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回 痴情多少(3)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庸木 书名:九阴真经
    独孤求败熬好一碗药,端到阿文面前,轻声道:“阿文,该喝药了。”阿文慢慢将药服下。独孤求败道:“阿文,这几天感觉怎么样?”阿文道:“比以前好多了,只是咱这宝宝已十个多月了,却还是不肯出来。”独孤求败轻轻笑道:“不要着急,田婆婆已经说没事了,田婆婆是世上最好的医生,你就放心吧。”阿文道:“咱们在这儿已住了好几个月了,多亏了岳盟主和田婆婆,不知该怎样感谢他们才好。”独孤求败道:“我自会去感谢他们,你现在要做的是安心养好体,什么都不要想。”阿文倚在独孤求败旁,轻轻点点头。

    自从武林大会结束后,独孤求败和阿文便一直住在泰山。岳云行将泰山派最好的房间腾出来,每细心招待,独孤求败虽然与岳云行相交甚厚,但仍感觉过意不去。神医田婆婆也跟着留在泰山,为阿文治病。这几个月来,经过田婆婆的精心医治,阿文病见好转,独孤求败自是感激不尽,但在此期间,田婆婆的儿子田向志为帮助明教抗击朝廷,不幸遇害。那田向志是田婆婆的唯一儿子,田婆婆虽在人前无有任何显示,但独自一人时候,常常默默垂泪。独孤求败看在眼里,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独孤求败扶阿文躺在上,看着阿文将要临产,心中既高兴又担忧。不多时,田婆婆推门进来。近些天来,田婆婆每都要过来为阿文诊治。田婆婆检查完阿文体,面露笑容,道:“阿文母子已无大碍,我推测这几就会临产。”独孤求败道:“田婆婆救了阿文母子命,如同救了独孤求败命一般,田婆婆大恩,在下必当誓死报答!”田婆婆道:“独孤大侠言重了,为医者的职责便是救死扶伤,怎能说什么报答不报答?况且为阿文医病,老更是义不容辞。”独孤求败道:“大恩不言谢,若田婆婆有用得着独孤求败的时候,独孤求败在所不辞。”田婆婆笑道:“独孤大侠说如此话语,真让我这个老婆子过意不去,独孤大侠休要客气。我再给阿文开两幅药,吃了药后要好好休息,不要走动太多。”独孤求败点头应是。阿文感激道:“多谢田婆婆!”田婆婆笑道:“独孤大侠已说不言谢了,你却又谢我这老婆子了。”阿文不微微而笑。

    田婆婆开了药方,嘱咐了一番,便起离去。独孤求败送田婆婆出了房门,田婆婆道:“阿文脉象正常,但阿文胎象却有些奇怪,我是从未见过。我想也无大碍,但切记阿文要好好休息,一定不能走动太多。”独孤求败道:“田婆婆费心了,我一定按田婆婆吩咐去做。”田婆婆道:“今天,江湖各派掌门将在泰山聚会议事,商讨攻?蛏比宋奘拇竽坊粕眩粑淞指髋汕叭スゴ蚰歉龃竽罚仙硪蚕胨嫱叭ァ蛑臼峭龇蛭ㄒ谎觯龇蚶胧朗保V鑫乙欢ń蛑狙蟪扇耍墒窍蛑靖崭粘扇耍幢淮竽坊粕焉焙Γ仙硭湮涔Σ患疲惨叶ǔ稹?”独孤求败道:“若江湖各派攻打黄裳,我也会一同前去。黄裳与我曾有一面之交,此次我去后,定要探个究竟,倘若黄裳真是杀害向志和江湖数百名弟子的凶手,我定会和他誓不两立!”

    田婆婆道:“独孤大侠不可如此,现在阿文临产在即,独孤大侠需要好好照顾阿文。我已给泰山派的华大夫交待过了,华大夫这些子将照看阿文,我已将阿文所需的药方都给了华大夫,按我方子用药,阿文不会有事的。”独孤求败道:“田婆婆如此费心,独孤求败感激不尽。独孤求败人在江湖,便会替江湖伸张正义。独孤求败此次前去,一是给众多离难的江湖弟子讨个说法,再者田婆婆对独孤求败如此大恩,独孤求败前去,心中会稍许安定。”田婆婆道:“若在平常时,我定会求独孤大侠诛杀黄裳,替我儿报仇,但阿文此时临产在即,独孤大侠就不要去了。”独孤求败道:“田婆婆不必担忧,生死自有天数,田婆婆照顾阿文若此,独孤求败已是过意不去了。”田婆婆道:“此次诛杀黄裳,武林各派聚集了数千人,独孤大侠还是不要去了。”独孤求败道:“独孤求败心意已定,田婆婆莫要多言了。各派掌门何时聚会议事?”田婆婆道:“今巳时,现在辰时将过,想必各派掌门已聚集在泰山议事大厅了。”独孤求败道:“咱们一起去议事大厅。”独孤求败回屋向阿文告辞后,和田婆婆一同向泰山议事大厅走去。

    [JP2]独孤求败和田婆婆来到议事大厅,此时,武林盟主岳云行与江湖各派掌门已齐聚大厅。见独孤求败和田婆婆到来,众人纷纷站起抱拳行礼。独孤求败、田婆婆落座后,众人相继坐定。岳云行道:“今召集各位掌门齐聚泰山,乃是商讨征伐黄裳一事。武林大会上,黄裳揭穿天地神教骗局,也是有功于咱们武林。我起先以为黄裳并非恶毒之人,但这次黄裳却将明教弟子七百余人残杀殆尽,并杀害了一百多名各派弟子,此等恶毒行径,实在令人发指。今召集各位掌门,想听听各位掌门的意思。”[JP]

    岳云行刚刚说完,座下一人站起来,只见此人一只眼已经瞎了,另一只眼一直半迷着,正是丐帮传功长老宫效刃。宫效刃高声道:“大魔头黄裳甘作朝廷鹰犬,残杀武林弟子,明教众弟子、泰山派大弟子彭德南、恒山派弟子慕心兰、少林弟子空行、我丐帮护法长老朱庄明……这许多的武林弟子都惨死在黄裳魔手之下,更有甚者,田婆婆之子田向志也被黄裳杀害!黄裳若非恶毒之人,那怎能干出如此恶毒之事?我丐帮上下与黄裳已是不共戴天,程帮主正在召集天下丐帮弟子,准备攻打黄裳。在下以为此次咱们相聚于此,不是商讨是否攻打黄裳,而是商讨如何攻打黄裳,如何诛杀黄裳,替武林众离难弟子报仇!”

    宫效刃此言一出,武林各掌门纷纷点头。岳云行道:“黄裳残杀武林弟子数百人,绝不能逃脱武林盟规制裁。对于如何征讨黄裳,不知各位有何高见?”

    恒山派掌门心绝师太道:“大魔头黄裳能以一人之力杀害数百名武林弟子,其武功必然高强至极,要诛杀黄裳,也绝非易事,还需想个万全之策。”宫效刃道:“那魔头武功虽高,但独孤大侠武功也是不弱,但不知独孤大侠愿不愿意替天下武林弟子报仇?”独孤求败道:“黄裳如此行径,在下也是未曾料及,在下愿追随武林各派。”宫效刃道:“有独孤大侠在,那魔头定会死无葬之地。想必各位都已知道,那魔头现在已被其朝廷主子遗弃,将要发配山东。在发配山东的路上,正是诛杀那魔头的大好时机!”

    心绝师太道:“我赞成宫长老所言,想要诛杀那魔头,也只有在路上进行截杀。在路上可避开官兵干扰,乃是上策之计。”众掌门点头应是,神拳门掌门余世雄道:“我神拳门众弟子一直在河南、山东活动,对那里地形很是熟悉,大魔头黄裳发配山东,必经河南、山东交界的幽忧谷,我们可在那里截杀大魔头。”

    岳云行点点头,道:“诸位有没有明教教主的消息?”心绝师太道:“我派人前去光明顶,已打探到余教主的消息,余教主正在赶往泰山。”

    岳云行道:“其他掌门还有何见解?”五行帮帮主向清明道:“那魔头杀人不眨眼,各位需要万分小心,但诛杀那魔头,我五行帮义不容辞,我五行帮四百名弟子愿听从岳盟主调遣!”昆仑派掌门吴天立道:“幽忧谷截杀大魔头乃是上策,我昆仑派二百六十名弟子已赶往中原,明便可到达泰山,听候岳盟主调遣!”三江帮帮主胡飞云道:“我三江帮一百名弟子也已到达泰山,随时听候岳盟主调遣!”衡山派掌门贺黎道:“我衡山派六百名弟子愿听从岳盟主调遣!”……

    各派掌门纷纷起表态。岳云行看那少林寺方丈济深一直静默不语,岳云行道:“济深大师,此次征讨黄裳,不知大师有何高见?”济深道:“除恶乃是扬善,惩歼除恶,我少林众弟子责无旁贷!”岳云行点头道:“惩歼除恶,我武林众弟子责有攸归!”

    田婆婆起道:“各位大侠诛杀魔头,我也一同前往,我虽武功低微,也要和那魔头拼个你死我活!”田婆婆在江湖中威望极高,田婆婆此言一出,各帮派掌门群起激愤,满面怒色。

    岳云行高声道:“黄裳恶行已犯众怒。我以武林盟主之名,命武林各派征讨黄裳。武林众弟子要团结一心,精诚一致,共同诛杀黄裳!”各派掌门高声应是。岳云行继续道:“武林各派要加紧准备,各路探子要密切关注黄裳行踪,有何况要迅速向我报告。我要率各部诛杀黄裳,替遇难武林弟子报仇!”各掌门齐声高呼:“是。”大厅中一片激扬声。

    议事结束,众掌门返回本部营地,准备各自事务。岳云行找到独孤求败,道:“独孤贤弟,阿文临产在即,若你一同前往,阿文却是如何?”独孤求败道:“田婆婆已嘱托了华大夫医治阿文病,岳大哥不必担忧。”岳云行道:“这次诛杀黄裳,人手已是足够,独孤贤弟可否等阿文临产之后,再去与我们聚集?”独孤求败笑道:“我在众掌门面前已说了一同前去,又怎能失言?”岳云行道:“也只能如此了。华大夫也非平常大夫,独孤贤弟可尽管放心。”独孤求败道:“岳大哥如此周到,小弟不知如何是好。”岳云行道:“独孤贤弟莫要见外。”独孤求败道:“我与那黄裳也曾有过一些交往,我一直想不通黄裳为何杀害如此多的人?”岳云行道:“我也觉得黄裳并非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但黄裳杀害数百名武林弟子,却是事实。”两人说罢,轻轻摇头。

    独孤求败回到住处,阿文坐在门口,正在凝视窗外景色。见独孤求败回来,阿文欢喜道:“我已好久没离开过这间屋子了,现在看外面的一切都是那么优美。”独孤求败笑道:“等咱们孩子出生后,我带你们游遍天下。”阿文道:“我还是喜欢咱们以前的地方,没有其他人,也没有烦恼。”独孤求败道:“那咱们还回以前的地方。”阿文轻轻点头。

    独孤求败轻挽阿文双手,道:“阿文,我有些事,这几天要离开泰山。”阿文道:“那我跟你一起去。”独孤求败道:“田婆婆说你现在最忌走动,你还是不要去了。过几天我也就回来了。”阿文道:“咱们不是说好了吗,永远不分开。三年前你赴约去天山,当时况那么艰险,咱们都没分开,这次又算什么?”独孤求败道:“你就快要……”阿文轻轻捂住独孤求败的嘴,道:“田婆婆说不让我走动太多,你可以揽着我走,我也可以坐在车上,我不会走动太多。咱们不要分开,好吗?”独孤求败看着阿文,轻轻点了点头。

重要声明:小说《九阴真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