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负马狂奔腾。为誓言,自尽而终(1)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庸木 书名:九阴真经
    黄裳撒开缰绳,双手猛拍马背,那匹马似飞一般,向前狂奔而去,阿虎、王一叶紧紧跟在后面。两个时辰过去,那匹马已经气喘吁吁,全是汗,又过了一个时辰,那马再也跑不动了,踉踉跄跄地跌倒在地,黄裳从马上载了下来。

    黄裳“啊”地大叫一声,从地上猛地跃起,黄裳双手抱住马背,两臂用力,那匹马忽地被扛在肩上。那马顿时大惊,四腿胡乱蹬踏,却如何也挣脱不开。黄裳肩负马匹,撒开脚步,继续向前奔去。此时,阿虎、王一叶所乘马匹也已无力,阿虎将自己马匹交给王一叶,大声道:“你慢慢走,我照顾黄大哥!”说着施展“鹏飞万里”招式,紧追黄裳而去。

    黄裳负马前奔,却比骑马更快,不多时,已将阿虎远远甩在后面。两个时辰过去,黄裳脚步终于放慢,又过了一个时辰,黄裳终于负马慢行,终于,黄裳将马匹放下。黄裳跌跌撞撞走了两步,仰面倒在地上。黄裳眼望苍穹,默默不语。

    此时已是深夜,天空繁星点点,明月高挂,周围一片宁静,偶尔几声夜鸟高鸣,便传遍了整个旷野。

    一个时辰过去,阿虎气喘吁吁,蹒跚而来。阿虎歇了许久,才开口说道:“黄大哥,你这是怎么了?”黄裳躺在地上,一言不发。阿虎也不再言语,默默坐在黄裳旁。又过了一个时辰,王一叶驾着两匹马赶到,王一叶见黄裳倒在地上,急道:“黄大哥怎么了?黄大哥,你怎么了?”阿虎道:“黄大哥没事。”王一叶放下心来,道:“黄大哥,我记起来了,武林大会上咱们见到的那两名年轻的丐帮八、九袋弟子,就是蔡可和丫儿,那个九袋弟子是蔡可,那个八袋弟子是丫儿,当时蔡可带了面具,我记不清,丫儿没带面具,我却记得了。蔡可与丐帮倒没什么,但蔡京和童贯险狡诈,说不准与丐帮有什么苟且之事!”阿虎低声道:“我怎么看蔡可姐姐都不是坏人。”王一叶道:“她不是坏人,却做坏人做的事。”阿虎道:“她们两个女子,那么显眼,怎么去得了金国和辽国?”王一叶道:“她们戴了面具,扮成两位婆婆,当然就没人注意她们了。那次在泰山顶上,咱们化了装,也没被人认出。”阿虎不再说话,抱住双膝,独自沉思。

    王一叶从马背上取下干粮水袋,拿给黄裳道:“黄大哥,吃些东西吧。”黄裳不发一言,久久沉默。王一叶问阿虎道:“黄大哥怎么了?”阿虎道:“我也不知道,黄大哥一直都没说话。”王一叶看看黄大哥,眼睛怔怔望着天空,面色毫无表。王一叶低声道:“咱们也不要说话了。”王一叶与阿虎并肩坐在黄裳旁,不再言语。不知不觉,两人都已睡着,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只听一个声音道:“快醒醒,咱们该上路了。”两人同时睁开眼睛,看到黄大哥已收拾整齐,正等他们出发。两人分外惊喜,同时道:“黄大哥,你没事了?”黄裳轻轻一笑,道:“大丈夫志在千里,岂能沉浸于一些琐事。以前的事咱们不要想了,也不要提它了。”“是,黄大哥。”阿虎、王一叶欣然答道。

    三人上了马匹,黄裳道:“今咱们就能到达汴京,三个多月了,咱们终于回来了。”阿虎、王一叶神欢喜,三人驾马向前行去。已经快到汴京,周围驿站逐渐多了起来,黄裳道:“咱们已好久没吃东西了,先吃些东西再走吧。”阿虎、王一叶点头应是。三人来到一个驿站,驿站内有两名官差,一官差见到黄裳,问道:“这位是黄裳黄大人吧?”黄裳点头道:“正是。”那官差忙跪倒道:“请大人先在本站歇息,在下速速禀报朝廷。”黄裳道:“你不用去通报朝廷,我们吃些饭食便走。”那官差道:“圣上有旨,凡是在驿站见到黄大人,都要速速禀报。”黄裳道:“既然是圣上旨意,你就去吧。”两名官差忙将驿站内所有食物都拿出来,然后一人驾马急行而去。

    黄裳三人吃了些东西,继续前行。晌午时分,已到达汴京城郊外,只听得前方有锣鼓声传来,三人觉得奇异,催马向前行去。行不多时,只见一队官兵骑马迎来,为首一名将士翻下马,跪拜道:“黄大人出使归来,圣上列队十里为黄大人接行!”黄裳惊道:“圣上在哪里?”那将士道:“请黄大人随在下来。”那将士带黄裳走不多远,便看到前方旌旗飘展,彩带飞扬,一行队伍一字排开,绵延数里。在队伍前方,一杆金黄大旗擎天而立,大旗上面写着一个巨大的“宋”字,大旗下面,又有一杆金色大纛,纛上镶着一条巨龙,大纛下有一人,穿龙袍,头戴皇冠,正是宋国皇帝宋徽宗。

    黄裳忙滚鞍下马,向徽宗急行而去,那徽宗看到黄裳,亦迎了过来。黄裳来到徽宗面前,叩首长拜,黄裳感激道:“臣无功无劳,怎烦陛下如此大驾!”徽宗双手扶起黄裳,道:“卿平安归来,便是大功一件,更是我大宋之万福。”黄裳泣拜道:“臣肝脑涂地,不能报陛下也!”

    徽宗执黄裳之手,缓步前行,文武百官跟随其后,数万将士列队排列两旁,只听得锣鼓声声,唢呐高鸣,队伍两旁无数百姓翘足争望。徽宗停下脚步,目视黄裳,道:“卿虽别去三月,却是消瘦了许多。”黄裳俯首道:“陛下如此关,臣实无所回报。”徽宗道:“卿别去三月,真是想煞了朕,臣夜盼卿能平安归来。”黄裳道:“臣每时每刻也盼望能早归来,侍奉陛下。”徽宗道:“卿这此出行,路途遥远,那北国又是莽荒之地,蛮夷素无教化,卿此行真是辛苦了!”黄裳道:“臣为陛下千秋功业,在所不辞,臣这点劳苦又算什么。”徽宗道:“朕早知此行如此辛苦,绝不会让卿前去,当下我大宋国泰民安,咱君臣可共享太平。”黄裳道:“臣此次出行金、辽两国,有许多收获,臣将细细禀奏陛下。”徽宗道:“卿先歇息歇息,再奏不迟,朕当大摆宴席,为卿接风。”黄裳道:“陛下厚,怎不让臣感激涕零!”

重要声明:小说《九阴真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