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对歌表述真情,宝塔之颠,恍若仙境(6)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庸木 书名:九阴真经
    许久,那定州知州终于被找了回来,那知州大人醉眼朦胧,酒气熏天,见到黄裳,扑通跪倒在地,开口道:“下官不知……不知黄大人驾到,有失远迎,望……黄大人赎罪。”那知州说完,嘻嘻笑道:“黄大人,城北翠花楼……来了……来了几个西夏女子,很有味道……是否让她们伺候伺候大人……”那知州刚刚说完,只见蔡可拔剑而出,一下削去那知州一个耳朵。那知州“啊”地一声痛叫,顿时清醒过来。

    黄裳厉声道:“你可知罪?”那知州用手捂住耳朵,颤声道:“下官……何罪之有?”黄裳道:“辱骂朝廷大臣,其罪当诛。”那知州吓得连连磕头,道:“大人冤枉呀,冤枉呀大人,小人从来没有辱骂过朝廷大臣,就是再给小人一个胆,小人也不敢辱骂朝廷大臣呀。”黄裳道:“天下十八道,惟河北最重;河北三十六州军,惟定州最重。定州乃天下要冲之最,定州城门为何无人把守?”那知州颤颤道:“四座城门,我都派人把守了,估计他们……请大人放心,我定会查明是谁玩忽职守,查出后我定会严惩。”黄裳道:“玩忽职守?你不去整治军务,处理政务,却去饮酒作乐,这可是玩忽职守?”那知州道:“小人知罪,小人知罪,小人再也不敢了。”黄裳道:“此罪暂且给你记下,城中百姓辱骂朝中大臣,你为何不管?”

    那知州道:“大人冤枉啊,这里的百姓都是刁民,他们不但辱骂朝廷大臣,还辱骂本官,甚至还辱骂皇上,为此我杀了不少刁民,但就算把他们都杀了,生出个娃来还是如此。”那知州接着道:“这些年来,契丹蛮子不断来我定州界内打草谷,这些刁民虽然可恶,但不用咱们官府出兵,这些刁民就把那些契丹蛮子赶跑了,所以这些年我就疏漏了这些刁民。大人放心,这次我要严查秘访,将辱骂朝廷大臣的刁民都抓起来,统统杀掉,一个也不放过。”

    黄裳暗道:“这些大宋百姓都是轻生重义的好汉,稍加训练,便能成为精兵良将,真若如此,我大宋岂怕他契丹、女真?可是在这些昏官眼中,这些百姓就变成了刁民。”见那知州说要抓捕百姓,黄裳马上道:“这些百姓你就不用管了,更不能杀害一人,如果我知道有一个百姓死于你这府衙,我定严惩不怠。”那知州忙道:“是,是,小人不敢,小人不敢!”黄裳继续道:“你现在马上整顿军务,每天练兵士,不得有误。”那知州连声道:“是,是,小人遵命,小人遵命。”黄裳说完,出了府衙,那知州忙对左右道:“护送黄大人。”众衙役忙整理队伍,分列在黄裳左右。黄裳转对那知州道:“你速速去处理事务,不准送我,更不准向沿途将士透露我来的消息。”那知州忙道:“是,是。”

    黄裳出了府衙,又来到城门前,只见城门一旁多了一个兵士,黄裳过去问道:“就你一人把守城门?”那兵士道:“还有许多人呢。”黄裳道:“那其他人怎么不在?”那兵士道:“他们昨晚喝多了,现在还在睡觉,这帮懒蛋。”那兵士说着打了个哈欠。黄裳道:“倘若契丹蛮子来攻,却该如何?”那兵士笑道:“那些契丹蛮子,不用咱们出兵,老百姓就打跑他们了。”黄裳怒道:“你们吃着国家俸禄,难道让老百姓来保护你们不成?”那兵士亦怒道:“嘿,你这个刁民,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正在这时,只见一匹快马跑来,马上人大声道:“知州大人有令,所有守城兵将都要监守城门,不准擅离职守,不准睡觉,不准逛青楼……”那兵士听了道:“知州大人整饮酒寻乐,现在却管起我们了。”那兵士看了看黄裳,怒声道:“你还不走,是不是想坐牢了?”黄裳冷笑一声,驾马走开了。

    黄裳骑在马上,心沉重无比,黄裳思道:“大宋官兵若此,非但不是金国对手,连辽国也难以战胜。若真发生战事,后果不堪设想。”蔡可见黄裳面色凝重,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在想方才的事?”黄裳点点头,道:“当今我大宋将士怠慢,官府衰败,朝中大臣不得人心,我大宋已是岌岌可危。”蔡可道:“你总管那么多事,丫儿也和你一样,管许多事,人们说他们的时候,她总是跟人家吵,我很觉得奇怪,就不让她去吵。”黄裳道:“你说的是百姓说蔡京和童贯的时候?”蔡可点头道:“是。”黄裳道:“我在朝廷虽已待了六年时间,但这六年里我都是在编撰道经,真正参与政事却没多少时。蔡大人和童大人民愤如此之大,其中一定有些缘由,我怕他们真的是贪污**之人。”蔡可道:“我不喜欢他们,也不管他们去做什么,如果你喜欢管他们,我不会像对丫儿一样去阻止你。”黄裳笑道:“蔡京蔡大人贵为丞相,童贯童大人乃是泾国公爵,岂是喜欢管就能管的?你却有些孩子气了。”

    蔡可道:“喜欢的事为什么不去做?我不让丫儿与他们吵,是因为我觉得丫儿也不喜欢跟他们吵。”黄裳笑道:“我的可儿心纯如水,世事繁杂,岂能喜欢做什么就能做什么?”蔡可看着黄裳,眼神很是困惑。黄裳道:“有许多事,以后你就知道了。”蔡可疑道:“有许多事,以后我就知道了?”黄裳笑着点点头。蔡可一脸迷惑。

重要声明:小说《九阴真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