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章 危险前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宦海孤灯 书名:官谋
    清明节过后,雨季到来,(春chūn)雨淅淅沥沥不断飘落,漫山遍野笼罩在轻纱样的雨雾里,翠绿的群山看起来清新,水润,如画一般的美丽。

    正所谓过犹不及,时间久了,让人心生烦厌,出门很不方便,到处是烂泥,厚厚的云层也让人感到压抑。

    这样过了半个多月,忽然云开雾散,细雨停了,雾气也升腾而去,好多人松了口气,以为终于等到天空晴朗了,没想到,手机里却接收到了气象台发来的暴雨警报。

    罗子良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望着这条短信发呆。

    下了十多天的雨了,山坡上的泥土都灌满了水,再来暴雨的话,会不会发生泥石流、山体滑坡的自然灾害?

    他越想就越不踏实,想了想,打电话叫陈秘书通知所有包村的乡干部前来会议室里开会。

    下了这么多天的雨,乡干部们也没有去下乡,都待在办公室里。一通电话过去,不久人就都到齐了。

    在会议上,罗子良把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希望大家下村进行排查。

    人大主席郭光邦笑道:“罗乡长,你太过紧张了,我们在这个乡,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比今年的雨水多的年份也有,从来也没有出现过这种滑坡的事(情qíng)……”

    副乡长韦永吉也说:“是呀,我们乡的土地结构很硬,不可能出现这种问题的。”

    副书记黄政文咧了咧嘴:“我们的罗乡长新闻看多了,过敏一点是可以理解的。”

    党委书记吴守成低着头只管喝茶,没有说话。

    看到政府班子成员都反对这种提议,罗子良有些犹豫了,是不是自己真的太过敏感?他用目光望着每一个乡干部,但他们都摇头。

    罗子良虽然是一乡之长,但也不能以一己之念去拍板一件涉及众多人力物力的事(情qíng),最后只好说:“大家还是引起重视,及时联系所在村的村干部留意一下,对依山而居的村民小组要通知到……”

    开会的干部都很给面子的连连答应,但罗子良心里也清楚,一散会,他们肯定会把这件事(情qíng)抛之脑后。

    散会后,罗子良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他不由得沉思起来,难道深感自己肩上的责任重大而变得焦虑了吗?还是淡定一些吧,他这样对自己说。

    可是,暴雨接连下了三天,似乎都没有停歇的时候,罗子良坐不住了,与其在办公室里坐立不安,不如下去转一转。

    他回房间拿了雨衣,下了楼,推出摩托车,往阳沟村而去。

    之所以去阳沟村,是因为上次他去阳沟村的时候,正好遇到乡土管所的韦所长在那里办事,特意去看了看,现在想起来,那几户人家的房屋建在一座很大的山坡下面,那个长得瘦小的大叔的屋基的后墙有十几米高,新建的屋基就像土坡上的一个巨大的伤口,如果后墙塌方下来,房子分分钟定会掩没!

    一路栉风沐雨地来到阳沟村,那个叫三伯的老人看到罗子良湿漉漉地出现,很是惊呀地问:“罗乡长,这么大的风雨,你怎么来了?”

    “下了这么多天的暴雨,而你们这个村民小组又住在山脚下,我怕不安全,所以过来看看。”罗子良擦了擦脸上的雨水。

    “呵呵,罗乡长多心了,我们生活在这里多年,不会发生什么问题的。”那三伯的口气像乡里其他领导一样。

    “但愿如此吧,不过,我既然来了,我就到你们房后转转吧,求个心安。”罗子良松了口气,看来是自己真的多心了。

    “那行,我就陪罗乡长走走,反正这几天待在家也腻了。”那三伯说。

    两人于是一前一后在那几户人家房前屋后看着。

    这座山坡的植被保持得也很多,树林茂盛,绿荫如盖,这几年家家户户都用上了电磁炉,电饭锅,很少有人去山上砍柴了。经济的发展,社会的进步,比最严厉的乡规民约还管用。

    两人一边看,一边聊着乡村里的一些趣事。

    忽然,罗子良看到居然有松鼠从路上跑过,钻进村民住的房子,就说:“这么大的雨,松鼠跑出来干什么?”

    三伯也说:“松鼠是住在山上的土洞里的,跑进房子里去让猫逮吗?”

    “还有蛇,看看,那里,怎么会这样?”罗子良用手指了指蛇跑过的草丛。

    “罗乡长,莫不是发生地震的前兆吧?”那三伯倒有些见识。

    “有可能……不对,您看,那山沟的水怎么是浑浊的?”罗子良又指了指山涧的流水。

    “是呀,山上现在都是杂树、草丛,哪来的泥土?”三伯也很是意外。

    “不好!这面山坡要塌了……快,快点叫人离开!越快越好!”罗子良脸色因紧张而变得苍白。

    三伯虽然狐疑,但看到罗乡严肃认真的表(情qíng),也只好照做,一家一家地跑进房子里叫人。

    罗子良跑进一户村民家,发现里面有几个年轻人在赌扑克牌,就着急地说:“我是乡政府的罗子良,发现你们房后面的山坡要垮塌了,赶紧离开!”

    那些人转过头来望了他一眼,又转过去盯着桌子上的牌了。其中一个骂道:“神经病!”

    罗子良抢上前去,从桌子上把扑克牌抓过来,一散,飘飘扬扬,满屋子都是……

    “你妈((逼bī)bī)的哪来的杂种?”一青年嘴里不干不净地骂了起来。

    “啊——”

    一声鬼哭狼嚎的惨叫,那个骂人的青年被罗子良一只手抓住衣领,一只手抓住腰间的皮带,扔出了屋子,摔在门前的泥土上,摔得七荤八素!

    剩余的其他人都惊得站了起来,怔怔地看着这个忽然闯进来的猛人,不该做些什么,也不敢做些什么。

    “都出去,滚出去!”罗子良大吼着。

    那几个人在这个虎吼声中,条件反(射shè)地跑出屋,到了外面,这时才听到他们寨子里的那个三伯喊:“大家快跑呀,房背后的山要塌下来了……”

    他们不约而同地转头看了看背后雨蒙蒙的山体,此该也不去辩真假了,都跑了出去。

    罗子良也跟着走了出来,这时他听到了一种奇妙的声音,用语言形容不出来,在房头,他发现从山上流下来的雨水已经变成了黄色,夹杂着大量的泥土,知道危险已经来临。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官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