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章 连环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宦海孤灯 书名:官谋
    罗子良万没想到这个人明目张胆地跑来和他讨价还价,心里极不爽,冷冷地说:“还是等你当上村长再说吧。”

    然后忽然轰油门,摩托车从韦更茂(身shēn)边奔了出去。

    罗子良到各个村民小组,深入田间地头,碰到人就打招呼,和人闲聊,通过了解,拉凤村的大多数村民还是很拥护那个叫蒙炳(春chūn)的人的。只是因为这个人经常公开质疑村委会的一会做法,所以村委会的人对这个人不太喜欢。

    了解这些,罗子良找到蒙炳(春chūn)谈了谈,让他以后反映问题的时候,要讲究方式,注意搞好团结,然后又和村支书韦海清聊了聊,其终于同意召开村委会和村民代表重新讨论蒙炳(春chūn)的问题。

    经过表决,增加蒙炳(春chūn)为村长候选人。至此,拉凤村的村长实行差额选举,候选人有两个,韦更茂,蒙炳(春chūn)。

    几天以后,拉凤村召开全体村民大会,通过投票,蒙炳(春chūn)的得票以绝对多数,当选为拉凤村的村长。

    ……

    乡政府食堂有一个服务员兼厨师,叫吴秀欣,二十二三岁,去年已经结婚,相貌在本地方来说,还算过得去。

    之所以说是服务员兼厨师,是因为这个政府食堂只有开会的时候,上级领导来视察工作的时候才开伙,平时得自己做。很多干部都是本乡人,一到饭点就回家去吃,现在道路也基本上都通了,有车的人不少,没有车的,电动车少不了。再说,经常下乡,有包村点,所以,不愁没地方吃饭。

    因此,这个吴秀欣绝大多数时间就是搞卫生,负责乡政府大院。一到开会,搞大伙食的时候,有很多乡干部会来到厨房帮忙,炒菜的活儿也很少让她来做,干部们个个都是大厨级的本事。

    但是罗子良不同,家在外地,有很多事(情qíng)要去了解和熟悉,所以经常买一些米、菜放在厨房,忙的时候让吴秀欣帮忙做,两人有时候也经常在一起吃饭,再说年龄相仿,也有一些话题。

    一天晚上,罗子良很晚才到食堂吃饭,吴秀欣说:“罗乡长,你的饭煮好了,你趁(热rè)吃吧。”

    罗子良摸了摸肚子,笑道:“是呀,我发现肚子咕咕叫了才想起还没吃饭呢,秀欣呀,你怎么还没回家?”

    乡政府食堂有一间给吴秀欣的休息室,但平时她都是每晚回家睡的。

    吴秀欣说:“我回家也没啥事做,看到你还没吃饭,就等一等。”

    罗子良说:“那你现在就回吧,太晚了不好走,我吃完自己收拾,我又不是什么(娇jiāo)生惯养的人,自己能做。”

    吴秀欣低下头,不自然地说:“我还是等等吧。”

    看到她那么坚持,罗子良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吴秀欣在休息室整理她的私人物品,罗子良在外间大堂吃饭。

    他吃完饭,准备起(身shēn)收拾碗筷,却吃到吴秀欣在休息室里喊:“罗乡长,你过来一下,帮我个忙。”

    罗子良“哦”了一声,爽快地进了休息室,罗子良也是农民子弟,没那么讲究,不讲究男女授受不亲。

    “罗乡长,帮我把这个纸箱放在桌子上。”吴秀欣指着地上的一个纸箱说。

    罗子良弯腰去搬纸箱,却发现纸箱不重,按道理来说,这样的纸箱吴秀欣应该能搬得动,心里有些奇怪,但也没往心里去,女孩子(娇jiāo)气一点是可以理解的。

    搬好纸箱,罗子良转(身shēn)就走出吴秀欣的休息室,不想,她却把他抱住了!

    “罗乡长,我喜欢你……”吴秀欣把头靠在他的背上,喃喃地说。

    “秀欣,别这样,别这样,你不是已经结婚了么?你这样做会影响不好的。”罗子良拭图扳开她的手,但她抱得紧紧的,不肯松手,他也不想伤着她。

    “我不管,你就让我抱一会好吗?”吴秀欣哀求道。

    就在两人纠缠的时候,休息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一个二十几岁的年青人闯了进来,同时嘴里喊道:“好啊,你一个乡长,居然敢勾引我老婆……”

    吴秀欣的丈夫罗子良第一次见到,以前并不认识,就解释道:“这位兄弟,误会,纯属误会。”

    “误会什么?我亲眼看到,还误会,是不是要看到你们两光(身shēn)子上(床chuáng)才不是误会?”

    吴秀欣的丈夫嘴里虽然喊得很凶,但并没有上前,反而拿着手机在拍照,把罗子良和他老婆拍进去。

    吴秀欣在她丈夫进来后,就松开手,蹲在地上双手蒙住脸哭泣着。

    “这食堂里怎么这么吵呀?”一个大嗓门在门口响起。

    罗子良看到走进来是武装部长陆宝权时,心里叹了一口气,不想再解释什么,知道被人下(套tào)了。

    “陆部长,你来得正好,我老婆被你们乡长给那个了……你给我评评理……我不活了我……”看到有人来,吴秀欣的丈夫又吵又闹了起来。

    “罗乡长啊,我知道你年轻,还没结婚,一个人在外面很寂寞,很无聊,但是,你也得看对象呀,你看看,吴秀欣早就成家了,这样做不合适吧?”陆宝权痛心地连连摇着头。

    “你什么意思?”罗子良冷冷地问。

    “还能什么意思,吴秀欣如果没有结婚,你搞也就搞了,我今天当作没看见,但她是结了婚的人,你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qíng)出来,我们乡干部的面子往哪儿搁?”陆宝权正义凛然地说。

    “那你想打算怎么办?”罗子良淡淡地问。

    “怎么办?法办!有党纪国法在,任何人不能例外……”陆宝权洋洋得意。

    “你他妈的是谁呀?啊?我就是做错什么事,轮得到你来指手划脚的吗?”罗子良发火了。

    吴秀欣的丈夫越说越离谱也就算了,陆宝权一个武装部长,虽然是党委委员,但在一个代乡长面前开口法办,闭口党纪国法的,实在太嚣张,别人还没落井呢,他就下石头了。

    看到罗子良发火,陆宝权的心没由来地一颤,不说话了,但也没有走开。

    “想要依法办事是吧?行,那就让派出所的人过来处理吧。”罗子良掏出手机,打给派出所的程警官,“程警官,我是罗子良呀,乡政府这边出了点事,你带人过来处理一下吧。”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官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