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扳倒谢家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宦海孤灯 书名:官谋
    对这种斤斤计较的小丫头,罗子良也懒得理会,神(情qíng)变得肃穆,带头进入电梯。

    看到忽然变得威严的罗子良,气质变化如此之大,让欧阳玉玲怔了怔,她撇了撇嘴,不再说话,跟了进去。

    在一个大(套tào)间里,罗子坤和小海在抽着烟,光头和他的两个兄弟被绑着蹲在房间一角,里面烟雾缭绕。

    看到这种(情qíng)况,罗子良斥道:“你们想烧房子呀?把窗户打开,那个,子坤,你下去帮我买(套tào)衣服上来。”

    罗子良说着走进了洗手间,呯的关上了门。

    看到良哥出现,担心了一晚一早的罗子坤明显松了口气,哦的一声,就出门买衣服去了。

    看到一角被绑的几个人,欧阳玉玲又叫了起来:“你们是绑匪呀?”

    这次,连欧阳凌菲也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罗子良听说已经成了唐平县综治办的主任,怎么把人绑到市里来了?

    “我们不是绑匪,这几个人是我们帮罗主任抓的人证,一会就送去市纪委……”小海笑着说。

    送市纪委?这问题可就大了!欧阳凌菲是省警校毕业的,联想丰富,一想到罗子良遇到车祸的事(情qíng),心里翻江倒海,吃惊不已,一时间竟然呆了!

    欧阳玉玲却不以为然,抢白道:“一个市纪委而已,多大的事?搞得像特务接头似的。”

    “你说得一点都没有错,我们好不容易才悄悄从唐平出来,还是分开走的,一整夜没有等到罗主任的电话,我们都睡不着……”小海说道。

    不多久,罗子良腰间围了一条浴巾从洗手间走了出来。

    欧阳玉玲转头看到他光洁健壮的肌肤、五官轮廓分明的脸呆了一呆,不过,下一秒她就惊叫了起来:“啊……流氓……”

    欧阳凌菲也是一脸震惊,不过没有叫,只是用手蒙住了嘴巴。

    罗子良看到房间的欧阳两姐妹,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说:“不好意思,忘了还有你们在这,不过,我也是没法,现在没衣服,要不,我再进去洗洗?”

    “洗你个头!姐,我们走。”欧阳玉玲拉着欧阳凌菲就出了房间。

    罗子良也不理她们,现在他有正事要做,没空陪她们玩,走了也好。

    等罗子坤买来了衣服,罗子良穿戴整齐,才打的去了市纪委。他让他们在酒店继续看着光头他们。纪委不是公安,不能随随便便就把人往里带,得他们认为有必要。

    两个多小时后,市纪委才派人来酒店接手光头他们。

    等几个市纪委的人敲开了房门,进去对罗子坤他们说:“你们是唐平县的吧?来,办个交接手续,我们就把人带走了。”说着拿出一张写满字的纸来。

    罗子坤看都不看,笑道:“几位同志,你们误会了,我们不是唐平县的工作人员,而是这几位的家属,带着他们来投案自首的。”

    “投案自首?那干嘛把人都绑上了?”为首的纪委人员皱了皱眉。

    “负荆请罪,负荆请罪……”罗子坤认真地说。

    那几个市纪委的人员并没有勉强,收了交接单,押着光头和他那两兄弟下了楼。

    “坤哥,我们这就回去了吗?”小海问。

    “先睡一觉吧,昨晚没睡好,等睡醒了再走不迟。”说着脱了鞋,直接躺在席梦思(床chuáng)上去了。

    ……

    罗子良在纪委待到下午,就乘坐班车回了唐平县。

    第二天上班路上,碰到建设局的葛元昌。葛元昌看到罗子良出现,心里一惊,脸色有些僵硬地笑着打招呼:“罗主任,上班呀,这两天怎么没有看见你呢?”

    罗子良笑道:“回老家了一趟,葛局长,有事吗?”

    “没……没事。”葛元昌连忙摇手。

    但他心里却意识到了一些不寻常的东西,他在官场混了很久,他的鼻子还是比较灵敏的。知道谢家章这棵大树已经腐朽,就没有把罗子良忽然回来的消息告诉他。但接下来的(日rì)子,谢家章请他赴饭局,葛元昌就推脱有事不去了。

    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罗子良回到办公室后,就给韩书记打了电话,向他汇报了事(情qíng)的进展(情qíng)况,也向他说了那天晚上发生的车祸事件。

    韩大德(阴yīn)沉着脸不说话,好一会儿后,才说:“本来我应该让你休息几天的,但有一件事(情qíng)比较急,如果处理不好的话,有引起民愤……”

    罗子良立即表态:“韩书记,有什么事(情qíng),您说,我不需要休息的,我(身shēn)体好得很。”

    “既然如此,是这样的,夹排乡正在建设一条乡村公路,在施工过程中,一位老农妇被推土机淹埋了……现在县里正打算成立一个事故调查组,如果你去的话,就担任这个负责人,把问题给我解决好。”看到罗子良不辞劳苦,韩大德感到很欣慰。

    罗子良听到有这么严重的事(情qíng),急忙着手准备,当天就带着县安监局,交通局乡村管理中心的工作人员去了夹排乡。

    当初罗子良从市里回唐平县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悄无声息地睡了一晚,第二天又急急忙忙去了夹排乡,见到他的人很少,唯一知道他和谢家章有利害关系的葛元昌又选择了自保,所以,谢家章一直觉得自己做的事(情qíng)神不知神不觉,也没有着急地去擦自己的(屁pì)股,每天上下班还是那样意气风发地谈笑风声。

    二天后,他接到市政法委的通知,让他到市里开会。

    谢家章的车刚进入市政府招待所停车场,就被等在那里的市纪委人员当场带走!

    谢家章有些慌乱地说:“同志,这是怎么一回事?不是让我来开会的么?”

    市纪委工作人员冷冷地说:“没错,我们也会安排你住在招待所,不过不是开会,而是让你交待你的问题……”

    “我有什么问题?我没有什么问题!”谢家章直喊冤。

    可是,当他走进一间房间,看到缩在墙边的光头等几个人时,呆住了!

    市纪委人员扬了扬手上的一张纸,说:“你的问题,据我们了解,不只是这份笔录的问题,还有那天晚上发生的离奇车祸等等,这些,你们唐平县综治办的罗主任已经跟我们说得很清楚,党的政策你还是知道的,还是老实交待吧,争取宽大处理……”

    谢家章感觉头脑“嗡”的一声,眼冒金星,头上的冷汗流了出来,马上失了分寸,喃喃自语道:“罗子良怎么还活着?”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官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