子良用电筒扫了一遍,发现这里人他都认识,都是罗家寨的。

    这一个发现,让他五味杂存。当初,罗家寨的青壮年为了帮助追查伏击他的歹徒,才进入矿山做工的,后来光头的手下被抓走了,但罗家寨还有部分人留了下来,继续在这里干活养家糊口。如果在这一次事故中遇难了,那他一辈子都不会安生的。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官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