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老螃蟹 书名:岁月无痕
    战场上容不得半分犹豫,仅在蜀国老将吕季惊诧的片刻时间里,沿着河谷地带席卷而来的大队高平军骑兵发起了集团冲锋。靠近前方的蜀军当即溃不成军,损失惨重一部分人勉强抵抗,更多的蜀军丧失了战斗意志掉头就跑。

    北方游牧民族的骑兵多是弓骑,仗着骑的看家本领那些草原部落的骑士击败了古王朝拱卫都城的最后一支精锐部队“羽林军”,继而横扫中原大地所向无敌。若非江淮一带河网密布湖泊众多,巴蜀山路栈道崎岖难行,限制了游牧骑兵的作用,整个天下都将为异族所吞没无疑。

    高平军的骑兵数量不多,但是战斗力极强,全贯有重铠的高平武骑善使长枪、弯刀,排成阵列冲锋之时具有摧山憾岳之威能。限制这个可怕兵种发展的因素有两个,其一、高平国力有限无从负担起装备更多武骑这种高级兵种的昂贵费用,其二、要正确使用武骑部队作战需要将领至少在骑兵运用方面的能力一定要十分出类拔萃,否则找一个只会抱着兵法教条的将军指挥作战,要葬送一支花费几年时间辛苦建立的精锐骑兵部队,有几个时辰功夫便足够了。

    首先发动冲锋的是直属于左将军王植麾下的近卫武骑,编制为一旅共3000名重装骑兵,因全军皆着黑衣黑甲故又名“玄武铁骑”。为了保证农业产量限制牧场规模的高平,每年战马产量自然比不得北方草原大漠之地,每一年新增战马的数量仅够维持战争中被消耗淘汰掉的战马空缺,再略有些剩余而已。应该说王植还是很看得起老将军吕季的指挥能力,否则绝对不会舍得拿出手头仅有的精锐骑兵率先发动冲锋踹阵,以便破坏蜀军阵型减少己方伤亡,不过吕季应该更希望王植看不起他吧!

    此处地形虽然开阔,然皆为季节山洪冲刷造就的乱石滩地,莫说连人带马和铠甲兵器加起来近千斤的重装骑兵,寻常人走过此地若稍不留神都要小心跌跤。高平军骑术精湛的骑士,在如此恶劣的地形条件下仍能保持良好的冲锋阵型着实令人叹为观止,骑兵突如其来的攻击一举摧垮了蜀军临时组织的防御体系。

    俗话说:“兵败如山倒!”到了这个节骨眼上,继续叫嚷什么决一死战都是白痴才会干的事。蜀军主帅吕季尽管心有不甘,仍是经不住秦、宋二将苦苦劝说,长叹一声上了战马下令蜀军全军撤退。

    这次战役高平军完成了一次经典的全面击溃战,被败军裹胁的吕季等人,到了荆关下刚刚叫开城门,忽闻一声号炮,关外顿时伏兵四起,兵无斗志的溃败蜀军反把驻守荆关的蜀军队伍冲垮。高平军如同赶鸭子一样将十几万蜀军赶得四处亡命逃窜,汉中郡九县之地,高平军兵不血刃轻松到手,一路把溃不成军的蜀军轰进“阳平关”,大军转入汉中方算了事。

    此役歼敌不多,高平军虽有大胜之战果,然斩首蜀军不过数万人,这等战绩在当世以敌军首级数目多寡论战功的将领看来,简直比打了一场败仗还要难看。

    俗语讲,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别管敌人前面输得多么窝囊,最后大家真刀真枪一决胜负的时候,任何一方想不付出很大伤亡就轻松获胜基本是没指望。战场上混战一起,伤亡人数立刻直线飙升,所以孙子说:“凡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全旅为上,破旅次之;全卒为上,破卒次之;全伍为上,破伍次之。

    兵圣孙武子之所以不厌其烦地强调“全”与“破”之间的利害关系,就是告诫后人,不能轻视敌人为了求生而拼死一战的勇气,即便已经zhan有绝对优势也要避免付出不必要的损失。推而广之,攻城之法亦然,孙子曰:“围三阙一”,乃是给敌人预留一条生路,尽量减少己方遭到激烈抵抗的可能,瓦解敌军死战的决心。

    高平军在所有方面都占据了优势,唯独不可能付出很低代价全歼将近二十万人马的蜀军,而且高平国力有限,如若与蜀国结下深仇大恨,两国战火连绵,高平的国力难以承受长期战争姑且不论。周围虎视耽耽的南方列国,北面诸强都是很有兴趣来高平插一脚的,因此王植送给廖承志一张白纸,表示自己报不上显赫的战功。廖承志默许了王植的要求,君臣二人达成共识,只要夺得汉中郡的土地就足够了。

    汉中郡名义上隶属于关中,不过从地理条件看,北依秦岭,南靠大巴山的汉中谷地,既不属于干燥的关中平原,亦非天府之国巴蜀的一部分。从缴获汉中郡人口户籍看来,战端未起之前,汉中郡共有民户四万八千户,人口五十九万。单看人口结构,王植便能察觉出管制汉中郡的棘手。

    高平国中多是子女成年婚嫁后与父母兄弟分居,每户都是独居,而汉中郡明显是大家族聚族而居,平均每一户超过十口人。地方豪族的势力历来是政治家的难题,与豪族暂时达成妥协不能解决豪族独大带来的一系列包括土地大量兼并、隐藏客户、飞撒田赋等等问题,最严重的是外敌假若收买了豪族,到时内外生变,想想都要头痛不已。若是贸然动手想要铲除豪族,却不免有投鼠忌器之嫌,新来乍到的统治者更不适宜做这种事

    “好在我不是君主,这种事犯不着伤脑筋啊!”

    王植感叹一句,被旁的壮汉敲打了一下脑袋。

    “别忙着偷懒,整理好文书,我们要去郢都见大王呢!”

    这一趟攻略汉中的战役,王植特别要求驻守襄阳的骠骑将军韩则出兵襄助,终于如他所愿,蜀军见到高平军两支劲旅联手的架式顿时斗志全消,没费多大力气就击溃了蜀军的主力部队。只是庐陵卫军一支部队,很难在气势上压倒蜀军,自是免不了一场恶战。如今能减少自军伤亡数量,达成既定战略目标,王植才不在乎立下的功劳大不大,再大的军功能令死者复生吗?

    高平军的战果就是蜀军的噩耗,听闻数内丢失巴蜀门户汉中郡,蜀王腾戎拔剑斩碎了龙书案上的笔墨陈设。尤其当他十后见到原本驻守在汉中郡,现下丢盔弃甲、溃不成军的蜀军败兵之时,积蓄在心里的怒气一股脑地爆发出来。当场下令削去吕季、秦奉义、宋千秋三将的爵位,下狱问罪,并且抄家将其三族一并下狱等候发落。蜀王腾戎的暴戾脾气尽人皆知,无人胆敢冒犯天颜给吕季、秦奉义、宋千秋三人求

    吕季、秦奉义、宋千秋等三将都是蜀中世家大族的子弟,古王朝的时候已经是闻名天下的名门,可谓故交相识满天下,很快蜀国南方的部落联盟长老递上书信给蜀王腾戎,为战败获罪的三将求。部落联盟包含有众多南方山民村寨和部族土司首领参与,势力相当雄厚,蜀国历代君主屡征不下,只得用虚封官职的方式怀柔部落联盟。吕季、秦奉义、宋千秋等人的家族都与部落联盟的首领贵戚有姻亲关系,他们获罪部落联盟前来求并未出乎人们预料之外。

    倒是蜀王腾戎的回答很令众人吃惊,腾戎看过求的书信,勃然大怒,当场拔剑斩杀了送信的使者。然后下令驻守南方的蜀军出动,前去征讨部落联盟地区,顿时蜀国上下人等,朝野内外一片哗然。

    蜀军新败,丧师失地,正待修养生息恢复元气的时候,蜀王腾戎却一意孤行再起战端,莫非传国近三百载的蜀国,它的气数已然将尽了么?

重要声明:小说《岁月无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