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老螃蟹 书名:岁月无痕
    序章 天命始动

    统一的古王朝经历600余年的风雨土崩瓦解,外族入侵,盗匪横行.不到30年里中原人口减少2/3,大江以南也失去半数居民.

    入侵的外族并非同一民族,初期的合作基础随时间流逝不复存在,中原地区分为大小70余国,

    江南在古王朝灭亡时遗存的藩镇自立为王,共有10国.高平地处大江以北汉水以南的地区,扼守南北交通要道,为兵家必争之地.

    第一章 开篇

    廖承志在大政宫里拿着本书晃来晃去,他那里看得进去啊! 蜀国数万大军杀到自家后院来,虽说左将军王植不愧为当世名将,但眼下被好战成的蜀王腾戎盯上,当真头痛得很.

    探马回报说蜀军总兵力不足十万,如果考虑到汉中的十几万蜀军难保会出来增援,战场的变数就太高了。凭高平军这点家底,输不起也不敢输.

    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

    探马飞报军."启禀国主,左将军传来军报."

    廖承志打开火漆密函只见上面空无一字,他却笑了起来.

    "老毛病又犯了,应该不会有事吧!"

    大片林间空地横七竖八倒下的尸体和林火都说明战局的惨烈,看死者的服饰大多属于同一部队.

    王植立于高坡之上关注着战事进展,

    蜀军骑兵部队开始受到重创始终无法恢复秩序重新编队,现下剩余的蜀军骑兵不满千骑,基本够不成威胁了.

    敌军前卫部队也损失殆尽,后卫部队与中军分离被消灭只是时间问题.

    王植指挥中军缠住唯一尚在有组织抵抗的蜀军中军,

    高平轻骑兵从两侧分割包围敌军,重步兵组成枪盾方阵潮水般轮番冲击蜀军阵营,后方两万弓箭手齐的箭矢遮蔽阳光,

    八万之众的蜀军只剩下主将吕季的三万中军维持抵抗,可惜等高平骑兵扫外围回援,他的末也就到了.

    突然,远处西方一股黑烟直冲云霄,早已料到有此一劫的王植叹息一声,下令全军撤退.

    蜀军还没明白过来,高平军已经不见踪影.

    王植突然地撤退出乎吕季预料,虽说双方初次交手,吕季早已听闻高平左将军王植的威名,

    南船北马的定律在他上失效,王植对骑兵的运用毫不逊色于北方游牧民族的将领.

    目前己方兵力损失过半,高平伤亡不足5000人,却撤退了.照兵学常理讲理应追击,吕季苦笑着看了看边血染战袍的将士们,他们刚刚为活命尚可一战,如今叫他们追击敌军,说难听一点根本没有胆量.

    今天对方攻击,己方防守尚且伤亡惨重,若是敌军不曾撤退双方谁会见不到明的太阳呢?

    吕季半生戎马未曾怕过谁,今天他真的只希望全而退,当即传令拒险扎营.

    退走的高平军并未走远,停在10里外一处山谷中安营下寨整军休息,经过一整天的鏖战人困马乏的高平军开始恢复精力.

    王植没有去睡觉,他在等待对手翻开所有底牌.

    吕季受命统兵八万出汉中东征襄阳,本以为会与高平军骠骑将军韩泽交手,不想半路受到王植伏击,仅一天伤亡已近6万,本部1万骑兵悉数被歼,携带的粮草也遭火攻烧了个干净,手下饥肠碌碌的将士只能冀望打点野味充饥,可是战场周围鸟兽惊散,大部分人喝到些开水便疲劳的睡去.

    黄昏时分鼓号大作,吕季以为高平军前来劫营急忙披挂整齐出寨迎敌.

    看清旗号才发现是本国大将秦奉义.宋千秋统帅的援军,双方合兵一处.秦宋二将见满营伤兵的惨象,动容询问原由.吕季讲明经过,三人定下进兵计划后分头布置各自回帐.

    午夜时分,营寨周遭杀声四起,

    王植亲率一万轻骑兵夜袭,却只放了几轮火箭便消失在夜色中.

    扑灭火势的蜀军刚歇息高平军又杀了回来,

    一夜蜀军无人安枕.吕季属下兵士苦战一,晚上无法休息,士气低落任凭吕季鼓动也无法振作精神.蜀国援军皆疲不能兴,三将和议决定暂时撤军退守荆关.

    荆关位于汉水上游为通行巴蜀的重要关隘,地势险峻易守难攻.

    蜀军负责防卫荆关的主将原本就是吕季, 此次点兵出征时守军精锐几乎抽调一空, 而驻守汉中的蜀军部队也在秦宋二将带领下出兵支援前线关防极为空虚.

    蜀国大军的早饭刚刚做好没来得及动筷子, 荆关飞马来报, 数万高平军夜袭荆关十万火急. 三人吓的魂飞魄散,

    荆关失守非但出征将士断绝粮道退路, 汉中也门户洞开随时会被攻占.

    吕季等三将慌忙拔营起寨, 带领蜀军回援荆关.

    其实进攻荆关的部队只有三千余骑,多置火把旌旗大造声势, 黑夜里守军慌乱中无暇辩识真伪, 以为高平全军突袭. 留守的偏将恐怕五千蜀军难以抵挡,同时派出传令兵, 向前线的吕季和汉中的守将风海求援,

    风海手下统兵虽逾十万,然星夜调集只能调遣八千骑兵急速驰援荆关. 到了地头却见不到高平军的影子,

    原来半夜时分攻城部队便已撤退, 虚惊一场的汉中蜀军总算能安心的休息.

    吕季等三将所统帅的蜀军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孙子兵法有云:“军争为利,军争为危,百里争利则擒三将军。”急行军历来为兵家大忌,士卒体质强弱不一,行军三十里体弱者就会落在队尾,五十里就会掉队,急行军一百里以后,能够按时到达目的地的士卒人数就只有原来出发时的十分之一了。

    蜀军三将无一不是久历战阵的宿将,主将吕季更是出武将世家,他的祖先吕纬曾经追随古王朝的第十一代皇帝光武帝李孝先三次北讨匈奴的瀚海战争,立下无数汗马功劳。岂料后来吕纬居然在征伐南越叛乱的途中感染瘟疫,回军行至蜀地便不治亡。吕氏一门从此长居蜀中,亦是当地望族之一。

    统军的三将不顾兵家大忌的行为非是无因,蜀王滕戎好大喜功自登基十年以来,蜀军北征南讨大小战争不下数十次。虽然每每损兵折将,滕戎尤自乐此不疲,惹得列国耻笑,人皆称其志大才疏。对外作战虽是外行,滕戎对内部经营甚是用心,心腹密探遍布蜀中。几次有将领生出异心,尚未露出行迹便被密探查获,吕季这样的宿将更是监察的重点目标。所以蜀军不怕战败,战败未必受到惩罚,可是大王倘若怀疑你不够忠心......那么你全家的人头就在脖子上长得不大牢靠了。

    因此明知急行军驰援的风险与害处,吕季等人还是毅然下了决心。从昨驻军的大营到荆关路程有60余里,今蜀军全力行进也不过走了40多里,天气炎急行军数十里的蜀军士卒个个汗流浃背疲惫不堪。吕季看看散乱的行军队形,苦笑一下,说道:

    “中军官,传令下去,全军就地埋锅造饭!”

重要声明:小说《岁月无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