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鬼哭狼嚎,魅影重重(5)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庸木 书名:九阴真经
    独孤求败心头欢喜,兴趣自然大增。独孤求败发现,童贯所用招式虽然只有一招,但飞来针叶所包含变化皆不相同,这与自己的独孤剑法颇为相似。独孤求败仔细查找此招破绽,却发现此招根本没有破绽。独孤求败不由一惊,暗道:“武功存在招式必存在破绽,难道还有没有破绽的招式?”突然,独孤求败发现针叶最猛烈的攻击点并非指向自己,而是离自己有一步距离,独孤求败暗道:“任何招式,最猛烈攻击点都应指向对手,但此招却为何如此怪异?”独孤求败试着向那一点移去,只见那一点又移向它处,而在那一点中间,隐隐存在一个气门。独孤求败大喜:“此气门必是此招破绽,此招破绽隐藏在最强攻击点上,这样对手便会很难发现,此招真是巧妙之极!攻击此气门,必能破此招!”独孤求败想到此,剑锋一转,正要全力攻击此气门,突然,飞驰而来的万千针叶相继消失。

    独孤求败定睛观看,童贯立于树顶,周围八颗松树光秃秃的只剩下树干,童贯已是无物可用。独孤求败自言道:“不破此招此招自破。”言语间颇有些遗憾。独孤求败话音刚落,只见童贯从树上跃下,眨眼之间,已到了独孤求败跟前。童贯右手一伸,指尖带着一团深绿色什物,猛向独孤求败左目刺去。独孤求败宝剑一挥,迎住攻来招式,那什物忽地一转,又刺向独孤求败右目。

    独孤求败见状,剑尖一抖,祭出独孤剑法中的“破剑式”。“破剑式”本是专门破解天下各门各派的剑法,但在独孤剑法中,只要对手施展某一招式,均可用独孤剑法中破解这一招式的剑式应对。此时童贯连连施用“刺”的招式,而独孤剑法中,“破剑式”、“破箭式”“破枪式”均有破解“刺”的剑式,所以独孤求败剑锋一转,施出了独孤剑法中的“破剑式”。

    说时迟那时快,猛然间童贯右手绿色什物离独孤求败左眼不过寸许,只见独孤求败宝剑一晃,剑尖已到了童贯右手手腕“神门”,童贯右手再前伸,必然撞到宝剑之上。童贯右手微撤,在这一撤之间,独孤求败发现那绿色什物乃是一根松树针叶,只是童贯出手太快,才看不请针叶本

    忽地,童贯形一晃,已到了独孤求败后,跟着那针叶猛地刺向独孤求败后脑“风池”。此时童贯形之快,出手之快,如同鬼魅幽魂,只看到叠影重重,却看不清童贯本人。童贯右手那根针叶,更似是绿光鬼火,飘来飘去,虽面对锋利宝剑,却是游刃有余,飘忽不定。童贯这一招数乃“葵花含羞”中的“绣花**”,“绣花**”是《葵花宝典》中最毒、最狠辣的武功,并且迅捷无比,猛烈无比。

    见童贯绕到自己后,独孤求败不敢怠慢,宝剑回手反刺,接着转过子,施出“刺”变化中的“上下百般刺”,但见紫薇宝剑上下翻飞,将对手的头、颈、皆罩在剑光之内。独孤剑法“刺”的变化,便有二十一种,这二十一种变化融会贯通,威力巨大无穷。

    童贯形招法快捷无比,独孤求败剑法也是变化莫测,两人每一招都是致人命的绝招,但总是在电光火石间被对方化开。转眼间,两人已战至几百回合。

    方才躲进院中的丐帮弟子,这时从院中走出,众丐帮弟子重新组成一个人圈,将独孤求败和童贯围在中间。武林大会上,众丐帮弟子已见识了本帮帮主和独孤求败的较量,只觉得那是武林中的颠峰对决,但此时童贯与独孤求败的决斗,却是更胜一筹。

    程青迟背手而立,密切注视着两人的这场决斗。起初,两人还是旗鼓相当,但几百招过后,那童贯出手更加狠辣,招式也更迅猛,只想用一招将独孤求败置于死地;而独孤求败却轻松自如,似是闲庭信步。又过了几百招,在独孤求败的迫下,童贯招式变得杂乱起来,但独孤求败有时似故意让童贯一招,又似要将童贯所有招式都吸引出来,却是不想让对手败下阵来。程青迟暗道:“武林大会上与自己比武,独孤求败便是如此,这个独孤求败也太过猖狂,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程青迟想到此,慢慢向独孤求败走去。此时,独孤求败与童贯相距一丈有余,双方招式变为比试内力的真气比拼。只见独孤求败紫薇宝剑直指童贯,手腕一抖,一股真气从剑尖迸出。童贯双手做粘花之状,拇指不断将中指弹出,在这弹指之间,一股股真气喷发而出。但见双方真气相交之处,升起团团雾气。

    程青迟慢慢绕到独孤求败后,右臂内弯,右掌划了个圆圈,程青迟聚集全力气,右掌猛地向独孤求败推去,正是降龙十八掌的“亢龙有悔”,但见一股疾风向独孤求败袭去。

重要声明:小说《九阴真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