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回 求仙炼药(3)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庸木 书名:九阴真经
    灵素道长淡淡一笑,道:“此仙丹结合了‘黄白术’、万毕术、‘金丹术’、‘炼金术’等十种仙术,贫道学此仙方时,太上老君炼丹使者特意叮嘱贫道,服丹者需心地虔诚,童大人也需谨记呀!”童贯道:“在下定当牢记!”灵素道长道:“此仙丹需炼制九九八十一个时辰,等八十一个时辰之后,童大人便可服用仙丹了。”童贯俯首道:“多谢道长!”

    蔡京道:“道长请到客房一坐,我与童大人要好好谢过道长。”灵素道长道:“丞相不必客气。”蔡京道:“童大人先带道长去客房歇息,我片刻后便来。”童贯道:“是,丞相。”

    童贯带道长前去客房。这时,蔡攸走了进来,蔡攸道:“我看童贯心怀野心,我怕童贯早晚会背叛父亲。”蔡京道:“我早就防备着此人,所以伐辽之时,我让你随他而去。”蔡攸道:“那父亲为何费如此大精力炼造仙丹,提升童贯功力?”蔡京道:“此人对为父极为重要,为父还要靠此人成就大业。”蔡攸道:“若童贯功力大增后,却不服从父亲,那将若何?”蔡京冷冷道:“道长能炼制仙丹,也能炼制毒丹!此人还不会这么快背叛我。”蔡攸道:“父亲神明,孩儿佩服!”蔡京淡笑道:“一切都在为父掌控之中。”

    汴京城城北三清道观。众侍从护送着诺衣进入道观,诺衣面对神像,俯跪拜,默默许愿。叩拜完毕,一老道走上前道:“娘娘一路辛苦,请娘娘请到本观斋房一歇。”诺衣躬道:“多谢道长。”

    几位小道将诺衣带入斋房,众侍从服侍完毕,出斋房而去。诺衣看那斋房,放着琵琶、玉筝、瑶琴、箫笛、鼓铜等诸多乐器,诺衣停在玉筝前,轻拨筝弦,低头沉思。这时,房门被打开,从房外走进一人,正是程青迟。

    诺衣冷冷道:“我看到这么多乐器,就知道是你。”程青迟道:“以前我只是一个快要饿死的流浪小子,亏得小姐相救,收养在府中,才没被饿死。今我已成为丐帮帮主,我知道小姐喜欢唱歌,所以就买这许多的乐器。”

    诺衣拨动筝弦,静默不语。程青迟道:“从我看到小姐第一眼起,我就决定侍奉小姐一生,海枯石烂,天荒地老,月无光,此心不变!”诺衣淡淡道:“这句话你已说过许多次了,这又有什么用呢?我已对你说过,你不是我的意中人。”程青迟道:“一个小小的丐帮帮主是不会让小姐中意的,我知道你中意的是皇帝。”

    诺衣叹声道:“我不怪你,谁都有痴之时,我也同你一样。”诺衣说完,拨动玉筝,轻轻唱道:[HTK]“点点迷恋,幽幽相思泪。魂失魄落心憔悴,饮食已无味。莫笑人痴,痴应无罪。圣人诗书卷万千,总有痴泪。”[HT]程青迟听罢,双膝跪到地上,颤声道:“我心恋小姐十多年,小姐终于知道我的一片真心了!衣衣,你的歌声还是那么优美。衣衣,我这就带你走,咱们找一个绝世之地,我要永远侍候你,一刻也不再分开!”诺衣冷言道:“谁说跟你走了?我说过你不是我的意中人,你不要再枉费心机了!”

    程青迟急道:“衣衣,你不要这样说,你知道我有多难受。我向你保证,我一定能成为皇帝,赵佶能当皇帝,我程青迟也能当皇帝!”诺衣漠然道:“你是不是想要谋反?”程青迟道:“这你不要管,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以前我穷,我可以变富,我可以当上丐帮帮主,我可以练得神功,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诺衣叹息一声,道:“我是不会管你的,你就是当了皇帝,又有何用?以前我以为皇帝是个大英雄,大豪杰,现在看来,皇帝不过是一个人人都可以坐的位子。”程青迟道:“皇帝都不能被你中意,那你的意中人又是谁?”诺衣道:“我的意中人是心怀天下、接济万众的英雄豪杰,而你们丐帮为非作歹,欺压百姓,你怎配追求于我?”程青迟道:“衣衣,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诺衣怒声道:“你作歹事、作恶事也是为了我?”程青迟急道:“我真的是为了你,以后你就会知道了。倘若你不喜欢,我一定不会再作这些事,我一定会管教帮中弟子,不再作歹事和恶事。衣衣,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上刀山,下火海,万死不辞!”

    诺衣淡淡道:“其实我只是说说而已,我是不会去管你的,因为我对你一直没有兴趣。如果因为我你去做什么,你还是死了这份心吧。”程青迟道:“虽然你说这话已许多次了,但我是不会死心的,我知道你瞧不起我,我只是你家中的一个仆人。你还没有中意的人,我就要成为你中意的人,我是不会死心的!”

    诺衣道:“我已经有了中意的人。”程青迟惧声道:“什么?他……他是谁?”诺衣道:“告诉你你也不会知道。”程青迟道:“我丐帮弟子遍布天下,怎有我不知道的人。”诺衣道:“一品侍郎,功德侯黄裳。”程青迟狠狠道:“黄裳,又是这个黄裳!”诺衣道:“原来你知道他。”程青迟道:“我当然知道他,若没有他,我早就成了皇帝!”

    诺衣道:“知道了又有何用?成了皇帝又有何用?现在想想,你比我幸运多了,你可以私下安排来见我,但我却见不到他。”程青迟咬牙道:“黄裳,黄裳,我要杀了你!”诺衣看了看程青迟,淡淡道:“就怕你没那个本事!”程青迟道:“我不许世上有你中意的人,我不管他是皇帝还是侯爵!”

    诺衣淡笑道:“以前你这样纠缠我,我是讨厌的,不过现在我知道恋一个人的心。要在以前,我是不会跟你说这么多话的,现在我要劝告你,忘掉我吧,不要再想着我了。”程青迟大声道:“我不会忘掉你,我永远不会忘掉你!”诺衣道:“那就随你吧,让我忘掉,我也不会忘掉的。”诺衣说完,向外走去。

    程青迟道:“衣衣,你要走吗?”诺衣点点头。程青迟道:“你不能再多陪我一会吗?”诺衣道:“我陪你,谁又陪我?”程青迟面色凄然,拦住诺衣道:“衣衣,你不要走!”诺衣厉言道:“退下!”程青迟忙闪开道路,道:“是,是,你不要生气!衣衣,你这就走了?”诺衣不再答话,推开门,径自离去。

    屋内,程青迟双手抱头,低声而泣。

    诺衣回到宫中,静坐头,默默沉思。许久之后,诺衣长叹一声,起来到屋内一架铁筝旁,诺衣坐在铁筝前面,拨动筝弦,轻声唱道:[HTK]“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HT]

    这首词名为《蝶恋花》,是北宋著名词人柳永所作。柳永词在当时流传极广,不仅市井歌楼,就连皇宫大内都在传唱。

    诺衣唱毕,自言道:“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如此真,怪不得柳七死后,京城群为他守丧戴孝。”诺衣所言柳七乃是柳永的另一名姓。柳永死时一贫如洗,是他的歌姐妹们集资安葬。柳永死后亦无亲族祭奠,每年清明节,歌都相约赴其坟地祭扫,并相沿成习,称之“吊柳会”。

    诺衣说着,叹了口气,继续道:“我也是为伊消得人憔悴,伊人却怎知我心?”诺衣眼圈不有些湿润。这时,一位宫女进来报说:“童大人求见。”诺衣拭去泪水,站起来,道:“请童大人进来。”宫女道一声“是”,出门而去。

    不多时,童贯走进屋来,童贯俯首道:“臣拜见娘娘。”诺衣躬还礼,诺衣道:“童大人今前来本宫,却为何事?”童贯道:“方才恰好经过娘娘宫前,闻娘娘歌声,如痴如醉,臣不由前来拜访娘娘。”诺衣道:“童大人过奖了,若童大人无甚事,那本宫休息了。”童贯道:“娘娘,臣亦有些事。”诺衣道:“有何事,童大人请说?”童贯道:“娘娘歌声如同天籁之音,但娘娘歌声却又悲怜凄凉,令人心碎神伤,臣这次前来,是来治愈娘娘的心伤的。”诺衣正色道:“我有何心伤?若童大人无有事,请童大人速速离开本宫!”

    童贯忙道:“臣虽不懂儿女私,但也知道娘娘为所伤,臣这次前来,是想帮助娘娘。”诺衣缓言道:“你怎样帮助于我?”童贯道:“娘娘是不是心念黄裳黄大人?”诺衣脸色微变,随即恢复平静,诺衣淡淡道:“你知道了又有什么关系,本宫却是如你所说。”童贯道:“臣绝无他心,若娘娘想与黄大人远走高飞,臣愿意帮助娘娘。”诺衣脸色变喜,随即又变得忧伤,诺衣道:“我有此意,却不知他有无此?”童贯道:“娘娘有何打算,臣愿竭尽全力帮助娘娘!”诺衣道:“你能不能让黄大人前来见我一面?”童贯道:“娘娘放心,臣一定设法让黄大人前来拜见娘娘!”诺衣叹息道:“让他来见我,恐怕他不会来。”童贯道:“臣自有办法,娘娘尽管放心!”诺衣道:“本宫先谢过童大人了。”童贯道:“娘娘不必客气,臣这就回去安排。”诺衣道:“童大人慢走。”

    童贯退而去。诺衣站在屋内,脸色时而欢喜,时而忧伤。

重要声明:小说《九阴真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