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恶人作恶,如影随形。猎虎练兵(3)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庸木 书名:九阴真经
    黄裳三人离开大,到客栈收拾了东西,在几个金兵的护送下,向黄龙府城门走去。一路上,只见无数百姓被金兵捆绑起来,稍一反抗,便会毙命。看那些百姓服饰,都是契丹人。那黄龙府本是辽国城邑,金国攻打黄龙府时,城中契丹人大部分都逃了出去,但也有一些留了下来。金军占领城后,并未伤害城中的契丹百姓,但这次,这些契丹百姓终究未能逃过魔爪。黄裳看着无数契丹人被捆绑杀害,心中怒道:“恶人,这都是你作的孽!”

    三人出了城,黄裳回首望去,黄龙府城门紧闭,城中人再也没人能够出来,而城外人也不能进去。黄裳双腿猛夹马肚,胯下马似飞一般急驰而去,阿哥、王一叶紧跟其后。半柱香工夫,周围一片荒凉,已是看不到人烟。黄裳驾马来到一颗参天古树下,纵一跃,上得树梢,黄裳手搭凉棚,四处了望,看不到一个人影。

    黄裳跃下树来,神凝重。阿虎走上前,问道:“黄大哥,你是在寻找那个恶人吗?”黄裳点点头。阿虎道:“那个恶人一定还在黄龙府中,黄龙府城门已闭,他怎么能到了外面?”黄裳道:“那恶人绝非一般之人,一个城门怎能难得住他!这个恶人一直在暗中跟踪我们,我们却始终发现不了他。”王一叶道:“那恶人既然是冲着咱们来的,为何不加害咱们,反而害死许多无辜旁人?”黄裳道:“我也想不明白。这个恶人到底要干什么?”黄裳说着,慢慢跨上马匹,三人继续向前行去。

    骑在马上,黄裳心中一联串疑问:“那个恶人屡屡行凶,却是为何?那个恶人为何跟到金国来?为何杀死朵儿公主?”黄裳不陷入沉思:“之前曾以为那个恶人是天地仙尊,但最终证明,天地仙尊不过是个欺世盗名之徒。武林大会上,以独孤求败武功最高,程青迟次之,岳盟主、济深大师、宫效刃稍逊一筹,但没有一人使用绣花针作为兵器,武林大会上也没看到其它人以绣花针作为兵器。”“单以恶人行凶手法来看,最有可能是童贯大人,童贯虽可用绣花针作兵器,但童贯为朝廷重臣,怎能干这些苟且之事?况且,童贯主张联金伐辽,又怎会杀害金国公主?”“若非金主阿骨打英明,杀害朵儿公主的罪名一定嫁获在了自己头上,若我与金兵发生冲突,宋金一定不能再结为联盟,而受益者无非是辽国。”黄裳想到此,猛然道:“难道是辽国派来的刺客?”黄裳又一寻思:“若是辽国刺客,为何在来金国之前,杀害王老伯和凤儿这些无辜之人?若是辽国刺客,为何不行刺金主阿骨打?如此看来,却非是辽国所为。”黄裳突然想起在平城外遇到的那个名为欧阳山人的西域人,黄裳细想一下,不又轻轻摇头:“看那欧阳山人,也像一个汉子,不会干些偷偷摸摸的勾当。况且,以欧阳山人功力,还不足以使用绣花针般的暗器。”“不管怎样,此恶人武功绝非一般。此恶人无影无踪,但一定还会跟随我们。”

    黄裳在马上想着,不觉已到了晌午,黄裳停住马匹,跃上一颗高树,再次举目观望,不远处有一乡村,乡村周围有一大片农田,许多人在田间干活,不时有人在路上走动,看不到一处可疑迹象。黄裳暗道:“这样是找不到恶人的,恶人一定还会作恶,恶人一定还会跟随我们,只要小心行事,不怕找不到这个恶人。”黄裳想到此,不再去想许多。黄裳紧催马匹,与阿虎、王一叶向辽国进发。

    不知不觉,已行了四五,在这几里,三人风餐露宿,时时注意周围人群,却未发现任何可疑之人。三人又行几,到达辽国都城上京临潢府。

    进入辽境以来,黄裳发现辽人虽文字与宋国不同,但多数辽人都通汉话,与辽人交流起来,却是非常方便。黄裳三人来到皇宫,皇宫大门关闭,一队辽国兵士守在门口。在城门一旁,一人穿官服,坐在一把大椅上,这人手中拿着一个酒壶,不时举起酒壶喝上一口。黄裳料想此人便是守城长官,于是走上去前去,拱手施礼道:“我是宋国派来的使臣,要朝见贵朝皇帝,还麻烦官爷通报一声!”

    那名长官看了看黄裳三人,道:“有什么事要朝见我朝皇帝?”黄裳道:“为岁币之事。”那长官哼了一声,道:“岁币之事,年年都有啊!”黄裳道:“还麻烦官爷通报一声。”那长官拿起酒壶,在黄裳面前摇了摇,却不答话。黄裳等了片刻,又道:“还望官爷通报一声。”那长官烦道:“以前宋国派来的使臣,少则十余人,多则几十人,怎么这次只有三人?”黄裳道:“我们其他的人即便来,我们三人先来朝见贵国皇上。”那长官怒道:“我怎么看你们不像汉人,倒像是女真蛮子!”黄裳将徽宗赐的御印令牌拿出,道:“在下乃我朝一品侍郎,皇上钦差。”那长官瓮声道:“知道了。”说完喝了一口酒,子侧向一旁,却是不再理会黄裳。

    王一叶见状,向阿虎要了一锭银子,走上前去,道:“这位官爷,这点小意思请收下,还望官爷行行方便。”说着将银子递了过去。那长官顿时喜上眉梢,道:“还是这位小哥通灵,你们大人也算是个不小的官了,怎么不知道规矩?汉人富得流油,还在乎这点银子?”王一叶陪笑道:“还望官爷多行方便。”那长官道:“我家皇帝出去狩猎了,刚去了几天,你们要见到皇帝估计要一个月之后了。”黄裳道:“如果国家有要事要处理,却该怎么办?”那长官道:“哪有什么要事?嗯,也有几个说有什么要事要禀报,就直接找皇帝去了。”黄裳道:“这位官爷,还请你告诉我们皇帝在哪里狩猎,我们想尽快见到皇帝。”那长官道:“皇帝这次去的是秋山,你们出了城,一直往南走,大约走一百多里后,便会看到一座山,那便是秋山。”黄裳道:“多谢官爷。”那长官道:“若不是这位小哥的这点银子,我才懒得跟你罗嗦。”黄裳笑了笑,牵了马匹,与阿虎、王一叶走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九阴真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