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 送人玫瑰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宦海孤灯 书名:官谋
    看到这两天罗乡长三言两语地就把问题处理了,那些来找麻烦的人气势汹汹而来,开开心心而去,不管怎么样的承诺,能做到这一点,老陈不得不佩服。

    但他也很担心,好心地提醒说:“罗乡长,这个烂摊子可不好收拾呀……”

    “没事,走一步算一步,车到山前必有路嘛,困难再大,也总不能哭丧着脸过(日rì)子是不是?”罗子良笑笑。

    “理是这个理,唉,怎么会弄成这样?”老陈摇了摇头,忙自己的工作去了。

    欧阳凌菲她们没有让罗子良失望,及时拦住了想外逃的范老板和他的(情qíng)妇,把人押回并交给了唐平县公安局经警大队。

    只要这个罪魁祸首被抓,就把受害人的目标转移了,乡政府的压力就减轻了许多,至于怎么处理这个遗留的经济纠纷,就是有关部门的事(情qíng)了。

    但是,被搬迁的村民的安置问题,接下来的事(情qíng)怎么处理,不得不提上乡政府的议事(日rì)程。

    在乡常委乡政府的联合领导会议上,吴书记就说:“先前我们乡这个集市项目工程,急躁了点,造成了不可估量的影响。……关于这件事(情qíng),我得先作个自我检讨,是我没有把好关……啊,是吧,这个……”

    “吴书记,这个项目是我具体负责,我愿意负全部责任!”常务副乡长韦永吉倒很光棍。

    被自己的同学坑骗,让他很受打击,本以为通过这件事(情qíng)能巩固自己的地位,提高自己的威信,没想到事与愿违,搞得一团糟,短短两天,别人看他的目光从羡慕变成了怜悯,这让他的(情qíng)绪很低落。

    “这件事(情qíng),不只是韦乡长的个人责任,当初也是开党委会讨论过的……”武装部长陆宝权低声说。

    “咳、咳……”吴守成书记不停咳起嗽来,好久,才自嘲地说,“昨晚上凉着了,那个,陆部长,你继续。”

    “……我觉得,追究责任的问题是次要的,主要是接下来怎么办?村民的房子推平了,还是先考虑扫尾的工作吧。我听说,罗乡长曾经跟村民表过态,承诺半个月以内开工建设,这个,还是让罗乡长说说吧。”陆宝权巧妙地把话题引到了罗子良的(身shēn)上。

    在场的所有领导干部都看向罗子良。

    “怎么说呢?这件事(情qíng)本(身shēn),不完全是坏事,要一分为二地看待,”罗子良也不计较陆宝权那点小心思,他是代乡长,现今最重要的事(情qíng)就是心往一处使,把这个难关度过去,就接口说,“我在给村民开会的时候就说过,没有哪一处的村民有我们乡的村民那么配合,短短几天功夫,就完成了搬迁,当然,这也离不开在坐各位领导耐心细致的工作……”

    “是呀,是呀,罗乡长说得在理,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我们还是有功劳的。”吴守成马上表态。

    “对,我们这次拆迁,速度快,时间短,任务重,但是呢,却完成得干净利落,不像其他地方,又是钉子户,又是上访告状的……”陆宝权眉飞色舞地说,他这是第一次在开会的时候附合罗子良的意见。

    常务副乡长韦永吉的脸色好了点,但还是没有说话,这件事(情qíng)对他来说打击可不轻,要是县里追究责任,给他一个严重警告的话,那他这辈子的仕途就算玩完了。

    副乡长孟晓兰看到罗子良还在为那些做错事的人说好话,心里暗暗好笑,摸不清他的意图,就笑道:“罗乡长的话说得实在,但如今要紧的是怎么来收拾这个烂摊子。”她把这个烂字咬得很重。

    “刚才陆部长不是说了吗,罗乡长已经放下话来了,半个月之内开工建设,我们就等着好事不就完了?”好久没说话的人大主席郭光邦忽然插口。

    大家再一次把目光对准了罗子良。

    “我刚才想表达的意思是,各位领导把最难的拆迁工作,还有各种复杂的手续,都完成了,接下来的事(情qíng)就好办了,不就是找个开发商么?”罗子良笑了笑。

    “没错,没错……”会议室里嗡嗡声又四起。

    “咳、咳、咳,”吴守成书记又咳起嗽来,待大伙安静以后,他才慢条斯理地说,“罗乡长的意见我是赞同的,前期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只剩下最后的一步了。不过,这个开发商也不好找呀,罗乡长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不说话的人用的是头脑,吴守成听出罗子良的意思了,也看到了罗子良的(胸xiōng)有成竹。

    “人选呢,我倒是有一个,只是……”罗子良有些为难。

    “只是什么?说出来大家参考参考嘛。难不成罗乡长还卖关子不成?”孟晓兰笑道。

    “这个开发商是本地的,想必大家也有所耳闻,那就是唐平县的海天开发有限公司。”罗子良说。

    “这个开发商我是听说过,好像县城小十字路那块的旧城改造就是这个公司负责的。”孟晓兰家在县城,自然知道一点这方面的东西。

    “那罗乡长,你对这个公司有什么顾虑呢?”吴守成书记问。

    “因为这个公司的老板就是我叔,所以……”罗子良是有些顾虑,怕别人说闲话。

    在参加会议的乡领导纷纷一愣,没想到罗乡长家族里还有如此的(情qíng)况,当初大家以为他就是一个寒门学子呢,看看人家,这就是低调呀。

    “我明白了,罗乡长是怕别人说三道四,放心,我在这里表个态,只要那个海天公司能来我们乡接手这个工程,我举双手赞成。”到了这时候,吴守成才真正松了口气,这件事(情qíng)也让他堵得慌。

    “我赞成!”人大主席郭光邦赶紧附和。

    “我也赞成……”

    “我也赞成……”

    现场的领导们纷纷举手表态,就连韦永吉和陆宝权也举了手。在收拾烂摊子的这个问题上,乡领导们取得了空前的一致。

    “鉴于我和这个公司的关系,我还是不宜插手,我建议,由韦乡长继续负责,毕竟这半个月,他跑手续,和有关部门也比较熟悉,熟门熟路嘛。”罗子良说。

    韦永吉有些不可置信地抬起头,看了罗子良一眼,但看到他真诚的面容时,心怀感动,当下就说:“多谢罗乡长的信任,我一定把这件事(情qíng)做好。”

    这个项目他已经陷了进去,如果罗子良负责搞好了,别人会说,看吧,韦永吉当初把这个事(情qíng)弄成那样,还要等人家罗乡长帮忙擦(屁pì)股,一对比,高下立判!但由他继续负责,(情qíng)况就完全不同了,只要有了好的结果,功劳还是他的,谁还会去想到中间的那一点波折呢?

    “我要提醒的是,海天公司是一家企业,老板罗代豪也是个无利不起早的商人,在和他商谈的时候,也要多个心眼,别到时候吃亏了。”罗子良提醒道。

    “哈哈哈……”会议室里响起了善意的笑声。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官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