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行有行规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七袋 书名:城市留着屋檐
    邝副走了,赵青成却好半天没说话。

    周华青看了赵青成一眼,吓了一跳,赵青成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而且还有些垂头丧气的感觉,这在赵青成,从自己进了天安,可是从来没有过的。

    周华青知道赵青成为的什么,小声说道:“赵总,那事我已经办好了。你不必再放在心上,比起您对天安的贡献,那实在不算一回事。”

    周华青说的真话,自从那次谈话后,周华青是真的从内心感谢赵青成对他的知。中国不是有句老话吗,士为知己者死,何况没到那个程度。那么,能为赵青成做点事,也算是知恩而报。这就算那一分浊吧。

    实际上,周华青认同了那一分浊之后,公司的事那真是顺风顺水起来。以周华青业务的水平,对财经制度的熟悉,那些看起来壁垒森严的条文规定,漏洞却无处不在。

    赵青成摇摇头:“老周,人都有弱点哪。”

    “赵总,”周华青不善于转弯抹角,说:“我保证,经营部的事不会有任何问题。主要是那笔转出去的现金,我和张帆通融了一下,这笔现金既然投入股市,只要股票还在,那么所有的盈亏那只算浮盈和浮亏。只要不平仓,就可以不计入损盈。我把这个账转入到张帆那里了。只要她那里不出漏洞,别人绝对抓不着什么把柄。”

    周华青只把大概意思说了,具体怎么((操cāo)cāo)作,周华青用不着说。赵青成当然也不会傻到去问。这种事,心照不宣。这是老周和别的副总打交道学到的本事。

    之前,他总是会把某一个财会上的难题如何如何破解讲给对方。没想到,对方一听,连忙打住了。老周,你怎么做我不管,这对咱俩都好。周华青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一拍脑袋,自然就什么都明白了。

    这样的不清不楚,对于两个人来说,前者不用担责任,而他周华青也没给人留下把柄。

    这就是行规啊。

    赵青成点了点头,说:“谢谢你啊,老周。可是,这小牲畜以后怎么办呢?我是说,他还有没有以后呀,以前顾不上家,后来呢,老想着算是还欠他的债,可这债不能还一辈子。以后他干点什么呢。”

    原来,封子修的到来,也意外让赵青成想起了宁老头。老头子在位的时候,是一世清官,两袖清风。那会,赵青成想要请老头子出来吃顿饭,老头子还大光其火。

    没想到退下来以后,封子修居然不过用两只火腿就能请他出来当一回说客。人的变化就是这么大,而自己早晚也有退出来的那天哪。

    周华青说:“这事我也想过,我觉得先让他到张帆那里也不错。”看一眼赵青成,“我的意思是,让张帆带一带他。我觉得,这比在邝副手下要好得多了。”

    赵青成道:“你也这么想?”

    周华青说:“是,而且,你让他到张帆那里,还得给他一个职位。”

    赵青成故意说:“这恐怕不行,我怕他不仅给我再闯祸,还怕他给张帆惹下麻烦。”

    周华青说:“做个副手,暂时让他有职无权。经营公司是二级子公司,让他平职调动。这从一个侧面证明经营部没有什么问题。只是正常撤销而已。”

    赵青成看着周华青,周华青有些不好意思。说道:“赵总,你不会觉得我变得太快了吧?”

    赵青成说:“不,实际上,到了我们这个年纪上,再怎么变,本质是变不了的了。那些被弄下去了的,都说是条件变了人才跟着变。我根本不信。人啊,要没有那节多余的肠子,又怎么会患阑尾炎。”

    周华青一听笑了,点头连说高明。

    赵青成接着说,“所以啊,老周,你我都是什么样的人,你们都心里有数。别看我现在前呼后拥,这偌大的公司,我能信得过的,也就你和张帆。那次我不让你走,明是为公司,实际是为我自己,我不能一条腿跳来跳去吧。”

    “赵总,我……”

    听了赵青成此言,周华青大受感动。告辞出门的时候,竟和赵青成握了握手。这也是相处几十年来的第一次。而这一握,真叫做是无声胜有声。

    就这么定了。

    周华青走后,赵青成挂通了张帆的电话,和张帆说完了赵强的事,事(情qíng)说完了,正准备挂电话呢,听见张帆还在说话,也没听清她说什么,电话里却又传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

    “您好,赵伯伯。我代我妈妈,向您问好。”

    “你好。”赵青成说,他听不出是谁,“你是……哪位?”

    “你猜?”

    什么?我猜?赵青成一下子就火了,这个张帆,搞什么鬼。

    “你把电话给张帆,让张帆和我说话。”

    “要是我不给呢?您是不是在吹胡子瞪眼睛啊?”随着这句话,电话那头,还传来一阵笑声。

    赵青成把电话从耳边拿到面前,看着,是电话出毛病了,还是张帆出毛病了。不对啊,刚才接电话说是在营业部里啊。

    张帆本来是把电话给季雨林,结果不等季雨林伸手,就被萧敏抢过去,张帆知道,“咕咚”来了。这会,电话在萧敏手里,抢回来自然不行,不抢回来,赵青成在电话那边还不知道要发多大的火,吹胡子瞪眼睛那是轻的。

    赵青成不知道那边到底怎么回事。张帆是个很有节度的人,绝对不会轻易把电话给别人,让自己和别人说话。因此,又把电话放在耳边。电话那边还在叽叽咕咕。

    “是不是大家都怕你啊?我看张帆姐姐脸色都变了。你是不是很凶呀,我一点也不喜欢凶霸霸的人。”

    真是莫名其妙,赵青成打断萧敏的话,还是那句,“你叫张帆和我讲话。”

    萧敏不吃这一(套tào),说:“我话还没讲完呢,我不喜欢你,但我话要说完,我喜欢像刘小青阿姨,还有季伯伯那样可亲可(爱ài)的人。还有呢,就是师伯伯也比你好玩。好啦,我话说完了。”

    “喂,你等等,”赵青成听出来了,女孩的口气,可能是季雨林的女朋友,心里一下子好笑起来,你季雨林也倒运啊,那么好的一个男孩,找个这样的横不讲理的女朋友,这刘小青和季长风,也都是厚道人,肯定都只会压季雨林的头。那季雨林这辈子还有什么出头之(日rì)。

    于是半是说笑半是教训,“你也(挺tǐng)凶的嘛。我告诉你啊,你可不要欺负小林噢,你不是说我凶吗,刘小青和季长风好惹,我这个季雨林的赵伯伯可不好惹,欺负了季雨林,我会帮他出气的。”

    “我才不是什么季雨林的女朋友。”

    “那你是谁?”

    “刚才我叫你猜啊。你猜都没猜,就想要我告诉你?”

    一个回合下来,赵青成虽然还是不明白这个女孩是谁,但知道她和季长风,刘小青都很近,似乎和师仪也认识。心里好笑,觉得怪好玩的,(性xìng)(情qíng)一开,就和她较起劲来了。

    “你要叫我猜,总得有点提示吧,我把电话给别人,我办公室随便叫一个,让他和你说话,你猜得到他是谁吗?”

    赵青成这么一说,萧敏觉得很有理。想了想说,“好,我就给你提示,你不要挂电话,电话是我抢过来的,以后也不准骂季雨林和她的张帆姐。”

    “好,不挂电话,更不会骂季雨林和张帆,你说你的提示。”

    萧敏想了想,这提示还真不好给,看了一眼季雨林和张帆。捂着电话说:“赵伯伯猜不到我是谁,要叫我给他提示,我给他一个什么样的提示啊。”

    这两个人刚才一脸的紧张,尤其是张帆,现在知道赵青成竟然和萧敏玩起了游戏,一下子轻松下来,脸上带笑。互相看了一眼,也想不出该怎么给这个提示。

    还是萧敏反应快,不等别人提醒,对着电话说道:“我姓萧。”

    季雨林和张帆又互相看了一眼,眼里是很佩服的意思。萧敏跟着妈妈姓,赵青成可能想得到,也可能想不到。

    赵青成一听姓萧,心里一动,联想她刚才说到季长风,刘小青以及师仪,竟然马上猜对了一半,“姓萧?你是萧潇的侄女?”

    “错。”萧敏马上判错。

    很可惜,如果赵青成说的是,你姓萧,你是萧潇的什么人。那么,即使不算答得不完全,那么难题也就踢了回去。

    这个一错,赵青成忽然就失去了兴趣。说道:“小丫头,我不和你玩了,我还有事。”想了想,又加上一句,“你下次是见了你季伯伯和刘小青阿姨,代我问一声好。”

    本来萧敏还想再给赵青成一个提示,听赵青成这么说,一下子不高兴了,但因为赵青成说了找问季伯伯和刘小青阿姨好,想起自己也有那么一个代问好的任务,于是说道:

    “你的任务我一定完成。我也有个任务,我妈妈叫我,假如见到你,也要我代她向你问声好,并且谢谢你。”萧敏说完,把电话递给了张帆。

    赵青成听到萧敏最后一句话,心念不由得又是一动。电话里连叫等等。张帆一听,又把电话给了萧敏。

    “你说到你妈妈了,那你再给我一次提示好不好?你妈妈要谢谢我什么?”

    萧敏本来不想再理会,但看到张帆和季雨林都一副怂恿她的表(情qíng),于是说道:“下乡那天,我妈妈的背包的散了,有个人……”

    “你是萧潇的女儿。”

    “正点。”

    “你当真是萧潇的女儿?你跟你妈妈姓?”

    “我可没那么搞笑,要冒充别人的女儿。冒充长辈还差不多。”

重要声明:小说《城市留着屋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十七章 行有行规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