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我本来都想从良了!

    通往比赛峰的入口,就在这个房间背后。一条小道穿行在山脊之上,山脊两边有很多小道不断,有山下的修士从下边涌上来。这些修士大多衣着比较朴素,应该多是一些散修,没有钱做传送阵,所以需要提前几个月动(身shēn)。

    散修素质良莠不齐,都是一些办事随心,喜欢无拘无束的人。

    散修的两极化比较严重,很多散修里的大人物很富有,(身shēn)上抢夺了不知多少财物,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鲜血。

    而更多的是一些默默无闻之辈,无意间得到一本修炼功法,然后就自己摸索着修炼。这些人不光实力不强,而且(身shēn)上财物也很少。

    当时张乐道就最不喜欢这类散修,费好大劲好大算计结果最终所获极少。

    正走着,忽然陆子千对张乐道说。

    “师父,你看那便好像丫丫姐!”说着陆子千指向一个方向。

    那个方向是一个从山下上来的路口,正有一群人围着几个女弟子。

    张乐道定睛一看,人群中确实有一个人长得很像丫丫,不过相隔太远看的不是很清楚。

    张乐道连忙带的徒弟向那边跑过去。

    “我说你个小娘皮,你这不知道那不知道你知道啥?”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那几个小丫头不断的道歉,可是那个三个大汉依然喋喋不休的在辱骂着。

    “我们已经去找师姐了!师姐马上就来。”

    张乐道赶到就听到这么多,不过仔细一看,除了(身shēn)形相似以外,不是丫丫就瞬间舒了一口气,转头想走却见陆子千紧紧站定不动。

    “怎么?”张乐道诧异。

    “师父我们出去主持一下公道吧!这三个大汉欺人太甚了!”陆子千眼神有些迫切

    “你打得过他们三个吗?”张乐道白了陆子千一眼。

    “打……不过,他们都是元婴期。”陆子千有些失落。

    “元婴期是修士的分水岭,常有人能三年元婴,百年后还是元婴!你可知为何?”

    张乐道岔开话题。

    “徒儿不知。”

    “元婴期开始修炼神魂,神识不够凝练,无法化神,而神识除了少数功法,根本没法淬炼,只能靠时间。所以同样是元婴期,有的修炼已百年,有的修炼了数十年,有的才刚刚进入。”

    “师父所言何意?”

    “元婴最难知深浅,不要去找死!”张乐道说完转头就要走。

    “可,师父!”陆子千忽然有些急了,抓住张乐道衣服不放。

    张乐道回过(身shēn)来看见那三个大汉计划对这些女弟子动手了,陆子千才急成这样子。

    张乐道很不(情qíng)愿,师父以前教过自己,多管闲事的人必将死于多管闲事!所以除非关乎自己在乎的人,张乐道从来不喜欢多管闲事。

    不过看弟子如此在乎,张乐道也不好再旁观,掏出长老令就要上去

    “住手!”

    本来看(热rè)闹的人群中忽然走出一个穿着破烂的少年,看起来很阳光,不过皮肤很苍白。张乐道见过他,是那个墨子墨!

    “是他!”张乐道和陆子千都轻呼一声,因为他们根本没想到在这会遇到这个怪异的少年。

    不过回想起来也算正常,他和自己传送铭牌差的并不远,在这遇到也算是意料之内。

    “哦?你什么事?”三个大汉放下抬起的巴掌。

    “师父们说过,随便动手打人是不对的。”少年声音很稚嫩,但很铿锵有力。

    “小(屁pì)孩不要多管闲事!我们三兄弟刚刚钱袋子被偷了,周围只有他们几个,你说住手就住手?”

    “可他们已经叫师姐来出来了呀!大不了赔你就是了!”少年表(情qíng)有些疑惑。

    (身shēn)后的人群早就议论纷纷了

    “哼,等他们后台来了,如何还肯还我们三个的钱!少多管闲事,滚!”说着三个大汉不再理会,继续紧((逼bī)bī)几名冰雪阁弟子。

    “冰雪阁不是正道宗门吗?怎么会干出来这种事?”

    “他们是黑风山三煞,在外边恶名远扬,他们说的还真不一定可信。”

    “哎!谁知道呢,听那三人说一人丢了十万金币,呵呵,还丢那么整齐,我看八成是讹人。”

    ……

    “多少钱,我赔你便是!”少年掏出自己的钱袋子给三人扔过去。

    “嗯?就两万金币你打发叫花子呢!妈的不识趣连你一起揍!”说着黑风三煞收起少年的钱袋子,两人去对付几个少女,一人来对付这个少年。

    众人围的圈瞬间变大。

    少年眼睛忽然寒芒一闪,杀气四散开来,紧接着很快就压制下去。

    少年速度很快,抓住飞袭过来的拳头,一(身shēn)正气萦绕在周(身shēn),紧接着正气((荡dàng)dàng)开瞬间冲散老大的一(身shēn)煞气,一个过肩摔砸在地上。

    少年神识瞬间锁住对手,忽然抬起拳头就要直砸面门。

    再看地下躺着的三煞的老大,眼睛瞪大,一只手捂住脸,面容上只能看到恐惧,下体早已屎尿齐留。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黑风山老大精神早已错乱,不断念叨着这一句话。

    少年在拳头距离黑风三煞老大脑袋还有半寸的地方停下。

    动作静止了好一会才放了下来。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场面瞬间安静,没人敢大声喘气。

    两个兄弟对数名女弟子的攻势还没展开,就截然而止。

    其实他们清楚,他们只是做做样子,冰雪阁的人是不敢真的动手的,吓唬吓唬让他们把钱交了就行了,老大那边才是真打。

    可谁知老大眨眼间就躺到了地上,而且毫无体面,精神错乱。

    “呀!我们兄弟(情qíng)同手足!你给我拿命来!”两人一看急了,直扑过来。

    少年(身shēn)上那层白色元气轻轻一((荡dàng)dàng)

    “轰”一声巨响,两人被扫飞出去,砸在了栏杆上,嘴角满是鲜血。

    “都住手!”这次来的是另一个中年女子,约莫四十岁上下,当然修真界可不能只看外表,很多驻颜有术的老妖怪,几百年了可能还和正常人二十多岁一样。

    “啊,四长老!”那几个受惊的女弟子瞬间跑向四长老。

    “到此为止吧!送他们去疗伤!”长老本(身shēn)就对打扰到自己修炼不满,来到这根本不想问那么多。

    很快众人都识趣的散开,就连那墨子墨也不知何时消失了。

    张乐道和陆子千自然也不敢多停留。

    “如何?”走在路上张乐道问陆子千。

    “没有足够的实力,就只能被欺负,就算我

    们刚刚出手,也会是被打的料。”陆子千神(情qíng)有些失落。

    “错!”

    “嗯?还请师父指教!”

    陆子千不解的看向张乐道。

    “为师还有一门独门绝技没交给你,想不想学?”

    “啊?想!当然想!”

    陆子千一听立马斗志昂扬昂扬。

    “那走,我们跟上那仨钱袋子!”

    “师父那是元婴期高手。”

    “他们受伤了”

    “受伤了也是元婴期高手呀!你刚说过的不要惹元婴期高手!”

    “还学不学!学就少废话!”

    “哦~”

    ……

    “妈的真倒霉,讹个钱都能遇到这狠人。”黑风山三煞老二说到

    “可不是嘛!大哥现在精神错乱,我们还参加吗?”老三附和。

    “别杀我,别杀我”大煞神(情qíng)依然露出恐惧。

    “哎!”二煞和三煞长叹一口气。

    “如果那个少年也是来参赛的,谁能打得过?”

    “妈的,这变态怎么这么厉害!我看他至少得化神吧!”

    “不清楚,但没注意到他的神识,想来不会太高,顶多也就是元婴,只不过(身shēn)法好,那一(身shēn)正气功法还正好克制我们邪修。”

    “按照三天后开始比赛,我们的伤势根本修复不了多少!”二煞有些气急败坏。

    “哎!这冰雪阁摆明了看到吃亏的是我们,才这么简单的息事宁人!简直可恶!”

    “哼,如果不是那小子出来捣乱,说不定我们已经拿到钱了!哪怕被赶出去,30万也不虚此行了!”

    “现在大哥这个样子,我看我们干脆回去得了!”

    “现在在冰雪阁好歹没有生命威胁,我们现在的状态回不到黑风山就会被仇家剁了!先在这里养伤吧!大比至少得持续三个月,足够我们恢复巅峰了。”二煞冷静下来细细分析道。

    “二哥所言极是!”

    “确实有道理,但怎么不得给冰雪阁交点保护费?”

    忽然一个声音在他们所走的道路周边响起。

    “谁,是谁?”黑风二煞和黑风三煞猛然大惊。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路过留下买路财!”

    张乐道和陆子千从一片满是积雪的巨石后走出。

    因为也是因为冰雪阁所有峰顶都是积雪没有树林。两人只好选了一个小路的拐角处,在这里静候黑风三煞的到来。

    “哼哼,我到是谁呢!我们兄弟二人虽然(身shēn)受重伤,但是也不是你的小小的筑基金丹期修士所能撒野的。”

    三煞看到两人,提起的心放了下来,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和那个少年的交锋中自己(身shēn)受重伤,但收拾一个金丹期和一个筑基期,还是不在话下。

    “我当然知道打不过你们,不过我捡宝向来只靠脑子。”张乐道一脸嘲讽,看着两人就像看到了一堆金币。

    “3,2,1,倒!”随着张乐道的声音落下,三人应声倒地。

    “唉,本来我都计划从良了呢!”张乐道幽幽一叹。

    (本章完)

重要声明:小说《极速道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十章 我本来都想从良了!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