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对歌表述真情,宝塔之颠,恍若仙境(2)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庸木 书名:九阴真经
    五人骑马缓行,不觉已近清晨,雾气渐渐变大。王一叶、阿虎找了一块巨石,众人下得马来,暂时歇息歇息。此时晨雾颇大,雾气打在脸上,聚成滴滴水珠,顺着脸颊直往下流。王一叶、阿虎在山中打了两只野兔,好不容易找了一些干柴,烤起了兔

    黄裳猛地发现,那黑衣婆婆脸上贴着一张面皮,那面皮经过露水浸湿,已是非常明显,而婆婆现在面目却非其本来面目。再看那蓝衣婆婆,脸上亦有一张面皮。

    黄裳对那黑衣婆婆道:“婆婆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黑衣婆婆略略一惊,道:“我怕你不喜欢。”黄裳道:“婆婆见外了,婆婆是黄裳救命恩人,黄裳岂在乎婆婆容貌?”黑衣婆婆道:“那好吧。”说着伸手摘下面皮,脱掉帽子。

    黄裳不大吃一惊!黄裳原以为那婆婆因为貌丑才以面皮掩饰,但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位“婆婆”竟是一位貌美如仙的妙龄女子!但见那女子清雅秀丽,温柔美,恍若嫦娥在世,仙女下凡。黄裳仔细看去,这女子却似在哪见过。黄裳终于想起,此女子正是在平城外酒馆里遇到的那位美若天仙的红衣女子,当时从西域来的欧阳山人要让这位女子同去白陀山,这女子自然不去,因此铜墙铁壁四兄弟与欧阳山人发生争持,自己将欧阳山人制服后,欧阳山人径自回去;或许因为自己救了这女子,这女子一直盯着自己,当时自己心中很是不悦,便严厉训斥了这女子一番,而现在,这名女子却救了自己。

    此时,那蓝衣婆婆也将面皮摘下,正是酒馆里的和红衣女子在一起的那位蓝衣少女。

    那黑衣女子见黄裳久久看着自己,低头道:“你不让人家看你,你却一直盯着人家。”黄裳忙转过目光,转言道:“姑娘先前穿的是红衣,现在怎么改穿黑衣了?”那女子道:“我以为你不喜欢红衣,就改穿黑衣了。”黄裳脸上一,轻言道:“我还以为姑娘是位婆婆呢,姑娘如此貌美,为何要化装为婆婆?”黑衣女子道:“在酒馆你无缘呵斥我,我以为你不喜欢我,就戴上了这张面皮。”

    黄裳心中不由一震,这姑娘一直不敢直视自己,却是因为自己呵斥原因,黄裳低声道:“以前以为姑娘不好,是在下小人之心度姑娘君子之腹了,现在在下知道了,姑娘是大大的好人,还望姑娘赎罪。”

    那女子道:“你说我是好人,那我可以看你了吗?”黄裳道:“当然可以看了。”那女子转过头来,双眼看着黄裳,久久不再离去。

    黄裳家教甚严,黄裳从小到大,一直格守礼仪,自持收敛,除自己妻子外,从不与其他女子主动交谈。此时一女子如此看着自己,虽那女子纯洁无邪,却也很是不适,黄裳神窘促,脸色渐渐变红。

    那女子低声道:“你真好看。”黄裳轻轻一笑,看那女子秀丽神美,恍若仙女一般,黄裳不由道:“姑娘美若天仙,才是真正的好看。”那女子双颊浮起淡淡红晕,双眼却未离开,那女子见黄裳左耳有一环眼,轻言问道:“你左耳为何有个环眼?”黄裳道:“我年幼之时,体弱多病,父母便给我耳朵打了个眼。”我国宋朝时候,在许多地方,父母唯恐孩童生病难养,常常在左耳打个环眼,这在当时也是一种习俗。

    那女子咯咯一笑,道:“我年幼时也体弱多病,他们就让人教了我些武功。”黄裳看那女子笑容,似一朵绽放的鲜花,又似平静湖水中的阵阵涟漪,黄裳不由转过头去。

    那女子笑容顿失,道:“你怎么不让我看你了。”黄裳道:“姑娘冰清玉洁,我怕对姑娘不好。”那女子道:“我喜欢看你,我也喜欢让你看我。”黄裳转过头来,已是满脸通红。

    黄裳道:“还不知姑娘尊姓大名?”那女子道:“我叫蔡可。”黄裳道:“蔡可,却是一个好听的名字。我的名字叫黄裳,我的两位兄弟叫阿虎和王一叶。”此时阿虎、王一叶正在烤兔,黄裳用手指了指他们,如此却又自然地避开了蔡可的目光。

    蔡可道:“我知道你叫黄裳,我不管他们叫什么名字。”黄裳笑了一下道:“和你同行的那位姑娘叫什么名字?”蔡可道:“她叫丫儿,他们说她是我的丫鬟,我是主子,我却不喜欢,我喜欢她是我的姊妹。”黄裳赞赏地点点头,道:“你们从小就在一起?”蔡可道:“是。”黄裳道:“阿虎从小跟我在一起,我们就是兄弟。”蔡可喜道:“丫儿我们从小在一起,我们就是姊妹。”两人说着,相视而笑。

    黄裳道:“姑娘家在汴京,却为何来到了燕京,上次又去了平县?”蔡可道:“我不喜欢在家里,就在外面到处逛,现在我又想回家了。”黄裳道:“外面再好,也不如家好。”蔡可道:“我倒已没觉得家里好。”黄裳淡淡而笑,道:“姑娘用的什么解药,那么快就解了那刺客的迷药?”蔡可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药,我出门的时候,他们给了我这个小瓶子,说可以解百药,这次还是真的管用了。”黄裳道:“姑娘家里一定是富贵名门,但也不要太任了。”蔡可看着黄裳,点了点头。

    (如果您觉得本书还可以,请收藏一票,庸木多谢了!)

重要声明:小说《九阴真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