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撕开口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宦海孤灯 书名:官谋
    吴宗建当村里的支书有十多年了,对于这个低保户的问题,都让他感到头疼,村子里很多人眼巴巴地望着这一块蛋糕,人人都想咬一口。

    作为一个国家级穷困县,贫困的人员众多,低保的指标虽然没有硬(性xìng)的规定,却有一个宏观标准,大约在百分之五左右,而且,在实际的工作中,每个村都要分到一点,如果哪一个村一户低保户都没有,那村支书和村主任还不得被骂死?

    再说,评得上的人当时千恩万谢,但等到来年复核的时候认为他不符合救助标准的时候,想取消,那就得罪人了。

    现在,罗乡长想让他闺女去涉足这个地雷,去得罪人,支书犹豫了。

    罗子良也不想让他为难,就说:“吴支书,你也不要为难,如果你不想让你家海霞去做,那也没关系,我亲自去做,至于让海霞去派出所实习的事(情qíng),你放心,我还是会去跟李所长说的。”

    “我愿意去。”吴海霞坚定的说。

    “那好吧,那我就再得罪人一次。”吴支书叹了口气。

    “支书啊,你们村口那户人家是怎么一回事?我问那个七十多岁的老(奶nǎi)(奶nǎi),据她说,她家去年是能享受到低保的,今年却没有了,这是怎么一回事?”罗子良问道。

    “她家的(情qíng)况比较特殊,是超生户,超生罚款一直没有交够,村里和乡里都有意见,然后今年就停了……”吴支书缓缓地说。

    “那不行!低保的作用与意义我就不说了,想必支书也清楚,我看她家没什么人识字,那就麻烦支书你帮申请一下,那几个小女孩该读书的时候却在家待着,我们领导的失职呐。”罗子良心(情qíng)很沉痛。

    “好吧,这件事(情qíng)我马上做,不过……”吴支书又犹豫了。

    “怕批不下来?”罗子良笑笑,“第一,我们马上核查,凡是不符合规定的低保户,马上刷下来,第二个,我去民政局争取争取。”

    “罗乡长,别怪我倚老卖老,给您泼冷水,我说句实话,想要把我们乡的低保这一块工作做好,很难呐,涉及到的人极多……”吴支书(欲yù)言又止。

    “我不管涉及到谁,凡是不合相关规定的,必须予以纠正!”罗子良斩钉截铁地说。

    “但愿吧。”吴支书的(情qíng)绪却不高。

    “叮当”一声,罗子良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他打开一看,是办公室老陈发来的毫角村低保户名单。

    “田心娥是谁家的?我想去她家看一看。”罗子良说。

    “她呀,她就是乡民政股长的老婆!”站一边很久没有说话的吴海霞说。

    “民政股长?”罗子良皱起了眉头。

    “吴昌能。别说你不认识哟。”吴海霞撇了撇嘴。

    “海霞,对罗乡长别那么没礼貌。”吴支书斥道。

    “呵呵,我还真是不认识。”罗子良自嘲地说。

    “看来你没有对我们乡干部的(情qíng)况摸清楚,就想下刀子,会吃亏的。”吴海霞好心地提醒。

    “什么意思?”罗子良问。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说牵一发而动全(身shēn),你这么一查,会把整个巴台乡搞得天翻地覆的。”吴海霞淡淡地说。

    “我还不信了,那你说说那个民政股长吴昌能的(情qíng)况吧,我就先拿他开刀。”罗子良说。

    “他家也没什么说的,他老婆忽然得了半(身shēn)不遂,干不了活了,家里农活主要是靠他六十多岁的老爹,有一个儿子,还在读高中呢。”吴海霞快言快语地说。

    “完了?”罗子良问。

    “完了。你还想知道啥?”

    “那个田心娥,民政股长老婆躺在(床chuáng)上不能动了?”

    “也不是。生活还能自理,就是不能干重活了。”

    “问题严重了!”罗子良自言自语。

    “那可不,干不了活了呗,还不严重?”吴海霞接话道。

    “我是说,低保的问题严重了。”罗子良冷冷地说。

    “啥?”吴海霞不明所以。

    “申请低保是以家庭收入来平均家庭人口的,他一个乡干部,一个月几千块钱,全家就四口人,他还享受低保?”

    罗子良直接打电话给办公室的老陈:“陈秘书,你通知民政股长吴昌能下午到乡政府,我有事(情qíng)找他谈……”

    看到罗乡长来真的,吴支书老脸一红,村里的事(情qíng),都是经过他的手,虽然这个田心娥是乡民政股长的老婆,一系列手续他是清楚的,和他也脱不了关系。

    “罗乡长,民政股长家属领低保的事(情qíng)不但我们村里清楚,乡里也是清楚的。”吴支书说。

    “乡里谁清楚?”罗子良问。

    “副书记黄政文……”

    “黄书记是你们村的包村干部?”

    “都不是。我们村里的包村干部就是这个民政股长和畜牧站的小高。”

    “啊?”罗子良怔了怔,特么的,包村包到自家家门来了,这个安排也有问题呀,就问,“那你知道这个民政股长现在在干什么?”

    “他现在正在带领村民砌垃圾焚烧炉呢。”吴支书明白罗乡长的意思。

    罗子良点了点头,松了口气,看来那个民政股长还知道自己的(身shēn)份。

    “好了,我该回乡政府了。”罗子良说。

    “罗乡长,吃饭再走呗。”父女异口同声地说。

    “不了,我会经常来的,对了,吴海霞,我交待你的事(情qíng),抓紧帮我做好。”罗子良一边出门一边说。

    “好!我马上给我的同学打电话。”吴海霞保证道。

    ……

    罗子良回到乡办公室,吃了午饭,然后去查民政股长的资料。

    简历显示,这个吴昌能三十八岁,是国家最后一批分配工作的中专生,也一直是在这个乡政府里工作的,做过乡团委书记,和统计员。

    他放下材料,揉了揉额头,看来想要打开工作局面,不得不得罪一批人了。不只是这个民政股长,还有黄政文,那个党委副书记。刚才在吴支书家的时候,吴支书就提到过他。黄政文不是那个村的包村干部,也不分管民政,而只说他知道,这里面的意思就多了。

    但是,这个口子不得不撕开,否则,清理低保的工作就没法进行下去。

重要声明:小说《官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008章 撕开口子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