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 狗拿耗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宦海孤灯 书名:官谋
    罗子良进入酒吧之前,戴上一付装着隐形摄像头的平光眼镜。

    夏雨婷看见了,拿过来看看,笑道:“没想到你还会玩高科技呢。”

    “没有证据,到时咱也不能来硬的呀,这叫做一手软,一手硬,两手都要抓……”罗子良笑道。

    “瞧你说的!”夏雨婷笑着打了他一下。

    两人进入酒吧,前台服务员礼貌地问:“两位喝点什么?”

    “啤酒吧,”罗子良随口说,转(身shēn)问夏雨婷,“您呢?”

    “我只喝饮料。”夏雨婷道。

    “好勒,两位稍等。”服务员说着就倒了酒。

    罗子良和夏雨婷拿着高脚杯,到处找桌子,似乎都不太满意,在大厅里走来走去。

    这里确实如小海所说,有不少学生,有的甚至校服都没换。

    看到这种(情qíng)况,罗子良不(禁jìn)皱紧了眉头。

    夏雨婷不教书几年了,学校的学生又是三年一换,基本上现在一中的学生没有人认得她。那些学生看到有一男一女在(身shēn)边转来转去,也不以为意,继续喝着酒,打(情qíng)骂俏,旁若无人,有的还赶时髦地抽起了烟……

    看到两人在大厅到处溜达,一个保安模样的人走了过来,问道:“两们,难道没有合适的地方吗?要不,开个包间?”

    由于心(情qíng)不好,罗子良冷冷地说:“我们喜欢这样,你管得着吗?”

    “你……”那保安气结,但走到不远处以后一直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把一楼大厅看了个遍,罗子良就拉着夏雨婷上了二楼包间。

    他们门也没有敲,一间一间地打开,自然,引来了一阵一阵的咒骂。

    “这样做不好吧?”夏雨婷迟疑地说。

    “事急从权,顾不得这么多了。骂就骂呗,少不了一两(肉ròu)。”罗子良不以为意地说道。

    “你皮子厚不觉得什么,我都很难为(情qíng)呢,要是遇到熟人,要怎么办?”夏雨婷嘟着嘴说。

    “我找的就是熟人。”罗子良心里很好笑,女人就是女人,脸皮薄,当过老师也还是一样。

    这时候,(身shēn)后跟来了两三个保安,人还没到,声音就传来了:“你们要干什么?”

    夏雨婷听到这种吃人的声音,(身shēn)体一抖,靠近了罗子良。

    罗子良闻而未闻,依然故我地推开了最近一道包间的门……

    门一开,里面的人愣了,外面的人也愣了!

    里面有两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怀里各坐着一个(身shēn)穿学生服装的女孩子,正在喝交杯酒,那两女孩子看到出现陌生人,立即从男人的怀里挣扎出来,脸红红地坐到沙发上。

    罗子良拉着傻了的夏雨婷走进包间,快速地关上房门!

    一保安刹不住(身shēn)体,鼻子和木门来了个亲密接触,只听一声脆响,然后一股细流淌了下来,他一摸,红的血液,他被气疯了,想砸门,但考虑到里面的人可能认识,忍了下来,气哼哼地去洗手间了。

    包间里面的两个男子也差点被气疯,正在享受生活呢,被人硬生生打扰,换着是谁,也是血液冲上大脑!

    最先站起来的男子,却认识夏雨婷,他有些吃惊地叫道:“夏主编,怎么是你?”

    夏雨婷(身shēn)兼数职,县报的记者,编辑,排板,都包圆了。

    “我们找不到包间,所以想来和二位拼包间。”罗子良抢着说。

    看到夏雨婷(身shēn)边的年轻男子,他们也不认识,就嘿嘿地笑了起来,有一种同道中人的意思。

    夏雨婷反应过来,这不是矫(情qíng)的时候,就给罗子良介绍:“这是消防局的白科长,这是城管局的岑大队长。”

    那两个男子一脸谦虚地打哈哈:“混口饭吃而已,混口饭吃而已……”

    然而,夏雨婷并没有介绍罗子良,她摸不准他的心思。

    就在那两个男子怔神的时候,罗子良淡淡地说:“综治办的罗子良。”

    “哦,是罗主任呀,幸会!罗主任真是年轻有为呀,年轻有为!”那个消防局的白科长恭维道,他不得不恭维,人家的级别摆在那里,比他高了好几级。

    “真是相逢不如偶遇,来,罗主任,夏主编,我们一起喝个痛快。”城管局的岑大队招呼。

    “两位到酒吧喝个酒理所当然,但找学生陪酒,不妥当吧?”罗子良并没有坐,忽然冷冷地说。

    “你什么意思?”那个城管局的岑大队长脸色也冷了下来,他在县城混了那么多年,别说什么综治办主任,就是公安局长,他也不太在乎。

    “没什么意思,你们违反了一个公务人员的基本道德准则,明天上班的时候,写个检讨,交给你们的局长,等待接受处理……”罗子良一字一顿地说。

    “你是法院的?”城管局的岑大队长恼怒地问。

    “不是。”

    “检察院?”

    “不是。”

    “纪委还是监察局?”

    “都不是。”

    “那你妈((逼bī)bī)的狗拿耗子多管啥闲事?吃饱了撑的!”那个岑大队骂了起来。

    罗子良张开五指,罩在岑大队长的脸上,把他推到墙上,紧紧按住,一字一句地说:“我警告你,敢再骂我,我就打烂你的这张臭嘴,你信不信?至于你说不关我的事,错!你叫上学生陪酒,传出去以后,人家父母过来闹事,就会影响社会和谐,你说关不关我的事?”

    那城管局的岑大队长被罗子良压在墙上,别看他长得牛高马大,但是在罗子良白晳的手指下,却动弹不得!

    旁边的夏雨婷和那个消防局的白科长惊呆了!那两个陪酒的女学生更是一脸惊恐,(身shēn)子哆嗦了起来。

    眼看那个岑大队的脸变成了猪肝色,罗子良才放开他,又训道:“你们记住,早点写检讨向局长认识自己的错误,争取从轻处理,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还用,你们两个同学,不好好读书,你们父母知道了还不被你们气死……”

    罗子良训了好一会,搞得口干舌燥,才让他们滚出去。

    那两个男子没有了脾气,灰溜溜地走了。那两女同学也趁机跑了。

    罗子良带上夏雨婷走出包间的时候,却被人堵住了,过道上站着五六个社会闲杂人员,脸色不善地盯着他们。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官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