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对歌表述真情,宝塔之颠,恍若仙境(5)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庸木 书名:九阴真经
    五人下了宝塔,继续向前赶路,到了定州城门,那城门竟无人把守!在道路一边,几个孩童正在玩耍,那些小孩分为两般,一般小孩手中拿着野菜,另一般小孩拿着竹筒、穜叶,其中一般小孩唱道:“杀了穜,割了菜,吃了羔儿荷叶在。”这般小孩唱完,另一般小孩跟着唱道:“打破筒,泼了菜,便是人间好世界。”众孩童唱完,便用力拍打手中的野菜、竹筒和穜叶。不时几个路人经过,也跟着唱上两句。

    黄裳心中纳闷,拦住一位路人问道:“老哥,这孩童所唱却是何意?”那路人道:“这你都不知道,‘筒’就是‘童贯’,‘菜’就是‘蔡京’,童贯和蔡京这两个王八蛋,大贪官,杀了他们,百姓才有好子过。”听了此言,丫儿满脸愤怒,上前对那路人道:“童大人,蔡大人都是朝廷命官,你辱骂朝廷命官,难道不怕杀头吗?”那路人怒道:“我骂他们怎么了?蔡京和童贯就是王八蛋,我就是骂他们!杀了头不过碗大块疤,还用来吓我?不看你是个女流之辈,我非给你两个耳刮子!”丫儿被气得脸色通红,又要上前理论,蔡可道:“丫儿,你怎么了,你干嘛跟他吵呀?不要答理他。”丫儿道:“是。”然后静静退回一旁。

    那路人气冲冲走开,嘴中大声唱道:“打破筒,泼了菜,便是人间好世界;泼了菜,打破筒,今年收成一定行。”这时,一位农妇抱起一名小孩,低声道:“娃儿,不要唱了。”说着就往家走。路旁一男子喝道:“放下他,你抱他干什么!”那农妇乖乖将那小孩放下。那男子道:“娃儿,给我唱!”那小孩呢喃答道:“是,爹爹。”说着又加入孩群,跟着唱了起来。

    黄裳暗叹道:“素闻燕赵民风强悍,今所见,绝非虚传。自古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民风若此,可以知矣!”黄裳又思道:“民风强悍虽非坏事,但在光天化之下,如此直白地辱骂朝廷大臣,却也太没王法了!定州知州胆大妄为,不但城门不派人把守,而且任由这些百姓辱骂大臣。”黄裳想到此,驾马向定州府衙行去。

    黄裳五人来到定州府衙,那定州知州却是不在。黄裳亮出皇上的御赐令牌,命众衙役速速将知州找回,众衙役忙分头寻找。等了很久,那知州仍未到来。黄裳走出府衙,看见在府衙不远,有两颗高大槐树,几名年老百姓聚在树前,燃起香烟,正向那两颗槐树叩拜。黄裳觉得诧异,上前问道:“各位老伯,你们拜这槐树却是何意?”一名百姓道:“客官有所不知,这两颗槐树乃是苏东坡苏大人载种的,苏大人来我定州做知州后,民如子,为我们百姓作了许多好事。虽然苏大人仙逝多年,我们仍怀念苏大人,所以我们便来拜拜这两颗槐树。”黄裳听罢,肃穆而立,向两颗槐树深鞠一躬。黄裳继续道:“老伯,蔡京蔡大人也在本地任过职,不知状况若何?”那老者道:“蔡京这个大臣,大贪官,比我们现在的知州还可恶,不提他也罢!”那老者说完,转过去看着那两颗槐树,叹息道:“可惜再也没有苏大人这样的好官了。”

    黄裳谢过老伯,心道:“同州为官,但在百姓心中却有如此大反差?那苏大人反对变法,而蔡大人却实施变法,变法或许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有一颗民如子的心,为老百姓多做好事。”黄裳在槐树前停留片刻,又返回府衙。

重要声明:小说《九阴真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