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寻恶辨真乔装扮(3)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庸木 书名:九阴真经
    两名天地神教弟子从地上爬起,想是被方才那快如电闪的招数震惊,好大工夫才醒过神来,两名天地神教弟子高叫道:“有什么了不起,我们教主比你武功高多了,我们教主一掌把你们打成饼……”突然,两个酒杯从屋内飞出,正好打进两名天地神教弟子嘴里。那名天地神教弟子突然觉得嘴中飞进一物,赶紧往外去吐,吐出的除了碎酒杯,还有自己的几颗牙齿。天地神教弟子顾不得疼痛,赶忙连滚带爬地跑走了。

    黄裳扔人掷酒杯,这些招数均在瞬间完成。周围酒桌上的人猛然看到两个大活人飞出酒店,接着两个酒杯又钻进那两人口中,不惊得目瞪口呆。几个人刚刚举起着酒杯,竟然忘了吃酒,一直怔怔地端着酒杯。许久,一人道:“这是那派的,怎么没有见过?”另一人道:“不知道。”又一人道:“武功真是了得!”一个年岁稍大的人道:“这才是小菜一碟,等明比武大会开始后,还有更好看的呢,武功高强的人多得很,到那时准保你们过足眼瘾。”周围几席人陆续吃起酒来。

    黄裳端起一杯酒,猛喝下去,然后起走出酒店。阿虎、王一叶也跟了出去。黄裳怒道:“大丈夫立世,以信为本,说一便是一,说二便是二。光天化之下,众目睽睽之中,竟有人这样明目张胆、理直气壮地说慌话!真是不知廉耻!”王一叶道:“这些人都是卑鄙小人,卑鄙小人为达到目的,任何事都能干出来,这些谎话又算什么?黄大哥不值得为他们气恼。”阿虎道:“既然是天地神教害死了四位大哥,咱们就杀了天地仙尊,给四位大哥报仇。”王一叶道:“明天就是比武大会,咱们只有在比武大会上见机行事,现在咱们去找天地神教报仇,绝非上策。”黄裳道:“不能再让这些卑鄙之徒祸害我大宋了,就算咱们不能将其除去,我也要请奏圣上,调用朝廷精兵,将他们剿灭。”王一叶道:“黄大哥所言极是,朝廷真为替百姓除害了。”

    此时已是黄昏,整座山林笼罩在夜幕之中。武林各派驻地上,已燃起了灯火,天地神教驻地上灯火通明,另一个灯火明亮的地方,乃是丐帮的驻地。黄裳望着这点点灯火,默默不语。不时有人进入酒店,又不时有人醉醺醺从酒店出来。王一叶突然道:“终于见到丐帮弟子了。”黄裳、阿虎顺着王一叶眼光看去,只见两名丐帮弟子朝酒店走去。王一叶道:“我在丐帮也呆过一年,还没见到这么年轻的九袋弟子呢。”黄裳仔细看去,这两名丐帮弟子莫过十六七岁年纪,但上负的布袋却很多,其中一人上负着九个布袋,另一人也负着八个布袋。再看两人模样,却令人大吃一惊,那八袋弟子相貌尚可,那九袋弟子脸皮凹皱不平,极为丑陋,好似鬼怪一般。黄裳想到而这一路上所见到的十六七岁的小丐不过是一二袋弟子,在平县的邢无善是个九袋弟子,却有四十多岁了,像这样年轻的八、九袋弟子,确实少见。

    黄裳对王一叶道:“你曾说丐帮帮规规定,丐帮弟子除了初入帮而全无职司者之外,每人背上均有布袋,多则九袋,少则一袋,以布袋多寡而定辈份职位之高下。那这布袋增减却是如何定的?”王一叶道:“以前,丐帮除帮主外,还有副帮主,传功、执法二大长老,之下有明、光、净、正四大镇帮长老,再下是大仁、大义、大信、大勇、大礼五大舵主。丐帮弟子众多,五袋以下弟子的提升由五大舵主自行决定,五袋至八袋弟子的提升需由五舵主推荐,各大长老共同商议决定,九袋弟子的提升便需要帮主亲自审定而定。但如今,丐帮的几大长老都被程青迟废去,只剩下了传功长老宫效刃和执法长老朱庄明,丐帮所有事务都由帮主和这两个长老决定。”黄裳道:“这也就不足为怪了,他们看谁顺眼,便提升他个八袋弟子,九袋弟子。”王一叶点头道:“以前根本没有这么年轻的高袋弟子。”黄裳叹道:“丐帮几百年的基业,恐怕要毁在这些人的手里。”

    黄裳与王一叶正谈论着,方才那两名丐帮弟子从店里又走了出来,王一叶疑道:“这两名丐帮弟子不在店里喝酒,又出来干什么?黄大哥,今这酒店还没有丐帮弟子到来,我去探探这两人,看看丐帮想要干什么营生。”黄裳点头道:“要多加小心。”王一叶道:“黄大哥莫要担心。”

    武林客栈座落在半山腰上,店门口是一片空地,几条小道分别通往山上山下,那两名丐帮弟子择路向山上的丐帮驻地走去。黄裳见王一叶径直向那两名丐帮弟子迎去,到了丐帮弟子面前,王一叶抱拳刚要说话,却见一名丐帮弟子拔剑便向王一叶刺去,王一叶赶忙躲闪,但那丐帮弟子出手奇快,又太过突然,王一叶左肩被狠狠刺中。黄裳大叫不好,赶忙赶上前去。那丐帮弟子一脚将王一叶踢出一丈多远,并不再去进攻,与另一名丐帮弟子施展轻功,消失在夜色之中。

    王一叶肩头鲜血直流,黄裳赶忙将王一叶肩头各大道封住。阿虎也赶了过来,捡起一块石头朝乞丐消失方向打去,阿虎气愤不已,却又不会骂人,只能“啊,呀”地大声喊叫。王一叶肩头道被封住,流血渐渐停止。黄裳看那剑伤,并无伤到筋骨,倒无大碍,但王一叶脸色苍白,痛苦无比。黄裳忙掀开王一叶口衣衫,只见王一叶口隐隐发黑。黄裳赶忙对阿虎道:“快将一叶扶入客房内。”两人抬着王一叶,快步向客房走去。到了客房,黄裳将王一叶放在上,褪去王一叶部衣衫,双掌聚力,一股真气输入王一叶体中,然后,黄裳又将王一叶前“巨阙”、“鸠尾”,“玉堂”、“华盖”等位一一打通,片刻之后,王一叶脸色略有好转。黄裳道:“这泰山上有没有药店?”王一叶道:“在……客栈后面……有一个药店。”王一叶虽然强打精神,但声音还是虚弱。黄裳写了一幅方子,对阿虎道:“你去按这方子买些药去。”王一叶伸手拦住道:“黄大哥……阿虎人生地不熟……可叫过店小二,让他帮忙去买。”黄裳点头道:“也好。”转对阿虎道:“阿虎,快去叫店小二。”阿虎道:“是。”

    阿虎出门将店小二叫到屋内,黄裳将方子给了店小二道:“你去给按这方子买药,再打二斤酒来。”那店小二接过方子,应声而去,不多时,店小二将药和酒买来。黄裳捡了几种药,凿碎后泡在酒里,然后让王一叶服下。半柱香功夫,王一叶精神已开始恢复,脸色也不再苍白。

    王一叶有了精神,便开始大骂起来:“爷爷一点都没招惹他们,就给爷爷下毒手,这一帮畜生,他娘的八辈祖宗……”黄裳道:“方才那些乞丐认出你了?”王一叶道:“天那么黑,我又化了装,他们不可能认出我来。若他们能认出我,还能留我这条小命么?”阿虎道:“那他们怎么黑不说、白不说就去打你。”王一叶道:“丐帮的这些畜生,和他们讲不出道理。你和黄大哥看见了,我一点都没招惹他们,他们就给我下毒手,他娘的……”黄裳道:“看那人手,武功也是不弱,若他出脚时再狠一些,你的命却是难保了,看来他们并不想要你命,或许他们不想让你拦住他们。”阿虎道:“拦住问句话又有什么?”王一叶道:“这帮畜生,和他们没道理可讲,估计就是因为我拦住了他们。”

    黄裳道:“现在再清楚不过了,害死我们四位大哥,在王家庄、梅林镇行凶作恶的就是天地神教,而丐帮也是胡作非为,无恶不作,不管怎样,我也要除去这些祸害。”阿虎、王一叶用力点头。王一叶道:“黄大哥两次救我命,我真是至死难报。”黄裳道:“一叶兄弟不必如此,明便是比武大会,今晚咱们好好休息。”王一叶感激道:“是,黄大哥。”黄裳将王一叶肩头剑伤包扎好,又让王一叶服了一些药。之后,黄裳与阿虎盘膝打坐,闭目养神。

    夜色渐深,熙熙攘攘的客栈逐渐安静下来,武林各派驻地灯火渐渐熄灭。空中一轮弯月浮于薄云间,投下银灰色光芒,整座泰山便笼罩在月光之中。夜鸟高鸣,虫豸低叫,月夜中的泰山显示出它别样的宁静。

重要声明:小说《九阴真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