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章 抓个正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宦海孤灯 书名:官谋
    桃花村确实有很多桃树,一到(春chūn)天,漫山遍野都是桃花。在村民住的地方,还有很多青翠的竹林,可说是山青水秀,风光宜人。一条小溪边,此刻正有两个中年妇女在洗衣服。

    在这个大山里,(日rì)照时间少,常年处在厚厚的云层下,所以,这里的女人们,虽然也参加劳作,但皮肤白晳、水嫩。那两个中年妇女挽着高高的裤腿,站在溪水中哗啦哗啦地清洗衣物,两双肥大的白腿晃来晃去。

    其中年龄大一点的留的是短发,年龄小一点的还留着长辨。听她们的谈话,她们彼此很亲密,无话不谈。开始谈的是家里的小孩,村里的一些趣事,聊着聊着,就聊到男人了。

    长辨子的女人笑道:“三娘,我看到你今天特意拿来了香皂,是不是想洗澡呀?”

    短头发的女人说:“是呀,几天没洗,臭死了,得好好洗洗。”

    “什么臭死了?才不是呢,是今天花书记又来了吧?”长辨子的女人调笑道。

    “五婶,你要死了,说那么大声,怕别人不知道吗?”那叫三娘的抬头四处看了看,小心地责骂道。

    这里的女人称呼对方,是从孩子的角度来称呼的。

    “怕什么?现在寨子里好像没有谁不知道了吧,再说了,你现在是一个人,谁愿意嚼舌根谁嚼去,也不碍着谁的事。”五婶无所谓地说。

    “虽然是这个理,但还有小孩子嘛,传出去也不太好,你今儿个可别乱说哟。”三娘正色地吩咐。

    “今天花书记真的要来呀?”五婶惊呀地问,原来刚才是她猜测的,那么说只是想诈三娘一下而已,她实际上不清楚。

    三娘愣了一下,佯装怒道:“你这天杀的,刚才是诈我来着?”

    五婶咯咯地笑了起来:“我也只是猜个七七八八,看你的样子,还真是要来,那你快点洗吧,把自己洗得白白净净的,躺在(床chuáng)上等他……”

    “你还说……你还说……”三娘用手扬起了溪水,向五婶撒去。

    五婶也不示弱,用手还击,两人就闹成了一团。

    不一个儿,她们的(身shēn)上都**的,衬衣紧紧贴在丰腴的(身shēn)上,饱满的(胸xiōng)上,花的、红的(胸xiōng)罩显露了出来。

    五婶又笑道:“三娘,你这红罩罩是花书记买的吧?”

    这次,三娘不说话了,咬着嘴唇轻轻点了点头。

    “这花书记还真是个体贴人呢,什么都给你买。”五婶有些羡慕地说。

    “花书记确实是个知冷知(热rè)的好男人……”三娘说着望了山脚下的那条新修的土路一眼。

    “他真的那么好吗?他能让你很满意吗?”五婶凑在三娘耳边小声问。

    三娘丰满的脸颊腾地红了,变得扭捏起来。

    “说嘛,说嘛……”五婶拉着三娘的手臂,使劲摇晃。

    “好吧,你可别说出去哟,你这破嘴要是说出去,我以后就变脸见人了。”三娘终于妥协。

    “我保证不说出去,谁说出去天打五雷轰!”五婶为了满足好奇心,发了个重重的毒誓。

    “我以前那老鬼嘛,每次想要的时候,压上来拼命摇了两下,然后就倒在(床chuáng)上睡过去了,弄得老娘上不上、下不下的(挺tǐng)难受,全(身shēn)猫抓似的。可这花书记不一样,他很有耐心,先摸呀摸的,完了还亲,到处亲,啥地方都亲,让我心里那个急呀,反过来还是我求着他,让他要我……”三娘难为(情qíng)地说了起来。

    五婶有些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着急地问道:“后来呢,后来怎么样?”

    “你这五婶,你也是结了婚的人,怎么还这么问?”三娘嗔骂道。

    “我就想你的感觉如何?”五婶脸也红了。

    “后来,后来就像是腾云架雾似的,有时候,自己感觉自己都快要死了……”三娘觉得自己也无法表达出那种感受。

    “啊?很难受吗?”五婶又大惊小怪了起来。

    “唉,反正跟你没法说得清楚,我也是跟他睡过以后,才知道做一个女人的好。”三娘说。

    五婶低着头心不在嫣地搓着手里的衣服,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要不,今天我让你去陪他?”三娘看到五婶不说话,取笑道。

    “那可不行,我家那位知道了会杀了我的。”五婶慌乱地摇头。

    两个女人各怀心事,也不说话了,自顾自清洗着衣服。

    洗好后,三娘真的走到一个较为隐蔽的地方,脱下衣服,赤条条地洗着还(挺tǐng)干净的肌肤,用毛巾沾着香皂认真细致地搓揉着。

    当她和那个五婶分开后,提着装衣服的竹篮回了家。

    三娘的家是在村头,一处独门独院,三间瓦房。等她回到家,看到干净的院子里停了一辆熟悉的摩托车,心里一喜,一股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把湿衣服放在院子里,顾不得晾晒,就快步走回屋里。

    刚推门进进去,一个熟悉的男人把她紧紧抱住,贴在她耳边说:“想死我了,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

    三娘的(身shēn)体软了,呢喃着说:“我去洗(身shēn)体了……”

    那个男人闻言笑道:“还真是呢,(身shēn)上那么香,来,到(床chuáng)上去,让我好好看一看……”

    因为三娘进屋的时候来不及关门,所以这一幕被躲在竹林边的吴海霞用手机拍上了!拍完后,她脸红红地转(身shēn)离开,并没有继续下去。

    当初罗子良让吴海霞只要拍到一些华铭江和当地女人的暧昧镜头就行了,没必要深究别人的私生活。这对于吴海霞这样一个未婚女子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如果让她去拍(床chuáng)照,她也真拍不下去。

    吴海霞骑着放在村头的摩托车回到镇政府以后,就把照片发给罗子良看。

    罗子良看了看,说:“你做得很好,但花书记目前没有老婆,他和女人交往很正常,无可厚非,你继续留意,看看他还有没有和别的女人有关系。”

    吴海霞答应着走了。

    对这种生活作风问题,本来也不是罗子良的工作职责,他也不想管这种破事,但上次有村民向他告了状,说明这个花铭江已经胆大包天,连有夫之妇都敢沾染,丢失了一个党员应有的道德((操cāo)cāo)守,作为一个党委书记,他不能视而不见。

    一段时间后,吴海霞果然拍到了花铭江和不同女人交往的证据。罗子良就把这个(情qíng)况向县委作了汇报。花铭江是县管干部,怎么处理,上级说了算。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官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