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故人舍前(3)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庸木 书名:九阴真经
    黄裳叹声道:“我也曾以为丐帮是一个侠义之帮,没想到丐帮竟是如此一个邪恶帮派。”王一叶道:“以前丐帮的确是行侠仗义,自从程青迟做了帮主之位后,丐帮才变成了这样。想以前我梁山兄弟起事,到后来征西夏,平方腊,丐帮也帮了不少的忙。”黄裳略略一惊,道:“你是梁山中人?”王一叶道:“正是。在下姓王名一叶,曾和梁山兄弟一起替天行道,拯救万民,我梁山兄弟本已归顺朝廷,并立下战功无数,但最终朝廷还是将我梁山兄弟残杀殆尽。”王一叶说着,不由悲愤不已。

    梁山英雄起义之时,黄裳正在宫内修订《万寿道藏》,所以对这些事不太知晓。但黄裳曾多次听李宪说梁山好汉个个都是英雄义士,却被童贯、高逑、蔡京等人诬陷杀害。这次见王一叶便是梁山好汉,不由升起一种敬佩之

    王一叶继续道:“若不是宋江大哥临终遗言,让我们梁山兄弟不要再生什么事端,我早就和皇帝老儿拼命去了。”黄裳心中一沉,却也说不出什么,黄裳道:“这不是皇帝的错,这是大臣们的过错。”王一叶道:“恩公不必替皇帝求,宋江大哥也说这不是皇帝的错,但朝廷中臣当道,皇帝为什么不管那些臣,而任凭他们残害忠良呢?”黄裳道:“咱们不必再谈论这些,人非圣贤,孰能无过。”黄裳转言道:“这位兄弟,你可知道天地神教?”王一叶道:“天地神教是这几年才在江湖中出现的,江湖传言天地神教教主天地仙尊有通天晓地之术,武功更是高深无比,神鬼莫测。天地神教与丐帮交往甚密,但我入丐帮不足一年,没和天地神教有过多少交往。”黄裳道:“天地仙尊使用什么兵器?”王一叶道:“这个我不晓得,我连天地仙尊的面都没见过。”

    此时阿虎满面愤怒,低声道:“就算他武功再高,我也要为四位大哥报仇。”王一叶疑道:“恩公却是为何事?”阿虎凄然道:“我们这次出行,本来是兄弟六人,可惜四位大哥被天地仙尊杀害。”王一叶凛然道:“恩公的大哥便是我的大哥,我愿追随恩公,为四位大哥报仇。”黄裳道:“壮士不必如此,既然那天地仙尊武功高强,就算再多几个人,也是没用的。”王一叶急道:“恩公救我命,我这条躯便是恩公的,我虽然武功低微,但给恩公做一名小卒还是可以的,我又岂是贪生怕死之人?况且我对泰山一带很是熟悉,也可为恩公指引道路。”黄裳道:“若我再推辞,未免小看壮士了,那就请壮士自便吧。”王一叶道:“谢恩公。”

    阿虎将两匹马牵来,让王一叶坐了一匹,阿虎黄裳徒步前行。但见那马匹无论跑得怎样快,都不能将黄裳阿虎落下,那黄裳更是谈笑自如,无任何疲惫感觉。王一叶起初便惊叹这两人武功,这时更是惊讶不已,王一叶道:“两位恩公武功高强,与两位恩公相识,真是在下的荣幸。”黄裳道:“壮士不必如此称呼,我比你大几岁,你叫就叫我‘黄大哥’便是了,这位小弟是我的兄弟阿虎,你直接称呼便是。”王一叶感激道:“恩公救我命,又把我当作兄弟,小弟真是不知如何才好。”黄裳道:“壮士就不必客气了。”王一叶大喜,朗声叫道:“多谢黄大哥,阿虎兄弟!”三人欣然而笑。

    前行不远,遇到一个集镇,三人在镇上吃了些饭菜,之后又给王一叶买了件衣服,买得一匹马匹。三人骑马而行,阿虎道:“一叶兄弟,现在离泰山还有多远?”王一叶道:“不足两行程。”阿虎道:“我倒想见见天地仙尊,难道他的本事比黄大哥的还大?”王一叶道:“天地仙尊武功越高,百姓越是痛恨,像这样的江湖残渣,武功越高作恶越多。”阿虎道:“黄大哥,你说的习武之人能为国为民做些善事才是根本,而武功强弱只是末节,也是这个理吧。”黄裳点点头,道:“人们说梁山好汉个个都是英雄好汉,果真不假。”王一叶叹道:“可惜我梁山兄弟一生都是替天行道,为国为民,到头来都被诬陷致死。但像丐帮、天地神教这样的匪帮邪教,却都逍遥法外,继续胡作非为。”

    阿虎叹息不已,道:“黄大哥,难道朝廷不管这些事吗?”黄裳道:“我会奏明圣上,给天下武林好汉一个交代。”王一叶道:“两位大哥从何而来,难道和朝廷有什么关系?”黄裳道:“我们从京城而来,这次是奉圣旨出使金国。”王一叶惊道:“黄大哥,你怎么也给朝廷做事,宋江大哥一心为了朝廷,到头来却是何等后果!”

    黄裳想起李宪伯伯心念国家,却被拘在皇宫后苑,整无所事事,而有这样遭遇的又何止李宪伯伯一人,许多忠义之士被诬陷而死,却也是事实。见黄裳不说话,王一叶继续道:“不如咱们自立一派,似先前梁山泊众兄弟一样占山为王,咱们替天行道,劫富济贫,岂不逍遥自在。”黄裳正言道:“背叛朝廷是为不忠,一叶兄弟不可再说此等话语。”王一叶道:“是,黄大哥,可是宋江大哥也是这样说我们,但到最后……”王一叶叹了一口气,道:“黄大哥,官府险恶尤胜于江湖,黄大哥务必要多加小心呀。”

    黄裳想到自己为官不足半年,却被童贯,蔡京等人视为眼中钉,自己想与他们和解,而他们却没和解的意思;又想到此次出使金国是要联金伐辽,我大宋状况如此,却又怎能开启战事?而此次去泰山为四位大哥报仇,自己武功却又未必能胜的了天地神教教主……黄裳想到这种种事,不苦恼万分。

    见黄裳愁眉不展,阿虎道:“黄大哥要是觉得在京城不好,咱们就回花城村去,又苦恼什么?”黄裳笑了笑,回头对王一叶道:“每次我遇到丐帮弟子,都能看到他们上缝着一个或数个布袋,这却是什么原因?”王一叶道:“丐帮帮规规定,丐帮弟子除了初入帮而全无职司者之外,每人背上均有布袋,多则九袋,少则一袋,以布袋多寡而定辈份职位之高下。但现在这些丐帮弟子,虽然他们穿的破烂无比,但他们一点都不穷,许多辈分高的丐帮弟子都有自己的私房钱,这些钱财都是从老百姓那儿抢来的。那次朱庄明将十几车的金银珠宝押送至京城,不知去干了什么勾当,这些珠宝恐怕都是从老百姓那里抢来的。”黄裳怒声道:“乞丐之帮竟成了富贵之帮?这些帮派欺凌百姓,胡作非为,难道江湖中就没有好的帮派了吗?”王一叶道:“江湖中好的帮派还是占多数的,五岳各派,少林,五行帮等,都在江湖中名很好,威望很高。明教以前是江湖中的邪教,曾与方腊狼狈为,为害一方,我梁山兄弟招安后剿灭了方腊,现在明教行善助人,很受江湖中人敬重。”黄裳想起在王家庄时,明教弟子鹿德鹿义舍救助微儿姑娘,点头道:“明教弟子的确是侠义之士。”

重要声明:小说《九阴真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