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小僧是安倍睛明

    江思颖今天没去上课,急匆匆吃完午饭此时正对着镜子化妆。

    (身shēn)后传来老妈宋婉茹的唠叨声:“画那么好看有什么用,一天天不去上课,连个男朋友都带不回来,你看隔壁你刘叔的小儿子,前段时间不是在追你吗?人家有钱长得又帅……”

    江思颖回怼道:“我长得丑,而且还穷。”

    她匆匆收拾完,背上小包就要出门。

    宋婉茹生气地拦住她,狠狠地戳着江思颖的脑门:“哎,怎么跟妈妈说话呢,你这是又去哪?我告诉你,不准你再跟那个司南来往,这小子我看他从小就没前途,爹娘都克死了!你跟着他,你下半辈子就完了!”

    江思颖顿时急了:“妈!有你这么说话的吗?我们两家好歹也是世交,你这人怎么能这样!”

    宋婉茹比江思颖还要生气,大叫着:“我怎么样!我怎么样!我就是瞎了眼嫁给你老爸,一天天就知道打拳,你们江家的世交跟我可没有关系,反正我不管,你要是跟司南好上了,我就不活了!”

    江思颖的父亲江大鹏原本在沙发上看电视,这时回过头冲江思颖笑着做了个加油的手势,乜嘢了宋婉茹一眼,用嘴型发泄着内心的不满。

    如此惹得宋婉茹更加生气,瞬间扭转了矛头:“女儿都要被人拐跑了,你就知道看电视看电视,一点都不管管,都让你给惯坏了!”

    江大鹏谄媚地献着笑:“司南那孩子就是调皮了点,没你说的那么不堪,再说了,司南他爸当年可是救……唉,往事不提,往事不提,思颖呀,你要对司南好一些,这孩子不容易。”

    宋婉茹拿起花瓶甩手砸过去:“江大鹏!你说的是不是人话!什么叫对司南好点,我闺女就活该给别人当佣人是不是!老娘一天天伺候你,还要养个小白眼狼,我多容易,我欠你们老江家……”

    江大鹏早就习惯了这种扔花瓶式的交手,头都没扭单手稳稳接住花瓶,干咳了几下不敢作声了,自己的媳妇自己明白,真要惹急了她,今天晚上就别想在家睡觉了。

    江大鹏祖上几代习武,典型的一介武夫,要论打架十个二十个人他也不怕,唯独见了自己那母老虎一般的媳妇和小老虎一般的女儿就立刻怂上九分,这娘俩简直就是基因遗传的最完美体现,那暴躁的(性xìng)格如出一辙。

    更何况江思颖的母亲宋婉茹的也不是一般人,当年江大鹏和她就是在比武擂台上相识的,宋婉茹的蔡李佛拳打得出神入化,比江大鹏还要高上几分,真动起手来他确实不是个儿,而且宋婉茹的母亲那可是冠绝武林的严芳,这老岳母(身shēn)手怎么样江大鹏不知道,但护犊子的功夫绝对是世界级的。

    当年刚结婚时,他一个气不过跟宋婉茹还了句嘴,当天晚上四个小舅子就拎着菜刀上门了,还有两个大舅哥更是领了几十口子武术界的大佬堵门要揍他……这样的母女再加上小祖宗江思颖,他是一个都惹不起,此时只能假装什么都听不见,专心致志地看起了电视。

    江思颖冲江大鹏吐了吐舌头,学着江母的样子扭头晃脑一番,然后撩起肩包出了门。

    今天也不知道司南哪根儿筋没搭对,居然破天荒的要请江思颖看电影,也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江思颖确实满心的欢喜,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了,只要是司南做的事,无论干什么她都喜欢得不得了。

    司南早在星巴克坐着了,端着下巴一脸迷茫地看着玻璃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这段时间他仿佛一下就看破了人生,在他眼前走过的路人就像一本本写满了历史的书,那不是人,而是一段段行走的故事。

    也许这些人并不是真的存在的,司南觉得自己被困住了,困在这个虚假的世界里。

    江思颖黑着脸走进星巴克,一眼看到双眼愣神的司南,还以为这家伙犯了花痴,本来她心(情qíng)就不好,此时更是火上浇油,一(屁pì)股坐在司南对面,哼了两声。

    司南被惊得回过神,看到江思颖写了满脸的“我不开心”,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我的大小姐,谁又惹了您了!”

    江思颖指着司南的鼻子:“你!”

    司南嘿嘿笑了笑:“我是你妈呀。”

    “你这个花心大萝卜,臭死男!”

    司南被凶得一头雾水,这才明白小丫头肯定是和家里吵架了,摇了摇头:“上次怎么爸爸是怎么教育你的?又给忘了?不是跟你说了,永远不要和父母吵架,因为你吵不赢的时候只有挨骂,当你吵得赢的时候只有挨打。就宋阿姨那个(身shēn)手,你跟你爸两个人都未必是对手……”

    他忽然想到有一次去江家吃饭,饭桌上谁也没说话,但气氛忽然就莫名其妙压抑起来,稀里糊涂的宋婉茹和江大鹏就动起了手。

    开始还是在桌子下面互相用脚过招,后来打得激烈连桌子都掀了,再后来司南眼睁睁看着江大鹏挨了十几个嘴巴子,吓得连口水都没敢喝就跑了。

    自那时起,他就知道江思颖一家人不好惹。

    江思颖没好气的回道:“说吧,为什么请我看电影,你可不是那么好心的人。”

    司南嘿嘿讪笑:“那什么,我这叫重新做人嘛。”

    “切。”江思颖嘴上不屑的嗤着,心里却甜甜的,难得司南向自己服软了一次。

    司南这才问道:“跟我讲讲你是怎么入画的?世界上70亿人,每次进去13人,结果咱们两个一起入了画,这个概率出奇地高,中彩票都没这么巧的,我觉得不对劲。”

    江思颖被司南调离了注意力,也忘了自己还在生气,歪着脑袋想了想,这才说道:“那天不是说好了一起去看画展吗,我就在展厅外面等你,可是一直等到快要检票了你也没来,我以为你不会来了……你这个臭死男放鸽子可是一把好手,所以我就先入了场,结果那场画展根本没什么人参观,我就在展厅里漫无目的的看。”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接着我就被墙上的一幅画吸引了,那幅画是艺术处理过的泛黄照片,内容是傍晚的远山和古村,雾气沉沉看起来透着一股子怪异,我看了几眼觉得头疼,可是当我想从画面上抽开眼睛时,却发现画面越来越来大,越来越近,一个错觉让我觉得自己正在走进照片里,结果我就真的走进照片里了。”

    沉默,江思颖的话说得很快,司南不断地回忆着自己入画的场景,竟然和江思颖一模一样,唯独不一样的是,江思颖是去看了画展,而司南是被一个和尚拿着画弄进来的。

    “你呢?”江思颖回问道。

    司南皱了皱眉头:“那天我去找你的路上,遇到一个和尚在路上烧纸,我多看了两眼就被他用妖画弄进来了。”

    江思颖顿时一瞪眼:“和尚!”

    “怎么?你认识?”司南不解。

    江思颖试探(性xìng)的问道:“是不是僧袍上写着‘东京和尚’的人?”

    司南激动得差点站起来:“你怎么知道!?”

    江思颖向司南(身shēn)后看去,那个光头的(日rì)本和尚正在对面坐着:“他……就在你背后。”

    司南回过头,顿时看到了东京和尚,那小和尚眉清目秀却透着一股子怪异,他气愤地站起来转(身shēn)就走了过去。

    江思颖怕司南冲动,也急忙跟了过去。

    司南一(屁pì)股坐在小和尚的对面,目不斜视地盯着和尚的脸。

    小和尚原本正低着头在喝茶,此时抬眼瞧了瞧:“施主,为何用如此(爱ài)慕的眼神看着贫僧?”

    司南回怼道:“没事,你继续喝茶,我就是想看看衣冠禽兽长什么样。”

    “阿弥你个陀佛。”小和尚双手合十,嬉笑道:“施主认错人了,你想看衣冠禽兽的话,镜子在那边。”

    司南冲江思颖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堵住小和尚的去路,这才说道:“小和尚,我看你是五行缺(日rì),信不信小太爷把你脑袋上那九个戒疤抠下来。”

    小和尚淡然地笑了笑:“施主,小僧五行缺你,而且你且看过来,小僧这是十二个戒疤。”

    司南心口暗跳了一下,戒疤的风俗是从元代开始的,当时有一个叫志德的和尚他深受当时皇帝的推崇,他在传授佛法时就规定他坐下的弟子必须在头顶留下戒疤,以此来断绝前程往事,一心向佛。

    在元代之前是没有戒疤的,电视剧里鲁智深脑袋上有戒疤,显然属于业余编剧。

    而且,戒疤只有得到高僧才能点,头上的戒疤越多就代表和尚的等级越高,一般有一、二、三、六、九、十二,十二点表示是受的戒律中最高的“菩萨戒”,这也是真正得到高僧才有的。

    面前这个小和尚看起来不过二十岁左右,居然就有十二点戒疤,只能说明两件事,要么这是个假僧人,要么这是个高僧!

    司南忽然平静下来,他依旧看着小和尚,平静地问道:“你是谁。”

    小和尚虔诚地合十双手:“小僧,安倍睛明。”

重要声明:小说《在画里当神的日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33章 小僧是安倍睛明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