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唇枪舌剑,引经作对,今日寸步必争(4)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庸木 书名:九阴真经
    黄裳、阿虎、王一叶走进大,黄裳上前俯道:“宋使黄裳拜见陛下。”金国众文武一齐向黄裳看去,但见此人体形文弱,面色清秀,似一介书生,却不似习武之人,众文武不睥睨而视。阿骨打打量黄裳,也瞧不出黄裳有何高深武功,阿骨打道:“你已见识了刺达猛安与辽军作战,你以为我大金军队若何?”黄裳道:“金**队勇猛威武,金国将士个个都是英雄好汉。”

    黄裳说完,金国群臣中有人笑道:“宋人倒也有些眼力。”金国群臣跟着大笑起来。阿骨打亦笑道:“我大金将士若此,辽贼何愁不灭。一统天下,有何难哉!”

    黄裳与金国君臣所言,都由曷鲁互作通译。黄裳见金国君臣对自己傲慢无礼,阿骨打此言更有鲸吞天下之意,黄裳暗道:“当今天下,尤其以辽、西夏、回鹖、吐蕃诸部为首,都以为我宋国羸弱可欺,今作为大宋使臣,若让金国小看了自己,那么后我大宋必遭金国欺凌,今需以理据争,寸步不让。”

    黄裳亦大笑道:“金国若此,为何要联和我大宋共抗大辽?”阿骨打道:“辽主无道,致使民不聊生,怨气冲天,我大金伐辽,乃是替天行道,拯救万民。联宋伐辽,是想与宋国共建善业,亦帮助宋国夺回失地。”黄裳哈哈笑道:“金军所到之处,契丹人被残杀殆尽,甚至连妇老幼都不放过,如此残忍卑劣,也叫替天行道,拯救万民吗?”黄裳此言一出,阿骨打脸色一沉,随即恢复平静,阿骨打道:“有这等事?我知道后定要严惩。”黄裳道:“陛下英明神武,每次作战必先士卒……”黄裳停了一下,话锋一转,道:“陛下一定对辽军了如指掌,在下也找到了辽军的致命弱点,不知陛下能否苟同?”

    阿骨打听到“每次作战必先士卒”之时,还道黄裳要说“难道陛下还不知道金军的这些行径吗?”,若如此说,却是不好答付,阿骨打正想着如何应付,没想到黄裳却将话题转移。对于辽军弱点,阿骨打怎不关心,阿骨打跟着道:“你说说看?”黄裳道:“金军英勇善战,若是一对一较量,辽军绝非对手。我看金军将士稀少,若辽军依仗其兵将众多,用步兵布阵守坚,以弓箭、长弩远击,以车盾、枪矛近防,抵住金军进攻后,再用骑兵从两翼对金军进行包围,我想辽军很难被击败。辽军的致命弱点是将部队分散开,然后被对手逐一击破。不知陛下是否认同?”

    黄裳此言一出,阿骨打不打了一个冷战,阿骨打暗道:“此人名为揭露辽军弱点,实为为辽军出谋划策,此人几句话,便给辽军指出了作战策略,若辽军以此法作战,我大金焉能取胜?”阿骨打所担心者,一是己方兵将太少,二是敌方坚守不出。阿骨打经过宁江州、出河店两次作战大败辽军后,兵将才达到一万人,这几年阿骨打努力扩充军队,无奈女真人丁稀少,到现在金军也不过十余万人;而金军战胜辽军,都是将辽军分散开来,如果辽军坚守不出,那金军取胜绝非易事。

    阿骨打沉声道:“辽军有此弱点,还请宋使大人指出击破辽军之策。”

    黄裳道:“分散辽军,各个击破,此法或许能够奏效,但几仗之后必被辽军识破。我大宋兵多将广,国富民强,兵将十倍于辽军,战马、弓箭、车盾、枪械更是百倍于辽军,若与我大宋共同征讨辽贼,可轻易击破辽军,此乃击破辽军之上上之策,不过我还要奏明我主万岁,恳请我主恩准。”

    黄裳这一番话,竟是未留半点面。金国大将完颜宗翰兀地站起,高声怒道:“宋使无礼太甚,兵多又有何用,我女真将士威猛,以一敌百,出河店之战,我主陛下率三千七百名女真甲士,大败辽贼十万人。来时你也亲眼见到,刺达一个猛安队,不过三百余人,轻易就能打败辽贼两千人。宋人不服,也见识见识我女真将士的威猛!”

    阿骨打斥道:“完颜宗翰不得胡言!”完颜宗翰气冲冲坐回原位。

    黄裳顺声看去,说话者材魁梧,体态骠悍,知是一位武将,黄裳哈哈笑道:“将军鲁莽之人,说此鲁莽之话,倒也有可原。想当初吴王孙权兵马不足三万,且多为老弱病残之卒,而魏武帝曹有雄兵百万,且训练有素,久经沙场。但在赤壁之战,孙权大败曹。三万弱卒对百万雄兵,与三千七百名女真铁甲对十万辽国疲卒,将军虽是莽夫,也能分清孰优孰劣吧!但这又有何用,孙权虽胜,吴国最终还是被魏晋所灭。至于将军所说的三百金兵打败两千辽兵,更是不屑以谈,蜀国张飞一人击退曹兵数十万;秦国草民陈胜、吴广率数百名民夫,几乎打进秦都咸阳,击败的秦军有数十万之多。一时之胜,何足挂齿?这样的事例多不胜数,将军想听,我会慢慢给将军讲来。”

    黄裳这番话语,直气得完颜宗翰满面通红,完颜宗翰再次站起,手握刀柄,狠狠道:“自从我主陛下领兵抗辽,还从未败过,你可知道?”黄裳微微笑道:“将军只是一介武夫,最多只有匹夫之勇。当年刘邦与项羽征战五年,楚王项羽历经七十多次战斗,从来没打过一次败仗,而刘邦只在垓下一战中获胜,便取得了最终胜利。汉初时候,匈奴也是屡败汉军,到最后还不是被汉军赶出漠北,落得连栖之地都没有。为将者应以史为鉴,我看辽军屡战屡败,却并非坏事,屡战屡胜,也并非好事。”

    完颜宗翰双眼圆睁,面皮紧绷,张了张口,却不知说什么,黄裳道:“与将军谈话只能徒费口舌,将军还是坐下歇息吧,不要再多言了。”完颜宗翰猛地拔刀而出,向黄裳走去。阿虎、王一叶忙上前一步,挡在黄裳前面。阿骨达怒道:“退下!”完颜宗翰停住脚步,狠狠将刀收回鞘中,退了回去。

    阿骨达对黄裳道:“臣下无理,黄将军莫要见怪。”黄裳道:“陛下不必客气,区区小事,不足为意。”那阿骨达是个极才之人,见黄裳满腹经纶,机智过人,不心生意,阿骨达高声道:“赐座!”侍从搬过一把椅子,放在黄裳面前,黄裳道:“谢陛下。”安然坐在椅上。阿虎、王一叶分站两侧。

重要声明:小说《九阴真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