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章 遇到老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宦海孤灯 书名:官谋
    罗子良上了那个矮个子男人带篷的三轮车,然后向一条长长的小巷驶过去。

    路边的路灯越来越少,到最后,干脆就没有了,一排排三四层的楼房,外墙没有粉涮,红色的砖块暴露在外,跟一般的小县城的房子没有什么实质的区别。

    半个小时后,来到一座带铁门的小院子,那男人叫罗子良在外面等一下,他过去和门岗的人说了一会,回来跟罗子良说:“好了,他们同意你住在这里了,下来吧。”

    罗子良给了车费,抱着行李包就走过来。

    门岗里面的那个男子长得很粗壮,一脸的横(肉ròu),他问:“你是哪里来的?”

    罗子良说:“苍北省福台市唐平县。”

    “告状的?”那男人又问。

    “是。”罗子良简短地说。

    “好了,你先住在这里,以后会有你们市里的人过来接你的。”说着那男子塞了一些东西到那矮个子男子的手里。

    罗子良不经意地瞟了一眼,发现好像是票子。

    矮个子男子开车走后,门岗的那个男人对罗子良冷冷地说:“进来吧,还怔着干什么?”

    罗子良就走进去。那男人对他说:“把(身shēn)上的东西都拿出来?”

    罗子良皱了皱眉,问:“干嘛呢?我是来住店的,不是进监狱。”

    “哈哈哈哈……”那男人狂笑了起来,半天才止住笑声,“你还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不知道。”罗子良摇了摇头。

    “我告诉你,这里就是截访的地方。”那男人说。

    “专门截我们苍北省还是福台市?”罗子良问。

    “只要是苍北省的,都到这里来。”那男人说。

    “然后呢?”罗子良一边问,眼睛却看向这个院子,一幢四层的楼房,两边各有一间厢房,估计也就是租的郊区农民的房子。

    “然后?然后等你们县乡的领导派人过来接回去……喂,我让你把(身shēn)上的东西拿出来,怎么不听话,是不是让我揍你一顿?”那男人鼓起了牛眼。

    “你试试。”罗子良淡淡地说。

    “草泥马的……”那男人也没有耐心,抡起拳头就砸了过来!

    罗子良伸手一抄,抓住他的手碗,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疼得那男子眼泪鼻涕齐流……

    “还要搜(身shēn)吗?”罗子良放开他的手,粗壮的男子就蹲在地上,抱着肚子。

    “不……不搜了,兄弟,不,大哥,你有这么好的(身shēn)手,还告什么状呀?谁得罪你,你揍他不就得了么?”那男子一脸便秘地说。

    这男人向来孔武有力,哪知,一个拳头打出去,被人闪电般地抓住手碗不说,还动弹不得。由此可知,两人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虽然房间里面他还有两个同伴,但以他估计,三人加在一块还不是人家对手。

    最重要的是,一旦打起来,自己一方落败,就看不住里面的人了。所以,他才选择了妥协。

    “我是个讲理的人,一般不对人动手的。”罗子良轻描淡写地说。

    那男子只好打电话叫出来另一个年青男子,让他带罗子良到房间里去休息。

    罗子良对那个年青男子说:“这里有我们唐平县的吧?我想和老乡住在一起,有人聊聊天。”

    那年青男子看了罗子良一眼,说道:“本来就是一个地方的住一块,你想住别处还不行呢。”

    两人上到三楼一间房间门口,那年青男子说:“唐平县的在这里。”

    罗子良抬头一看,门框上居然写着“唐平”两个字,看来每个房间就代表一个地方了。

    那年青男子也不进去,转(身shēn)就下了楼。

    罗子良走进去,发现单间里面(床chuáng)都没有,只在一个角落里铺有拼在一起的塑料垫子,上面有两(床chuáng)破旧的被子。这个地铺上坐着一个六十来岁头发花白的老汉。

    这名老者看到罗子良进来,转过头来看着,满眼好奇,便明显也有些戒心。

    罗子良把行李包放下,对着他笑了一笑:“以后我们两就住在一起了。”

    老者用家乡话问:“你是哪里的?”

    罗子良说:“唐平罗家寨的。”

    “哎呀,真是遇到家乡人了,我是拉么村的呢。小兄弟叫什么名字?”老者激动了起来。

    老者叫郑清荣,在这里待了几天了,不会说普通话,和其他人也无法勾通,见到说家乡话的人,倍感亲切。

    “是呀,大伯,在这么远的地方,能遇到家乡人不容易呢。”罗子良说。

    “小老弟,你是怎么来的?”郑清荣问。

    “你怎么来,我就怎么来。”罗子良也坐在来,分了一只烟给他。

    “你怎么还有烟?……哦,你还能把东西带进来?”郑清荣大感惊奇,也不客气地伸手拿了,他很久没有抽到烟了,心里早已经抓得慌。

    “是呀,他们也想让我把东西留下,但我不(允yǔn)许,也就放我进来了。”罗子良拿出打火机,又给他点上。

    郑清荣吸了几口,舒服地闭上眼睛享受了一会,才又说:“你也是告状?为么事?”

    “建房子的事呗,村长说我家宅基地超标了,不给批,就上来告,看他们能不能处理?”罗子良说道,这个案例,他是从下面乡镇送上来的报表上看到的。

    “那你到镇里、县里反映过了吗?”郑清荣感兴趣地问。

    “没有,那些衙门难进,那些官老爷的脸色不好看,我索(性xìng)就跑首都来了。”罗子良愤慨的样子。

    “对头、对头!”郑清荣一拍大腿,感同(身shēn)受地说,“我的事(情qíng)找了很多当官的,他们总是推来推去,不肯解决,我就一不做二不休,告到底……”

    “是呀,我也是告到底,直到他们给我解决为止。”罗子良很赞同。

    “说得是,不过,你那宅基地的事(情qíng)好像不太大啊,你这样做划算吗?你年纪还这么小,不像我,七老八十的了,我耗得起。”郑清荣反而劝起了罗子良。

    “有理走遍天下,我可不是他们随便能够欺负的。”罗子良义无反顾地说。

    郑清荣也不再劝,叹道:“可是,这一次我们又得被送回去了,你的状子也告不成了。”

    “为么呀?”罗子良惊呀地问。

    “你还不知道呀?这个地方就是苍北省用来截访的地方,凡是到这里来的人,地方上的官员会派人来接回去的,状是告不成了,得另外想办法。”郑清荣说。

    “我不走还不行么?”罗子良说。

    “你想得美!”郑清荣说道。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官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