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光明顶上(6)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庸木 书名:九阴真经
    黄裳出使金、辽两国,经过王家庄时,天地神教抢走了薇儿,鹿德、鹿义舍命相救,被天地神教弟子击败,就要惨遭杀害,被黄裳等人相救。

    鹿德俯首道:“黄大侠对我兄弟二人有救命之恩,但黄大侠要剿灭我教,我们不得不阻止黄大侠。我二人自认武功不及,请黄大侠成全了我们。”黄裳想起在王家庄鹿德、鹿义舍救助微儿,临死无一点俱色,黄裳抱拳道:“我敬重你二人是狭义之人,你们赶快下山去吧。”鹿义怒声道:“黄大侠小瞧我们兄弟了,无能救教,只能与教同亡!黄大侠下手便是!”黄裳道:“你二人虽义,明教却是无德,黄某成全了你们。”黄裳拂手向两人点去,两人瞬间亡。

    黄裳继续向山顶行去,行不多时,来到一座山崖,二十余名明教弟子把住去路。黄裳喝道:“你们是下山逃命,还是在这里就死?”那些明教弟子双手十指张开,作火焰飞腾之状,口中默念经文,随后,纷纷向悬崖跳去。通往光明顶的山道,共有七巅十三崖,每巅每崖都有数十名明教弟子把守,黄裳经过之时,那些明教弟子皆跳崖而亡。黄裳看那悬崖,云雾袅绕,深不见底,黄裳心中不一沉。

    黄裳来到光明顶,光明顶上几坛大火熊熊燃烧,山顶前面有一座大,十余人从大走出。黄裳看到,为首一人正是明教左光明使王庆萧。黄裳看那些人,却是没有明教教主余章子,黄裳高声道:“我要见你们教主,你们教主在哪里?”王庆萧面无表,苍声道:“黄大侠真要灭亡我明教吗?”黄裳道:“圣上之命,黄某不敢违背,若左光明使肯率众归附朝廷,我向朝廷担保,绝不伤及明教众教徒命。”王庆萧仰天而笑:“我等自认武功不济,不能保全我教,但又岂能屈做朝廷鹰犬?”黄裳淡淡道:“那你们自行了断吧。”

    王庆萧旁一人道:“左光明使,我等虽武功不济,也要和这个大魔头拼个鱼死网破,护教法王,五散人,一起上!”那人说完,揉而出,王庆萧旁又有八人跟着跳了出来,这九人一齐向黄裳攻去。

    黄裳祭出“德天报掌”,只守不攻。十几个回合下来,那九名明教弟子已是气喘吁吁,却连黄裳衣衫都未碰到,而黄裳却是闲静自若,气色如前。

    黄裳一个箭步跳出圈外,大声道:“你们是归顺朝廷,还是与教同亡?”王庆萧摇摇头,道:“四**王,五散人,不要徒费精力了。”说着向大走去,那九人亦不再争斗,跟着王庆萧走进大

    黄裳看到,那大中还有数百名明教弟子,内正前方一团圣火熊熊燃烧,明教众弟子坐于中,面对圣火,低头默祷。王庆萧大声道:“我明教灭亡,乃是天数,要杀要刮,黄大侠尽管自便!”王庆萧走进大,盘膝坐在地上。大中众弟子皆盘膝而坐,跟着王庆萧念诵明教经文:“光明普遍皆清净,常乐寂灭无动诅;彼受欢乐无烦恼,若言有苦无是处。常受快乐光明中,若言有病无是处。如有得住彼国者,究竟普会无忧愁。处所庄严皆清净,诸恶不净彼元无;快乐充遍常宽泰,言有相陵无是处。”诵读完毕,明教众弟子双手十指张开,举在前,作火焰飞腾之状,继续念诵经文道:“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惟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怜我世人,忧患实多!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黄裳看那明教众教徒,个个神态庄严,无有半分惧色,黄裳暗道:“明教教义,却也是拯救世人,除恶扬善,明教诸弟子皆是大仁大勇的义士呀!而自己杀了这么多明教弟子,究竟是该还是不该?”黄裳长叹一声,慢慢转过去。黄裳慢走几步,抬头看去,猛然发现许多秃鹰在空中飞舞,黄裳放眼望去,只见周围山顶密密麻麻排满了官兵尸体,那些尸体赤条条暴晒在烈之中,无数秃鹰争相啄食着尸,有些尸体已经只剩下一堆白骨,乌血屑、肝肠肺腑遍布整个山顶,让人惨不忍睹。

    黄裳不由怒火填庸,狠狠道:“圣上说明匪凶戾,果如其然!如此没有人,我还怎能以善心相对!”黄裳满面怒火,返走向大,距大一丈距离,黄裳停住脚步。黄裳深吸一口气,跟着双掌微微抬起,突然,黄裳双掌猛地向大推去,只听得“隆”得一声,整座大轰然倒塌。瞬时间,尘土飞扬,砖石飞溅,尘土过后,再也听不到明教弟子的诵经之声。

    明教弟子对朝廷官兵的这种葬礼,却是属于“天葬”。那明教创建于古波斯王国,唐朝时期传入我国,该教视水、火、土为神圣,所以反对水葬、火葬和土葬,实行天葬(或称鸟葬),这也是波斯古代葬礼的遗俗。教徒死后,尸体要送入“寂没之塔”。塔一般建在山丘上,塔顶安放石板,塔中有井,塔内分内中外三层,分别安置男子、女子和小孩的尸骨。举葬时,先将死者衣服脱掉,然后放在塔顶石板上让秃鹰啄食尸,留下尸骨经烈晒干后,再投入井内。明教弟子将官兵尸体实行天葬,也是对死者的一种尊敬,而明教的这些教俗黄裳又怎能知道?

    大倒塌,气浪将旁边两坛烈火吹倒,火焰迅速蔓延整个山顶,不多时,整个光明顶燃起了熊熊大火。

    黄裳返下山,行过七巅十三崖,来到那座巨台之上,但见尸首成堆,血流成河,尸首之间,有几人还有一丝气息,黄裳淡淡道:“你们虽是重义轻生的汉子,但如此亵渎死者尸首,却是天理难容!”黄裳转而去。

    黄裳行至巨台另一侧,蔡可仍站在原地,不能动弹。丫儿守在蔡可边,满眼泪水。丫儿见到黄裳,赶忙跑了过去,哀声哭道:“黄大人,你不要杀我家小姐,求求你了!”黄裳停住脚步,淡淡道:“我并没有要杀她。”丫儿哀求道:“那你给我家小姐解开道吧!”

    一旁蔡可大声道:“我才杀了几个人,你却杀了那么多人,我没怪你,你为什么还要怪我?”黄裳猛地一惊,许久,黄裳道:“我杀人乃是除恶,你杀人却是行恶。”蔡可道:“你杀了那么多人,他们都是恶人吗?你言而无信,你是不是恶人?”

    黄裳不再回话,继续先前走去,丫儿急道:“黄大人,求你给我家小姐解开道!”黄裳道:“她的道一个时辰后自动解开。”丫儿忙道:“谢谢黄大人,谢谢黄大人。”蔡可大声道:“你谢他做什么,让他杀死我好了!”

    黄裳纵向山下跳去,只听蔡可大声叫道:“你回来,你为什么说话不算话……”

重要声明:小说《九阴真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