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唇枪舌剑,引经作对,今日寸步必争(5)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庸木 书名:九阴真经
    此时金国众臣满脸愤怒,双眼紧盯黄裳。只听一人用汉话缓声说道:“宋使一派强词夺理之言,汉人《道德经》曰:大国者下流。辽国如此,宋国亦如此!”众人一看,乃是国相完颜希尹。

    黄裳听此人汉话说得字正腔圆,心中暗生惊异,看看此人,位于金国皇帝右侧首位,知道此人是金国一等重臣,黄裳问道:“敢问大人是何官职?”完颜希尹道:“我朝国相之职。”黄裳道:“国相所言‘大国者下流。辽国如此,宋国亦如此’,却是何意?”完颜希尹冷冷道:“辽贼素来卑劣无耻,今看来,宋国与辽贼何其相似。”黄裳听罢,不哑然失笑,黄裳道:“国相大人读我汉书,却不明我汉理。国相大人知道‘大国者下流’,是否知道‘大国者下流,天下之交,天下之牧。牧常以静胜牡,以静为下。故大国以下小国,则取小国。小国以下大国,则取大国’?何谓‘大国者下流’?我来教你:最低下的地方,才是众川汇归的地方,大国善处下游,它就像天下柔静的雌牝一样。大国谦下,天下自然归附,大国对小国谦下,就可取得小国的信赖;小国对大国谦下,才能取得大国的信任。”黄裳说完,淡淡一笑道:“大人为金国国相,竟说出此等无知话语,实在让世人笑话。”

    完颜希尹脸色通红,争辩道:“宋使不要太嚣张,你所说又有何依据?”黄裳道:“世人皆知的道理,还要什么依据?”完颜希尹道:“老夫不予你争论,老夫钻研汉书二十年,偶得几幅对子,这对子的下联,还望你能再教我!”黄裳淡笑道:“敬请尊便!”完颜希尹斜视黄裳,高声道:“造化生五行,金木水火土,金为首,女真为王。”

    黄裳心道:“这上联也算工整,但五行相生相克,本无首未轻重之分,金人却如此断章取义,却令人可脑可笑。”黄裳看金国大臣头顶上插着雉翎,随即对道:“天地育百畜,雉犬羊牛豕,雉是头,鸡顶是官。”

    完颜希尹见黄裳如此快速对出,不暗吃一惊,但黄裳将“金”对为“雉”,将“女真”对为“鸡头”,明显侮辱金国,不又气愤万分。完颜希尹高声道:“星河灿烂黄龙府。”黄裳脱口道:“冠辉耀汴京城。”完颜希尹又道:“世事如棋,一着争来千秋业。”黄裳对道:“光似水,几时流尽六朝。”完颜希尹接着道:“囊有余钱,瓮有余酿,釜有余粮,取数页赏心旧纸,放浪吟唱,然后肩头剑佩,山间纵马,岭际放歌,林中猎狼。”黄裳思索片刻,对道:“耳无俗声,眼无俗物,无俗事,将几枝随意新花,纵横穿插,之余柳荫歇凉,河边赏柳,洲前踏草,江上观潮。”

    完颜希尹见黄裳每次脱口而出,毫无困难之意,暗生佩服之余,不又心生慌张,几联完毕,汗珠已从额头浸出。完颜希尹深吸一口气,沉声道:“黄大人不愧为宋朝重臣,老朽还有几个对子,黄大人听好了。”黄裳微微笑道:“国相大人请!”完颜希尹朗声道:“铁瓮城西,金玉银山三宝地。”

    完颜希尹此对一出,黄裳暗道:“这位金国国相已经黔驴技穷了。”完颜希尹的这副对子,乃是宋朝前宰相王安石给苏东坡出的对子。有一天,苏东坡去谒见王安石,看见书桌上有半首诗:“西风昨夜过园林,吹落黄花满地金。”苏东坡一看,不由得笑王安石的诗胡说八道:“西风”就是秋风,“黄花”就是菊花,菊花最能耐寒、耐久,既便下了霜雪,仍会峭立枝头,怎么会被秋风吹落呢?”于是就在后面续写了两句:“秋花不比花落,说与诗人仔细吟。”

    王安石看到了这两句诗,只笑了一下,但王安石想教训一下苏东坡的恃才傲物、目中无人,就把苏东坡贬为黄州团练副使。苏东坡赴任之时,王安石亲自送苏东坡上路,并出了三个句子让苏东坡对。

    第一句是:“一岁二双八月,人间两度秋。”因为那年恰好闰了个八月,而且正月和腊月两次立,所以是“两度秋”。

    第二句是:“七里山塘,行到半塘三里半。”苏州金阊门外至虎丘这一段路叫做山塘,约有七里之遥,中间有个叫半塘的地方。苏东坡不久前曾路过此地,故王安石出此上联。

    第三句是:“铁瓮城西,金玉银山三宝地。”铁瓮城城西,有金山、银山、玉山三座山,山上有佛僧房,当时苏东坡也恰好刚游览过,王安石便出了这一题。

    东坡虽是奇才,但一时也对不出来。王安石笑着说:“现在不必急着对答,等你从黄州回来后再对。”

    苏东坡在黄州,重阳节时,一连刮了几天的风。天晴后,苏东坡到后园赏菊,不由得大吃一惊,原来这里的菊花跟别处的不一样,花瓣落了一地,枝上一朵也没有。这时他想起给王安石续诗的往事,才知道原来是自己错了,也明白了王安石让他来黄州的用意。而王安石出的三个对子,苏东坡还是没能对出。

    王安石三难苏东坡,在当时妇孺皆知,许多文人雅士绞尽脑汁,对其下联,但过去多年,始终没人能够对出。

重要声明:小说《九阴真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