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沐猴而冠泰山颠(5)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庸木 书名:九阴真经
    阿虎这一仍,那天地仙尊竟没躲过去,干柴直直打在天地仙尊脸上!阿虎又捡起一块干柴,向天地仙尊扔去,这次天地仙尊赶忙躲闪,才勉强躲过。校场内众好汉不由一惊。

    这一切,黄裳都看在眼里,黄裳止住阿虎道:“阿虎,回来。”阿虎回到黄裳旁,急切问道:“黄大哥,你受伤了没有?”黄裳微微笑道:“没有。”阿虎又对王一叶道:“一叶兄弟,他们打伤了你没有?”王一叶一直在感觉自己哪里受了伤,见阿虎问自己,又深深吸了一口气,有些惊奇道:“我没什么事呀。”

    黄裳走向天地仙尊,淡淡道:“天地仙尊,刚才你击了我一掌,这次我该还你一掌吧。”冯奎赶忙上来阻止道:“黄大侠,我家教主只文斗,不武斗。”黄裳淡淡一笑,突然一个箭步上前,瞬间绕过天地神教两名弟子,欺到天地仙尊面前,黄裳反手一掌向天地仙尊击去。天地仙尊赶忙伸手挡拦,没想到黄裳此掌只是虚招,瞬间收掌又退回原处。黄裳这一串招式,那天地仙尊竟慌张地应接不暇!

    黄裳心中一惊,暗暗道:“原来如此。”黄裳初见天地仙尊时,看不到天地仙尊有任何内力流露,黄裳所见世人中,只有李宪伯伯一人达到如此境界,黄裳不感叹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在天地仙尊点燃干柴,并从油锅取出飞镖,黄裳惊奇其武功高强,但却看不出其中蕴藏的武功机理,心中不有些惊疑。之后阿虎胡乱掷出一块干柴,虽然阿虎有些内力,但天地仙尊竟躲闪不开,黄裳感到其中定有蹊跷。方才黄裳故意试探一招,终于使黄裳确定,天地仙尊根本没有任何“神功”!

    但黄裳仍疑云重重,黄裳走到垒台上的那口油涡前,只见涡中油花翻滚,油腥四溅,若想取出油涡内的飞镖,却是非常人之所能,而天地仙尊却如何能做到呢?天地仙尊掌击薛彪,中间可以有假,但方才明教左光明使也倒在了天地仙尊的掌下,却又是为何?黄裳深思不得其解。

    黄裳随即想道:“先将天地仙尊打败,揭破他的武功骗局,这些伎俩不就知道了吗?”黄裳想到这里,高声说道:“天地仙尊,在下不才,愿领教教主高招。”天地仙尊还未说话,冯奎忙上前道:“这位大侠,若你能从这滚油涡中取出飞镖,我们仙尊教主就拥戴你为武林盟主,至于武斗,那是市井之徒的把戏,我家教主不去比试。”

    黄裳道:“好,今就进行文斗,但不比什么油涡取飞镖。咱们各选出一人,在十丈之外,用石子分别击打你家教主与我,能击中者便为胜者。十丈之外击来的石子,势道早已衰落,这样不会伤人,更不会伤自己,而你们的‘油涡取飞镖’还有可能伤到自己。这样的文斗是不是比你们的更合适?”

    冯奎还要争论,台下叫喊声响成一片:“就用这样的文斗!就用这样的文斗……”更有不少人喊道:“不要文斗,只要武斗。”此时冯奎脸上毫无表,道:“好,就依黄大侠所言。”

    冯奎在垒台上捡起一枚石子,走到十丈之外,深吸一口气,扬手向黄裳击去。黄裳看那石子,飞行十余丈远,力道却未减弱,径直击向自己面门,黄裳暗道:“此人不愧为天地神教香主,也有些诡异手段。”伴着石子飞过,似有一种清香之气飘来,黄裳不及多想,立刻祭出“浑天**”招式,一股真气护在周,那石子离黄裳体半尺左右,竟似撞在铁壁上一般,嘭地被弹飞出去。

    黄裳吸气收功,淡笑道:“冯香主好手段,现在轮到我们领教一下贵教的高招了。”说完转对阿虎道:“阿虎,你去讨教一下天地仙尊教主的神功。”阿虎点头道:“是。”然后捡起一枚石子,走到十丈远处,向天地仙尊击去。阿虎每按黄裳所授内功心法修练,此时内功已颇具火候,而阿虎掷石子所用招式,乃‘浑天**’中的“浑天指”招式,黄裳使用此招,可将手中任何什物,哪怕草叶毛发都能化为利器攻击敌人,阿虎虽未有黄裳功力,但所掷出石子仍似利箭飞矢般向天地仙尊击去。

    再看那天地仙尊,坐在椅子上,面色极为慌张,见石子朝自己击来,竟然起闪躲!武林中的成名高手,应对如此攻击,只要以内力相抵便可,站起来便是有**份。校场众豪见天地仙尊如此行事,不由迷惑万分。

    天地仙尊从椅子上站起来刚转过,那石子已经到达,正击在天地仙尊的户之上,天地仙尊“啊”地叫了一声,扑通扑倒在地,正好来了一个狗吃屎。

    校场内响起一片惊奇声。此时校场内众人还以为强中自有强中手,那阿虎武功比天地仙尊还要高强,但黄裳已经完全明白,天地仙尊根本没有什么“绝世神功”,天地仙尊只是在卖弄玄机,欺世盗名!

    黄裳不由大怒,闪来到天地仙尊面前,一把抓起天地仙尊,喝道:“无耻小人,竟敢欺骗天下英雄?”说着将天地仙尊往地上一扔,天地仙尊重重摔在垒台上。这时,阿虎、王一叶扑过去,照着天地仙尊就是一顿乱打。阿虎更是边打边道:“你还我铜墙铁壁四位大哥,还我凤儿妹妹,我要替四位大哥报仇……”此时天地仙尊丑态百出,抱头祈求道:“不要打了,有话好好说,好汉饶命……”

    那阿虎、王一叶击打天地仙尊,每掌每拳都用足了力气,没几下,天地仙尊声音变得微弱起来。黄裳忙道:“阿虎、一叶住手!”

    阿虎、王一叶停住手,那天地仙尊似死狗一般,瘫倒在垒台之上。黄裳面向校场,高声道:“天地仙尊不过是一个武功平平,欺世盗名之徒!天地仙尊根本没有什么神功,他是在故弄玄虚,欺骗天下英雄……”校场内愤怒声四起,怒骂声响成一片。再看天地神教众弟子,许多人已经逃跑,剩下弟子扔掉天地神教的头巾饰物,呆呆立在原地。

    垒台上冯奎趁着混乱,偷偷向台下走去。只听岳云行高声叫道:“冯香主请留步!”冯奎见势不妙,施展轻功招法,就想脱溜走。冯奎刚刚纵离地,只见一个白色影从空中滑过,双脚直向冯奎面门踢去,冯奎被迫后撤,重新退回垒台。

    众人一看,此人正是武林盟主岳云行。岳云行怒道:“冯香主愚弄了天下英雄,难道想一走了事吗?”冯奎强作镇定,道:“岳盟主,我家教主神灵护体,要不我家教主怎能以内力点燃干柴,油锅中取出飞镖?”岳云行道:“那就请你家教主与众位英雄过过招吧。”冯奎喃喃道:“想必,想必此时神灵有什么事,离开了我家教主,等神灵回来后,我家教主再与各位决战……”

    台下怒骂声又响了起来。未等冯奎说完,只见从台下飞跃上一人,众人一看,原来是恒山派掌门心绝师太。心绝师太高声道:“岳盟主,何必对这种卑鄙小人如此客气,让本座来打发了他们。”心绝师太说着,拔出宝剑向冯奎刺去,冯奎赶忙还击,两人战在一起。

    心绝师太武功招数灵巧迅捷,其姿势也是美妙之极。再看那冯奎,初时还能勉强接招,但几招过后,已是力不从心。十几个回合过去,只见心绝师太飞跃起,一招“雁过无声”,剑尖直指冯奎咽喉,冯奎赶忙低头躲闪。心绝师太越过冯奎,跟着手臂回撤,手腕用力,剑柄已点中冯奎背部大椎。冯奎低着头,愣愣定在垒台之上。

    心绝师太剑指冯奎,回对岳云行道:“岳盟主,我恒山派弟子受天地神教欺辱,以至自杀亡,如此看来,此事千真万确。让本座结果了这个可耻的小人,以替我死去弟子报仇。”岳云行道:“师太不必焦急,贵派弟子的仇一定会报的,待将这些江湖败类的罪行查明……”

    岳云行还未说完,突然,从台下飞上一人,只听此人大声道:“岳盟主,对待这种卑鄙小人又何必这般仁慈,让在下替武林除此祸害。”此人形极快,话音刚落,已到了冯奎旁,跟着举掌向冯奎脑门拍去,只听“啪”地一声,冯奎脑浆崩裂,当场死亡。

    众人看去,这人脚穿一双大鞋,正是丐帮护法长老朱庄明。岳云行见朱庄明将冯奎打死,不由有些怒气,道:“冯奎罪该当诛,但也要按盟规处置,朱长老这样将冯奎打死,却是何道理?”朱庄明抱拳道:“岳盟主见谅。朱某未曾想到,武林中竟有如此卑鄙可耻之人。况且,本帮曾与天地神教有所交往,本帮原以为天地神教一个行侠仗义的名门正教,今才知道,本帮是被冯奎的花言巧语蒙骗了,天地神教原来是一个无恶不作、欺世盗名的邪恶之教!实在是可气可恨!朱某气愤不过,以至有些鲁莽,请岳盟主莫怪。”

    岳云行哼了一声,走到黄裳面前,抱拳道:“多谢黄大侠,揭穿了武林中这一天大骗局,若这样的卑鄙小人当选武林盟主,武林中定会有一场大劫难。”黄裳抱拳道:“岳盟主不必客气,天地仙尊确实没有什么神功,但他做的一些‘神功’把戏,还需让他坦诚交待,以使武林众英雄有个明白。”岳云行道:“黄大侠说的是。”

    岳云行走到天地仙尊面前,厉声道:“老贼,江湖以信为本,你们如此欺骗天下众英雄,按武林盟规,其罪当诛。”天地仙尊瘫在地上,初时嚣张自大神态已全然不在。见武林盟主问自己,天地仙尊从地上爬起,不停磕头道:“岳盟主饶命,岳盟主饶命,这都是冯奎的主意,是他让我这样做的,是冯奎让我争夺武林盟主的……”岳云行怒道:“将你点燃干柴,油涡取飞镖的‘神功’都招出来?”天地仙尊赶忙道:“点燃干柴……冯奎给了我这些东西,只要将他们放在手上,就可以发出火焰,将干柴点着……”天地仙尊忙从内兜里掏出一个小包,打开小包,里面是些白色的颗粒,颗粒见风起火,发出淡蓝色火焰。岳云行道:“那油涡取飞镖又是怎样?”天地仙尊道:“那油涡中的油虽然沸腾,其实一点都不……”

    垒台上一口油涡已被踢翻,另一口油涡柴焰正旺。岳云行、黄裳等人走到那口油涡旁,一股气袭来,再看油涡里面,油花翻滚沸腾,滋滋作响,绝非有假。岳云行长袖一挥,一瓢油从油涡中飞出,直浇向天地仙尊,天地仙尊“啊”地惨叫一声,痛得在垒台上不住打滚。待天地仙尊平静下来,众人看去,天地仙尊露在外的手臂已经被烫得发黑,起满火泡。岳云行淡淡道:“这就是不的油?”天地仙尊凄声道:“我不知道……这都是冯奎让我做到……冯奎,是你害了我,你该千刀万刮……”岳云行长袖又是一挥,一飘油从油涡中飞出,洒在天地仙尊旁,岳云行怒道:“你真的不知道?”天地仙尊吓得浑发抖,颤声道:“岳盟主,我真的不知道,冯奎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岳云行看看冯奎尸体,又看看朱庄明,不由满面怒气。朱庄明道:“岳盟主为这些人气恼,实在不值,就让在下结果了这些歹人的命。”明眼人都能看出,岳云行气愤是因为朱庄明杀了冯奎,朱庄明如是说,未免有些狡辩。岳云行淡淡道:“就不凡朱长老了,谁是歹人,终究会水落石出。”话语中亦是话里有话。

    已有人将天地神教、赤拿帮、天河帮逃跑的弟子抓住,并与薛彪、薛横一同押上垒台。岳云行来到薛彪前,厉声道:“天地神教与你有何勾结,若不从实招来,与天地仙尊同罪。”薛彪脸如死灰,怯声道:“岳盟主,这都是冯奎让我干的,冯奎让我去找天地仙尊比武,在天地仙尊打我时候,让我假装受伤,再假装让天地仙尊将伤医好……”

    岳云行又问天地神教弟子道:“你们可去过梅林镇、王家庄?”一天地神教弟子慌道:“去过,去过,不过我没有做歹事,歹事是他们做得,是他们烧杀强掠。”岳云行继续问道:“你们可曾对恒山派弟子有不轨行为?”几名天地神教弟子一齐指着一名弟子道:“是他对恒山派弟子不轨,不管我们的事。”那名天地神教弟子跪倒在地道:“岳盟主,我什么也没做,我就摸了一下那个恒山派弟子的手,是那恒山派弟子太死心眼了……”旁边心绝师太怒不可持,拔剑出鞘,剑锋到处,那名天地神教弟子人头落地。

    垒台下,那些未逃跑的天地神教弟子都跪在地上,哭声道:“岳盟主,我们都是被天地仙尊和冯奎迫入教的,我们若不入教,他们就打死我们,我们每天都遭受他们的打骂欺辱……”岳云行向台下看去,这些天地神教弟子脱去服饰,却都是普普通通的百姓,其中还有许多女子。岳云行道:“你们自行解散,各自回家去吧。”台下天地神教弟子不住磕头感谢。

    岳云行走到赤拿帮、天河帮弟子旁,厉声道:“赤拿帮、天河帮……”还未等岳云行说完,赤拿帮弟子扑通跪倒在地,慌张道:“我们都是受天地神教指使,我们假装有病,让天地仙尊医治……”天河帮弟子跟着跪倒在地,颤声道:“我们根本没去过渤海湾,天地神教让我们编造他们的善行,他们想做武林盟主……”岳云行满面气愤,自言道:“武林盟主应当侠义仁信,德行高尚,若这样的卑鄙小人当选武林盟主,那真是武林中的劫难。”

    这时,明教左光明使王庆萧走上垒台,王庆萧道:“岳盟主,方才天地仙尊出掌击我,冯奎又掷给我一枚丹药,这时,我突然感到一阵头晕,不知他们耍的什么把戏?”岳云行回怒视了天地仙尊一眼,天地仙尊慌道:“岳盟主,我真的不知道,冯奎说不管谁上来,只让我假装击掌,他就有办法……岳盟主,我真不知道这里有什么缘故……”

    黄裳注视着校场中的一切,听天地仙尊如此说,黄裳突然想起与冯奎“文斗”期间,在冯奎用石子击打自己时,曾闻到一丝淡香,黄裳隐约觉察到一些事。黄裳上前问王庆萧道:“左光明使,在你接住丹药时,是否闻到了芳香气味?”王庆萧道:“是闻到一股香味,这种气味很奇特,以前我从未闻到过。”黄裳点点头,对岳云行道:“岳盟主,这武林大会期间,可要小心邪气伤人。”岳云行点头道:“黄大侠说的有理。”然后面向校场众人,大声道:“若各位英雄闻到什么异常气味,当自闭气门,以防止邪气侵!”校场众好汉大声称是。

    岳云行将天地神教及其仆从一一审过,所有事似乎都已明了。黄裳心中暗道:“天地神教的骗局也太过狡猾,先让其他帮派假装生病,被天地仙尊医好,以显示天地仙尊内力高深,更有仆从帮教为天地仙尊歌功颂德,来显示他的‘仁善义德’。而天地神教所设下的什么‘以内力点燃干柴’,‘油涡取飞镖’都是假的,王庆萧被天地仙尊一掌‘击晕’,应该就是冯奎给王庆萧的那粒药丸的原因,那香味一定是一种**药,人闻后便会晕倒。”“但那油涡中的油的确是炽无比,那天地仙尊又是怎样将飞镖取出的?这其中又是什么缘由?”此时垒台上油污一片,方才被冯奎踢倒的油涡已经破漏,斜斜地倒在垒台上,油涡上还存着少量未漏完的油。黄裳上前蘸了一滴油,用手指挫了一下,只感到这种“油”没有通常油的粘腻,黄裳心头一亮,霍然开朗:“原来被踢翻的油涡中的‘油’是假的!”

    黄裳站在垒台上,大声道:“诸位好汉,大家知道为什么天地仙尊能从油涡中取飞镖吗?”众好汉面面相觑,道:“这个我们还是不知道,那油涡那么……”“还请黄大侠明示!”黄裳高声道:“方才被冯奎踢翻的那口油涡中的油是假的,这种油加后,虽然也是沸腾翻滚,但正如天地仙尊自己所说,油涡中的油一点也不。”校场内众好汉纷纷走上垒台,用手摸摸散落的那些油,果然和通常的油不一样。黄裳继续说道:“天地仙尊在这口不的油涡中取出飞镖后,冯奎便将这口油涡踢翻,而未被踢翻的油涡中的油才是真正的油,这样就很难找到破绽,大家就更相信天地仙尊的‘神功’了。”

    黄裳此言一出,众好汉恍然大悟,高声咒骂天地仙尊。这样,天地神教骗局完全被揭穿,众人无不欢心喜悦,皆想,若天地仙尊当上武林盟主,还不知他怎样祸害武林,就算以后被人识破,但后人提及起来,也是我辈武林中人的耻辱。这其中事理,所有正派人士心中都是明白。

    岳云行抱拳正色道:“诸位英雄,在我担任武林盟主期间,竟出现这样事,实是我的失职,在下愿意自罚。”说着举起右掌,向自己部猛击三掌,三掌过后,岳云行口吐鲜血。

    校场内一片哗然,各帮派掌门纷纷起离座,皆道:“岳盟主,你侠义仁信,义薄云霄,江湖中谁人不知?况且出现这样事,也非你的过错,你又何苦如此?”只听岳云行道:“十八年前,慧空大师为避免武林纷争,合同武林中的成名英雄,举行武林大会,制定武林盟规。这十八年来,武林虽有一些争端,但总体平和,今出现如此事故,武林盟主责无旁贷。武林盟规规定:‘武林盟主应洞察江湖,不得懈怠,若出现祸及武林之事故,起始未及查明,盟主之责任,须自流鲜血,以洗其罪’。今之事故,虽尚未祸及武林,但本人为盟主,却未及时查明,理应受罚。以后各任盟主亦要严守此规。”校场众人频频点头称赞。

    岳云行继续道:“若非黄裳大侠,这些歹人恐怕真要如愿了,其后果是不堪设想。我以武林盟主份,感谢黄大侠。”说完躬向黄裳施礼致谢。

    黄裳忙还礼道:“岳盟主客气了,这些歹人不但危害武林,也祸害天下百姓,除去这些歹人,是在下本分所在。”

    岳云行道:“黄大侠疾恶如仇,武功又如此高强,若黄大侠能够担当武林盟主,统率武林,乃天下武林之幸事呀!”

    黄裳道:“在下并非武林中人,只是我的几位兄弟惨遭恶人杀害,故才有幸结识天下英雄。在下当前不想涉足武林,但我对武林众英雄素来仰慕,天长地久,在下终会与武林众位英雄有缘,在下也一定会再次拜访诸位英雄。”黄裳初入泰山,见到江湖众好汉,虽也有些卑鄙龌龊之徒,但大多数都是豪迈爽朗的汉子,黄裳便想将这些江湖好汉招入朝内,以为国效力。但又知这些江湖汉子格怪异,素与朝廷不和,恐一时说破,引起误会,适得其反,便下定主意,等出使金、辽两国回来之后,再作打算。而黄裳言谈之间,便不住流露出与江湖众豪再次谋面的愿望。

    听黄裳如此说,岳云行满面遗憾。这时朱庄明道:“岳盟主,天地仙尊用卑鄙手段欺骗天下英雄,争当武林盟主,实在是江湖中的耻辱。但事已经过去,还请岳盟主主持比武大会,决出新的武林盟主。”

    岳云行看了朱庄明一眼,淡淡道:“朱长老如此心急,也难怪朱长老那么急着将冯奎杀害。不过朱长老不必提醒,岳某自有分寸。”朱庄明哼了一声,退至一旁。

    岳云行高声道:“天地仙尊罪大恶极,虽碎尸万断亦不足惜,将天地仙尊押入大牢,待仔细审问后再将其治罪。”两旁弟子高声道:“是。”一行人将天地仙尊押了下去。

    黄裳看到,那天地仙尊披头散发,口中不住求饶,无半分血之气。黄裳猛然想道:“天地仙尊根本是个酒囊饭袋,似这等平庸之人,怎能害死‘铜墙铁壁’四位大哥?冯奎武功平平,天地神教更是一群乌合之众,这样的乌合之众祸害梅林镇那些普通百姓尚可,但若加害‘铜墙铁壁’四位大哥,恐怕没人有这个本事。”黄裳想到此,心中不一沉,暗惊道:“那又是谁害死了四位大哥?是谁害死了四位大哥!”黄裳猛然发现四位大哥的仇还没有报,黄裳不怒火焚。黄裳环视整个校场,校场内旌旗飘,旗下是江湖各派汉子,黄裳暗道:“杀害四位大哥的恶人必定在这些人中,这个恶人武功也会极其高强。待会比武期间,看其手招数,应该会找到这个恶人。”黄裳想到此,心中稍稍平静一些。

重要声明:小说《九阴真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