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对歌表述真情,宝塔之颠,恍若仙境(3)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庸木 书名:九阴真经
    这时,阿虎、王一叶已将兔烤好,众人吃了兔,便在巨石上坐下休息。阿虎、王一叶见两位婆婆原来是两位貌美女子,都吃了一惊。黄裳对阿虎道:“你还记得这两位姑娘吗?”阿虎想了半天,却是想不起在哪见过,黄裳道:“你还记得平城外的那个酒馆吗,当时铜墙铁壁四位大哥与一位西域来的人争斗,就是因为这位黑衣姑娘。”阿虎又想了想,不解道:“当时酒馆里是一位红衣姑娘,而她却是一位黑姑娘,怎么会是一人?这位蓝衣姑娘倒像是酒馆里的那位姑娘。”黄裳哈哈笑道:“我这位阿虎兄弟憨厚正直,记却差了些。”王一叶道:“黄大哥,我却是记得好像在哪儿见过这位蓝衣姑娘,却也想不起了。”黄裳笑道:“没见过的倒记得些,见过得倒不记得了。”黄裳三人不欣然而笑,那蔡可和丫儿也跟着笑了起来。

    五人歇息过后,继续上马前行。走过群山,前方是一片荒地,荒地上长满了各种野草,野草之间,长着成片的葛草,葛草枝藤茂盛,偶尔几只黄雀落在上面,又飞到低矮的灌木从中,伴着黄雀悦耳的鸣叫声,只感到一片生机。见此景,黄裳放声而歌道: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萋萋。黄鸟于飞,集于灌木,其鸣喈喈jiējiē。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莫莫。是刈yì是蒦huò,为絺chī为绤xi,服之无斁yi。

    言告师氏,言告言归。薄污我私,薄浣我衣。害浣害否?归宁父母。”

    这是《诗经》《周南》篇中的一首诗歌,名为《葛覃》,葛是一种做衣服用的材料,这首诗歌描写的是将葛制作成衣服的愉悦心

    蔡可与黄裳并马而行,黄裳唱罢,只听蔡可轻声歌道:

    “野有蔓草,零露漙tuán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野有蔓草,零露瀼瀼rángráng。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蔡可所唱的是《诗经》《郑风》篇中的诗歌,名为《野有蔓草》,是对意中人表达真挚感的一首歌。

    黄裳听罢,不由心头一动,一时却不知如何才好。许久,黄裳道:“姑娘也学过诗词歌赋?”蔡可道:“在我小的时候,他们让我看一些四书五经,我便记住了。”黄裳道:“姑娘真是冰雪聪明!”黄裳说完,又歌道: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继续传其音信);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不见,如三月兮。”

    这也是《诗经》《郑风》篇中的一首诗歌,名为《子衿》,诗歌以问询方式,表达了对同窗好友的深厚谊。

    蔡可听完,歌道: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子不往,我盼子归;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子不往,我宁守子归;

    挑兮达兮,在我心兮。一不见,如三秋兮。”

    蔡可所唱,是将《子衿》的歌词修改,却也回答了黄裳方才歌中的询问。

    蔡可歌毕,黄裳道:“姑娘心地纯净,黄裳恐有负于姑娘。”蔡可看了看黄裳,低头缓声道:“一不见,如三秋兮。我只要和你在一起。”

    此时,丫儿已将阿虎、王一叶招呼开来,远远地跟在后面。蔡可与黄裳并马齐行,蔡可此言一出,黄裳心中一,低声道:“在下家中已有妻室,姑娘如此貌美,怎能屈嫁于黄裳?”蔡可道:“我不管他们,我只想每天守在你边,携子之手,与子同老!”黄裳看那蔡可,脸颊低垂,神色忧伤,让人万分悯惜,万分怜。黄裳道:“姑娘既然对黄裳有意,黄裳岂能无?姑娘对黄裳有救命之恩,黄裳也要陪护姑娘终生。”蔡可神色顿喜,抬头看着黄裳,美目含笑,柔微露,不让人心神悸动,魂魄飞扬。

    黄裳神,眼望天空,几只小鸟在空中飞舞戏逐,发出悦耳的清脆叫声。黄裳猛地纵跃起,向空中飞去,手臂一伸,已将一只小鸟捉在手中,黄裳子在空中转了一个圈,又回到马上。黄裳将小鸟递给蔡可,道:“喜欢吗?”蔡可双手轻握小鸟,道:“喜欢。”蔡可细细观看,却是不释手。其它小鸟见同伴被捉,飞在两人周围,叽喳乱叫,蔡可手中小鸟惊惧万分,使劲拍打翅膀,想要飞走。蔡可见状,向黄裳道:“它多可怜,咱们放了它吧?”黄裳笑着点点头。蔡可松开双手,那小鸟展翅飞出,加入其它同伴。蔡可面色欣喜,开心而笑。

    黄裳高声道:“我要广邀亲朋,明媒正娶姑娘,回去后我便禀报父母。”蔡可异道:“你怎么还要禀报你的父母,你喜欢就行了,管他们干什么?”黄裳笑道:“婚姻大事,岂能不禀报父母大人?你也要告知你的父母,请他们同意。”蔡可道:“我不管他们,你也不要管他们了?”黄裳道:“不行,必须要禀报父母。”蔡可道:“如果你的父母不同意怎么办?”黄裳笑道:“姑娘貌美善良,他们怎会不同意?”蔡可淡淡道:“就算他们不同意,我也要和你在一起,一辈子都在一起!”黄裳轻声道:“姑娘不必担心,我在酒馆里第一次看到姑娘,就感觉与姑娘似曾相识,想必是前世结下的缘分,今世与姑娘相守终生,却是命中注定了的。”蔡可道:“我也记得小时候见到过你,所以在酒馆见到你,就喜欢了你。”

    两人说着,双手不牵在一起。座下马儿齐头并进,缓步前行,和风吹过,两人衣衫轻轻飘动。

    (如果您觉得本书还可以,请收藏一票,庸木多谢了!)

重要声明:小说《九阴真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