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武林争锋 (3)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庸木 书名:九阴真经
    校场内众少林弟子急声道:“方丈,方丈大师……”忙跑来扶起济深,几名少林弟子想要上台,济深伸手拦住,道:“不可,我中了他的‘慑心术’,咱们武功还是不济。”济深说完,一阵剧烈咳嗽。岳云行快步赶下垒台,急声道:“方丈大师可好?”济深道:“恐要歇息一阵。”济深话音微弱,不时咳嗽两声。岳云行道:“大师不要担忧,等田婆婆来后,定能医好大师伤势。”济深微微笑道:“岳盟主莫要挂念,贫僧无有大碍。”黄裳也跟着走下垒台,黄裳见济深面色苍白,言语无力,显然已受了严重内伤,黄裳道:“方丈大师,在下略明医理,可否能让在下诊治一下大师的伤?”方才黄裳给余章子疗伤,济深也是看在眼里,这时黄裳要为自己医伤,济深感激道:“黄施主尽管医治便是,贫僧多谢了。”黄裳轻按济深脉搏,但感觉那脉搏时歇时停,时快时慢,黄裳看济深呼吸,也是断断续续,时缓时急,此乃是全经脉错断之症。黄裳暗道:“若换常人,全经脉错断必然非死即亡,幸亏济深大师内力雄厚,才保住命。”黄裳马上将济深的奇经八脉打通,片刻之后,又将十二经络的手三阳经、足三阳经打通,这奇经八脉和十二经络的手、足三阳经打通之后,济深神色大为好转。黄裳道:“方才我将大师的经脉顺通,大师若要完全康复,还需调养一些时。”济深双掌合十道:“多谢黄施主。”黄裳道:“方才比武时,大师突然似昏迷一般,却是什么原因?”济深道:“丐帮中有一种武功,名为‘慑心术’,这种武功以强固之精神控制对方心灵,很是邪气。但若被攻击之人定力超强,或不与对方目视,这‘慑心术’便起不了作用,可惜贫僧大意了。”这时岳云行道:“方丈大师慈悲为怀,若大师的‘竹叶手’出手时再加一分力量,大师也不会如此。”济深双手合十道:“多谢岳盟主挂念,阿弥陀佛!”

    台上宫效刃大声道:“岳盟主太过惊张了吧,比武大会伤亡在所难免,岳盟主可都一视同仁?”岳云行怒道:“宫长老难道不知道济深大师已手下留,留下你一条命了吗?阁下下如此狠手,也太过狠毒了吧。”宫效刃道:“老夫从未奢求被人手下留,老夫也不会领别人的什么。对于济深,老夫已是很客气了。此次我们丐帮参加武林大会,就是要夺得武林盟主,哪位英雄还有兴致,请速速上台,老夫在这里恭候了。”岳云行怒道:“那岳某领教阁下高招了。”说着飞上台。宫效刃冷笑道:“济深与老夫过招,已是老夫造化,没想到岳盟主也这样看得起老夫。”岳云行道:“废话少说,接招便是。”岳云行说着拔出宝剑,一招“百鸟朝岳”,向宫效刃直刺而去。宫效刃脚步挪动,却是“迷离脚”中的“颠步”,宫效刃躲过岳云行来招,跟着一招“剪子腿”,向岳云行反击而去。岳云行宝剑在前划了一个剑花,接着向外横劈,此招乃是“劲松迎客”,不但化了对方来招,而且已是转守为攻。

    几招下来,宫效刃不倒吸一口凉气,暗道:“都说岳云行武功一般,其盟主之位全凭他人推荐,今看来,岳云行绝非徒有虚名,其武功也绝不在他人之下。今若想战胜此人,只有凭借‘慑心术’了。”宫效刃想到此,收紧招数,不再主动进攻,只是以防守为主,而一双眼睛却睁得大似山桃,直直盯着岳云行双眼。岳云行并不与宫效刃目视,专心施展招数,一把宝剑似游龙飞凤,呼呼生风,十几招下来,竟然已明显占据上风。

    高手过招,有无兵器并不重要,以两人实力,也不会在十几招内有如此明显差距,但宫效刃出招之时,有一半心思想着如何用“慑心术”战胜岳云行,而岳云行深知“慑心术”厉害,所以出招时全神贯注,丝毫不去分神,两人心神这一聚一散,也就使得两人招法威力大相径庭。况且,岳云行所用武功,乃泰山派绝学《岱宗如何》,五岳剑派虽然各有千秋,但却以《岱宗如何》为首。《岱宗如何》是根据泰山七十二景化出的,此武功复杂难学,但威力却是无穷。宫效刃以一半心神对付《岱宗如何》,在十几招内便处于下风,也就不足为奇了。

    方才济深大师与宫效刃较量时的形,岳云行是历历在目,所以虽然处于上风,但并未手软。岳云行手腕一抖,“石坞盘松”、“双峰回翔”、“天胜风云”、“岱岭回马”、“龙潭瀑布”、“黄河金带”、“旭东升”、“摩崖万丈”,《岱宗如何》八招招式招招相扣,一并施出。再看宫效刃,已是应接不暇。紧接着,岳云行一个“岱岭回马”,手中宝剑回旋后刺,只听宫效刃一声尖叫,左肩已是中了一剑。宫效刃双足用力,子向后退去,没想到宫效刃刚刚站定,岳云行宝剑已跟了上来,剑尖离宫效刃喉咙不过寸许。宫效刃慌道:“岳盟主饶命!”岳云行喝道:“你可服输了。”宫效刃道:“在下服输,在下服输!”

    岳云行收剑撤招。宫效刃忙后退两步,只听宫效刃道:“岳盟主,在下有一事相求,不知该讲不该讲?”岳云行道:“宫长老直言便是。”岳云行说着,转向宫效刃看了一眼,突然发现宫效刃双目精光,动人心魄,想要避开宫效刃目光,可是一双眼睛竟似被吸住了一般,不由自主地呆呆凝视开来。宫效刃哈哈大笑:“岳盟主,在下有一事相求,求岳盟主与在下再比试一次。”宫效刃说完,抬脚向岳云行击去。校场内虚声四起,愤怒声、震惊声响成一片。就在这时,只见岳云行如梦突醒,迅速躲过宫效刃击来之脚,手中宝剑顺势向宫效刃左眼刺去。宫效刃还没反应过来,剑尖已刺到自己左眼,只听宫效刃“啊”地一声惨叫,一只眼睛已被刺瞎。校场内顿时响起阵阵欢呼声,众好汉无不惊奇赞叹。

    校场下,济深方丈双手合一,轻声道:“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恶之家,必有余殃,惩恶即为扬善,辅善即为罚恶,黄施主乃大仁大义大善之人也!”一旁黄裳道:“大师过奖了,在下初入江湖,不懂什么江湖规矩,在下只是觉得这位宫长老与武林大旗上的‘侠义仁信’四字太为不符了。”原来,岳云行突然从宫效刃的“慑心术”中清醒,却是黄裳所助。黄裳自从汴京出发以来,屡次目睹丐帮弟子的无耻行为,这次宫效刃又如此背言弃义,卑鄙无耻,黄裳感到,丐帮和天地神教一样,都是些无无义无仁无信之徒,而泰山、少林、明教却大都是笃行侠义的汉子。所以在宫效刃以“慑心术”定住岳云行时,黄裳便运用传音之术,随同众人喊声“啊”地叫了一声,这声音中蕴含内力,足以将岳云行震醒。此时,校场内叫喊声一片,黄裳所发声音与这许多声音混在一起,在常人看来,无有异常,但济深内功修为已达到一定境界,与黄裳又近在咫尺,所以能知道其中缘故。

重要声明:小说《九阴真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