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唇枪舌剑,引经作对,今日寸步必争(1)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庸木 书名:九阴真经
    黄裳、阿虎、王一叶下了泰山,继续向金国进发。在武林大会耽误了几天,黄裳不敢再做担搁,三人快马加鞭,不几便到了登州。又行半,到达蓬莱山。黄裳三人依山而行,但见峰峦叠嶂,奇石林立,远近错落,犹若鬼斧神工。山上琼楼玉宇,雾霭飘飘,山中有水,水中有岛,岛中有湖。再往前行,只见万倾碧海,水波连天,山水之间,浮云翻腾滚动,薄雾缥缈游,置其中,确如仙境一般。黄裳叹道:“古人云:‘蓬莱、方丈、瀛洲,此三神山也。’今到蓬莱,果然名不虚传。”阿虎不解道:“黄大哥,咱们已到了蓬莱山,怎么看不到神仙?”黄裳道:“神存在于你的心中,仙存在于你的中。修炼到一定境界,你就会感觉到神,你也会成为仙。”阿虎道:“怎么修炼呀?”黄裳道:“积善积德,扶危济困;修,习艺理术。”王一叶道:“黄大哥,此言也不尽然,想我梁山兄弟扶危济困,替天行道,到头来却是个什么结果,不是战死沙场,就是被造谣诬陷,残遭杀害。”黄裳道:“世法无常,天理无私,因果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作恶之人终会得到恶报,行善之人终会得到善报。”黄裳博览群书,见王一叶说出这样问题,便以佛学道理去答复,但此时,黄裳却觉得有些强词夺理。黄裳转过话题,手指前方道:“过了这片海,咱们就到达金国了。”阿虎看着茫茫大海,自语道:“咱们怎样能过得去?”王一叶道:“阿虎,咱们看看附近有没有渔民,有渔民就会有船,咱们坐船就能过去。”阿虎点头道:“我怎么没想出来。”

    三人正说着,忽然听到前面有吵闹声音,三人下马,顺着声音方向走去。绕过一块巨石,远远看到前面海滩上聚集了许多人,只见一人高声喊道:“欠债还钱,你们这些穷鬼,欠老子的钱不还,还想在这里安心打鱼?”此人衣衫华丽,在他旁站着十多个打手,这些打手拿刀持棒,个个似凶神恶煞一般。这些人前面,几十个渔民衣衫破烂,跪倒在地,不住哀求道:“蔡老爷,你行行好,我们没那么多钱。”那蔡姓之人嘴角一撇,道:“没有钱,没有钱就用船抵押,把他们的渔船都给我拖走!”此人话音未落,那十几个打手一拥而上,跃上停靠在岸边的几艘船,就要将船划走。众渔民忙哀求道:“你们不能把这些渔船划走,没有这些船,我们就没命了,我们就靠这些船捕鱼为生!”有两个渔民跟着跳上船,抱住船桨,想阻止他们将船划走。那蔡姓之人见状,大声喝道:“嘿,反了你了,给我打。”几个打手拥上去,将方才那两个渔民一顿乱打,顿时,那两个渔民被打的皮开绽。众渔民哭叫声响成一片,突然,渔民中有人大声道:“反正也活不了了,咱们给他们拼了!”此话一出,众渔民纷纷响应:“对,给他们拼了!”“反正都是个死。”……众渔民有的赤手空拳,有的拿些石块柴棒,向那些打手冲去。那蔡姓之人满面凶气,气急败坏道:“真反了你们了,给我打,给我狠狠打!打死了老爷我有赏!”那些打手拔出刀枪,恶狠狠扑向渔民。渔民人数虽多,但那里是这些人的对手,不一会,已有几个渔民倒在地上。那蔡姓之人张牙舞爪,呵呵笑道:“你们这些穷鬼,既然不想活了,老子成全你们……”

    黄裳见此形,大喝道:“住手!”黄裳声音中施加内力,刹那之间,便似长风动地,云气聚合,众人顿时住手。那蔡姓之人定了定神,见海滩上多了三个人,这三人体格文弱,没带一件兵器,那蔡姓之人撇了撇嘴,道:“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你们想干什么?”那些打手挥动刀枪,站在蔡姓人周围,张牙舞爪。那蔡姓人眯着双眼,继续道:“活腻的人真多呀,狗娘养的……”然后一顿乱骂。

    黄裳看了一眼阿虎,阿虎会意,弯腰捡起一块石子,向那蔡姓之人掷去。只听那蔡姓之人“啊”地一声大叫,扑通摔倒在地。旁边打手赶忙将蔡姓之人搀起,那蔡姓之人脸上已起了一个大包。蔡姓之人疼得啊哟直叫,骂道:“狗娘的,竟敢打老子!给我剁了这三个兔崽子!”周围打手一声应喝,扑向黄裳三人。阿虎双手各抓起一把石子,挥手向那些打手扔去。只听一阵惨叫,那些打手已倒去一半。阿虎俯又抓起两把石子,继续向那些打手扔去。几个来回,众打手皆跌倒在地,啊哟乱叫。

    此时,那蔡姓之人早已吓得失魂落魄,黄裳走过去,怒道:“杀人偿命,你竟然说打死人了你有赏?天理难容!”那蔡姓之人低头俯首,不停道:“好汉息怒,好汉息怒,是我不对,是我不对,可是……可是他们欠我的钱……”黄裳道:“他们欠你多少钱?”蔡姓之人结巴道:“一百……一百两银子。”此时,有几个渔民也凑了过来,听了这话,渔民们气愤不已,纷纷道:“我们借他的钱早就还清了,他还说我们欠他的。”“我就借了他五两银子,他让我还十五两。”“我借了他三两银子,他让我还十两。”……

    一位老渔民走到黄裳面前道:“我们祖祖辈辈以打鱼为生,卖了鱼交些租税,子还可以过。但这两年朝廷征收‘花石纲’,我们找不到宝贝石头,就借了这位蔡老爷些银子顶替交税,但这位蔡老爷却让我们成倍偿还,好汉你给评评理,究竟谁对谁非……”黄裳暗道:“还是因为‘花石纲’!”黄裳拿出临行时徽宗赐的御印令牌,高声道:“我是圣上钦差,这‘花石纲’你们就不要交了,若哪个官敢问,你们就说黄大人不让你们交的。”众人一听,忙跪倒在地。那个老渔民道:“你就是黄大人!我们听说朝廷边有个黄大人,是个大大的好官,黄大人就是你呀!”黄裳扶起老渔民,高声道:“众位乡亲请起,‘花石纲’让大家受苦了,以后大家都不用交‘花石纲’了。”众渔民分外欢喜,不住叩谢道:“谢谢黄大人,谢谢黄大人!”

    黄裳走到蔡姓人面前,厉声道:“这些渔民还欠你钱吗?”那蔡姓人见来人竟是朝中大官,吓得滚尿流,跪在地上不停道:“不欠了,不欠了。”黄裳道:“你以后还敢欺凌百姓吗?”那蔡姓人忙道:“不敢了,小的再也不不敢了。”黄裳道:“给我滚!”“是,是……”那蔡姓人忙从地上爬起,和手下那些打手连滚带爬地跑走了。

    众渔民纷纷拍手庆贺,一渔民道:“黄大人这一来,真是救了我们的命,黄大人好官呀!”另一渔民道:“微服私访的官都是好官,黄大人是大大的好官!”众渔民你一言我一语,不住说好夸赞。

    黄裳道:“诸位乡亲,这个姓蔡的人如此霸道,你们为什么不去告官?”众渔民听罢,叫苦连天:“黄大人有所不知,本地的官老爷是这个人的亲弟弟,他们说朝廷中的蔡京大人也是他们的亲戚,我们去告官,不是自找苦吃吗?”黄裳听后,皱了皱眉,道:“诸位乡亲放心,我会奏明朝廷,请朝廷严查。”众渔民道:“有黄大人为我们做主,我们就不怕了。”

    黄裳道:“诸位乡亲,我有圣旨在,要到海的对岸,还请你们送我过海。”众渔民大声道是,一渔民道:“黄大人尽管放心,我们常年住在海上,保证平平安安送黄大人过海。”又一渔民道:“这点儿事算什么,这半个月来,我们已送过两般人过海了,一般人是女真人,他们说是出使咱们大宋国回去的;另一般人是一位婆婆和她的一个丫鬟,也是去海的对岸。”

    当下,一些渔民回家拿了些干粮水袋,几个渔民挑了两条结实的大船,将马匹牵入一条船,黄裳等人上了另一条船。众渔民选了十来个壮实的汉子撑船,载着黄裳三人驶向对岸。

    此时是初夏季节,正直东南风盛行之际,渔船顺风向北驶去。渔民们个个卖力划船,一过去,便到了对岸。黄裳让阿虎拿出几锭银子给了渔民,吩咐回去后分给大家,渔民们自然高兴不已。然后,黄裳让渔民们撑船返回。

重要声明:小说《九阴真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