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今生为寇为哪般(3)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庸木 书名:九阴真经
    六人向东行了三四里路,但见山峦逐渐多了起来。再往前行,只见周围杂树丛生,怪石林立,已是很难看到平地了。六人又走了一程,只见路旁峭壁上写着三个大字:“黑驼山”。只见那座山悬崖峭壁,确实险峻之极。山下一条小路蜿蜒起伏,却也算是平坦,周围是空无一人。

    六人下马步行,转过一个弯道,小路逐渐变得宽阔,前方出现了一块平地。就在这时,山上传来一声哨响,六人看去,在半山腰间有几个人影晃动。紧接着,口哨之声连绵不断,山上突然冒出许多山贼。转眼之间,这些山贼已拥下山来,将黄裳、阿虎、铜墙铁壁六人团团围住。众山贼舞动抢棒,吆喝喊叫之声此起彼伏。

    黄裳看铜墙铁壁四兄弟,面对数百名山贼的包围,竟然毫无俱色,黄裳心中暗暗点头。那阿虎初时有些畏惧,但看到黄裳泰然自若,也就不再害怕。

    只见群贼簇拥着三名贼首,那三名贼首面色漆黑,分别扎着蓝、紫、黄颜色的头巾,那扎着黄色头巾的贼首嘻嘻笑道:“大哥二哥,这次是官府货色,看来咱们要发大财了。”其他两名贼首哈哈大笑,众山贼也跟着大笑起来。那黄巾贼首冲黄裳六人喊道:“快把马匹钱财留下,逃命去吧。”“黑面锤”范文墙早已大怒,大声叫道:“那也看看爷爷手中的这把铁锤答不答应。”说着举锤向黄巾贼首砸去。那黄巾贼首没料到有人还敢反抗,诧异之时,范文墙的铁锤已迎面而到,黄巾贼首赶忙闪紧躲。只见那赤青铁锤擦着黄巾贼首脑皮,砸在旁边一块石磨大的岩石之上,那岩石顿时化为碎沫。

    黄巾贼首见范文墙如此力大,大吃一惊。黄巾贼首所用兵器是一把钢叉,黄巾贼首赶紧摆开架势,挥叉准备应战,而在此时范文墙的铁锤又已赶到。黄巾贼首忙举叉拦截,钢叉撞在铁锤之上,火花四溅。黄巾贼首踉跄后退几步,钢叉差点脱手,而虎口已被震得浸出鲜血。

    范文墙大笑道:“凭你这点破烂功夫还敢抢劫,今天爷爷先把你砸成两截。”说着挥锤又向黄巾贼首攻去。只听蓝巾贼首大声道:“三弟退下,让俺来会会这个黑炭头。”那范文墙天生面黑,小时候常被人叫做“黑炭头”,自从作了皇上侍卫后,便无人叫此小名。范文墙见这个蓝巾贼首叫出了自己多年未听到的小名,不由一乐,道:“小子,你怎么知道爷爷的小名?”再看那蓝巾贼首,相貌也是漆黑无比,范文墙又是一乐:“哈,你小子也不白呀!”范文墙嘴上说话,手却未停,一柄百十余斤的赤青铁锤回手砸向那蓝巾贼首。

    那蓝巾贼首长得面横腰圆,双手一把大斧,那把斧头估计也有百余斤重,见范文墙铁锤砸来,蓝巾贼首轮起斧头直面迎去。斧锤相交,只听“当”的一声巨响,范文墙与蓝巾贼首各退一步。范文墙喜道:“好家伙,遇到对手了。”那蓝巾贼首亦道:“哈,有两下子,咱们再来。”两人说着又战在了一起,只见斧锤轮飞,火星四溅,“当当”之声震耳聋,看得周围众山贼目瞪口呆。

    这时,紫巾贼首大声喊道:“兄弟们,把这批货给劫了,够咱们用三五个月的。”众山贼这才醒过神来,纷纷举刀持枪向黄裳、阿虎、铜、铁、壁五人拥来。那紫巾贼首手中一柄银枪,枪向黄裳直刺过来,“飞天虎”范文壁马上挥动镰刀,将紫巾贼首拦住。范文铜手持大刀,范文铁轮起混铁棍将众山贼拦挡在外,一时间,铜、铁、壁三兄弟将黄裳、阿虎围在中间,众山贼却半步不能靠近。猛然,黄巾贼首一个箭步飞过人群,举叉向黄裳猛刺过来。那阿虎在黄裳旁,见从空中飞下一人来刺黄裳,慌忙跨步挡在黄裳之前,急之下捡起一块石头,向那飞来之人直扔过去,那石头打在黄巾贼首肩头,黄巾贼首竟被撞出两丈之外。阿虎大惊,又捡起一块石头向一山贼扔去,那山贼亦被击倒在地,阿虎惊奇万分,回头看黄裳,只见黄裳微微而笑。

    原来,黄裳从《万寿道藏》中悟出绝世武功之后,常让阿虎按内功修练方法睡觉打坐。阿虎从小跟黄裳长大,对黄裳的话言听计从,虽然觉得这些做法有些奇怪,但还是按黄裳要求去做,不知不觉间只觉得自己力气骤然增长。那阿虎格憨实,又从未见过黄裳练习武功,也不知道黄裳已怀绝世武功,所以阿虎只是认为岁数增大,力气也会增加,却不知自己已修练了绝世内功心法。这次阿虎手扔石头,无形中蕴含了极高的内力,那些山贼又怎能承受得住。

    山脚下顿时开始一场混战。黄裳看铜墙铁壁四兄弟,铜、墙、铁三人皆是猛力之人,范文铜一把鬼门大刀,范文铁一杆浑铁棍翻滚游动,勇猛无比,众山贼那些刀枪棍棒碰上即飞;范文墙一把大锤虎虎生风,那蓝巾贼首却也是大力之人,两人站在一起,却也是棋逢对手,几个贼人围在圈外,伺机想助蓝巾贼首一把,却哪里能下得了手。四兄弟中,只有“飞天虎”范文壁有些内功,范文壁正与紫巾贼首战至正酣,范文壁虽骨瘦面虚,一把镰刀毫不显眼,但镰刀之上蕴藏了深厚内力;而紫杉贼首一杆银枪中;而紫杉贼首一杆银枪中使在手中,招数却精妙无比,变换末测,二人斗在一起,也是不分胜负。

    黄裳看到已有十余名贼人倒在地上,但众山贼还是蜂拥上前,极为勇猛。黄裳心道:“这些人虽落草为寇,但也都是我大宋子民,只需稍加训练,便能成为精兵良将。我大宋虽现在安宁,但将来必有战事,倘若将这些勇猛之士编入军队,如再开战事,我大宋岂有不胜之理。而再这样斗下去,只会造成我大宋子民的伤亡。”黄裳想到此,飞而起,跟着双手化指,使出“浑天**”中的“浑天指”招数,向众山贼点去,瞬间,黄裳在空中划过一个圆圈,再回到原地时,周围十多名山贼以及紫巾贼首已被点中要,不能动弹。

    众山贼见状,皆不敢再向前来。这时,只剩下蓝巾贼首和范文墙继续战在一起,“当当”之声又清晰可闻。黄巾贼首被阿虎飞石击中,已受重伤,只能远远在外观战,这时勉强起走了过来,黄巾贼首俯对黄裳说道:“好汉饶我兄弟命,若好汉饶命,我等愿追随好汉,孝犬马之劳。”黄裳道:“你们首领是谁?为何在此为非作歹,残害百姓?”黄巾贼首道:“那头扎蓝巾者是我大哥,是山寨的大寨主,那头扎紫巾者是我二哥,是山寨的二寨主,我是三寨主,我等知错了。”

    那蓝巾贼首见众弟兄道被点,早就想跳出圈外,但范文墙哪里肯放,一柄铁锤向蓝巾贼首猛砸,蓝巾贼首只能出招接战。黄裳见状,一个箭步飞过去,众人还未看清,黄裳已抓住范文墙和蓝巾贼首的铁锤和斧头,两人使劲用力,却不能动得半分。范文墙大声道:“黄大人快些放手,让我砸烂这个小贼。”黄裳道:“墙二哥就先歇息歇息,让小弟与这贼人过过招。”范文墙嗯了一声,收锤站立一旁。黄裳放开那那蓝巾贼首的斧头,道:“你服是不服?”蓝巾贼首扔掉斧头,跪倒在地道:“俺服了,任由好汉发落。”

    黄裳道:“起来吧。”蓝巾贼首站起来,道:“也请好汉饶了我这些弟兄,给他们解开道。”

    黄裳道:“我还没说饶你,你却替他们求了。”

    蓝巾贼首道:“好汉不饶在下,只管将在下的脑袋拿去,若好汉饶得在下,也请好汉将在下的兄弟们饶了。”

    黄裳道:“看在你对你兄弟如此义气的份上,我就饶你命。他们上的道片刻后会自动解开。”

    蓝巾贼首道:“谢好汉。”

    黄裳道:“你们在此抢夺劫掠,为害行人和四周百姓,你们知罪吗?”

    蓝巾贼首俯首道:“俺们知罪了。”

    黄裳道:“看你们也有些力气和武功,为什么不去应征入伍,而在这里为非作歹?”

    蓝巾贼首道:“俺兄弟三人也曾应征为伍,但管我们的那个兵头见俺们三人武功厉害,恐怕抢了他的饭碗,就处处为难我们。那个兵头整天让我们砍柴、喂马、扫马圈,但吃饭时却不让我们吃饱,俺兄弟一气之下杀掉了那个兵头,然后就逃到此处,招集了一些弟兄,落草为寇了。”

    黄裳暗暗道:“现在朝廷重新推行新法,便是除去军队中的这些弊病,看来新法推行的还是不利呀。”这时,众贼人的道已经解开,蓝巾贼首招唤众山贼站成数列,蓝、紫、黄三名贼首站在前面。黄裳看众山贼却还有些纪律,再看那三名贼首,虽相貌凶恶,却又一股刚烈气势,黄裳问道:“你们都叫什么名字?”

    蓝巾贼首道:“俺叫霸天,”然后指着紫、黄巾贼首道:“这是俺二弟霸地,这是俺三弟霸人。”

    黄裳微微一笑,道:“霸天,霸地,霸人,名头还是不小。”

    霸天道:“好汉觉得俺们名字不好,俺们可改为他名。俺兄弟三人从小便没有名字,只知道俺们姓孙,但这‘孙’姓俺们觉得有些委屈,上山后俺们就自己起名叫‘霸天,霸地,霸人’了。”

    范文墙听了嘻嘻一笑,道:“你们也比我也白不到哪去,我看就叫黑老大,黑老二,黑老三吧,要不就直接叫大孙,二孙,三孙吧。”

    霸天道:“上山之前,俺们是叫黑老大,黑老二,黑老三,”然后冲黄裳道:“好汉让俺们改回原名,俺们毫无二话,但别人让我们改名,也得先胜了我手中的这把斧头。”

    范文墙叫道:“好呀,黑老大,刚才我还没过瘾,咱们再来比试比试。”说着又举起赤青铁锤。

    黄裳道:“墙二哥不得无礼,名字只是称号,不代表人的好坏。”范文墙放下铁锤,黄裳转对霸天、霸地、霸人道:“你们不用改名,就叫‘霸天、霸地、霸人’,但以后绝不能再横行霸道,欺辱百姓。”

    霸天、霸地、霸人道:“是,好汉。”

    范文墙也觉方才有些失礼,对霸天笑道:“这也不怪我,谁让方才叫我‘黑炭头’呢。不过你这个黑老大的斧头还真厉害,方才我还没打够,以后咱们再拆上几招。”

    霸天、霸地、霸人见黄裳,范文墙等人如此随和大度,当下心放宽。霸天笑着应道:“你这位黑哥的铁锤也很厉害,有机会咱们定要再切磋切磋。”众人不哈哈大笑。

    霸地道:“请诸位好汉上山一坐,我去准备酒菜,为诸位好汉压惊洗尘。”

    范文墙道:“有什么惊可压,你们把山下的牲畜全都抢光了,害的我快饿了一天了,赶快做些给你黑哥下肚。”范文铁亦道:“每人准备十斤羊,十斤牛,再加上两斤好酒。”

    霸天、霸地、霸人道大笑道:“好汉快快上山,咱们大吃一顿。”

    众人上得山来,不多时,霸地已派人将酒席摆好。黄裳,阿虎,铜墙铁壁,霸天,霸地,霸人依次坐定,霸天道:“好汉要去何处,俺们兄弟愿追随好汉,孝犬马之劳。”

    黄裳道:“这次不可,以后我终会派人来找你们,你们在此山待着,不可再做山贼,你们所抢的附近百姓的财务,也要一一奉还。”

    霸天点头道:“是。”

    范文墙道:“不让他们做山贼,又让他们待在这个山上,那他们岂不全都饿死。”

    黄裳笑道:“想必墙二哥没干过农活。”然后对霸天,霸地,霸人说道:“这山下数里之内全是荒地,你们可开荒种地,我想不会饿着你们的。你们手下的兄弟愿意跟随的就在此待着,不愿意跟随的就让他们下山。”

    霸天三兄弟道:“请好汉放心,就是饿死我们,我们也不会再做山贼了。”

    黄裳看霸人肩头被阿虎石块击伤,已肿了起来,当即写了一幅方子给霸人道:“这副方子可治刀枪肿伤,方子药材在山上随处可见,你和你们手下受伤兄弟可按此方服药,三两天伤口即可治愈。”那《万寿道藏》中包含了深奥的医学之术,黄裳苦研《万寿道藏》,自然知道一些治病良方。

    霸天、霸地、霸人见黄裳如此恩义,很是感激,三人不停向黄裳六人敬酒。霸天道:“看各位好汉衣装,却像是官府中人,不知各位好汉尊姓大名?”

    范文铜道:“这位乃是朝廷一品侍郎黄大人。”

    霸天赞叹道“怪不得好汉如此仗义,原来是朝中的大官。”霸天说着,招呼霸地、霸人,向黄裳跪拜施礼。黄裳起扶起三人,道:“三位不必多礼。”

    霸天、霸地、霸人重新入座,黄裳一一向三人介绍了“铜墙铁壁”四兄弟,黄裳道:“这位是‘虎头刀’范文铜铜大哥,这位是‘黑面锤’范文墙墙二哥,这位是‘浑铁棍’范文铁铁三哥,这位是‘飞天虎范’文壁壁四哥。”虽然黄裳官居高位,但每次称呼“铜墙铁壁”四兄弟,总是以“铜大哥,墙二哥,铁三哥,壁四哥”相称,四兄弟只觉得非常亲切激动。黄裳最后道:“这位是我等小弟阿虎。”阿虎从小跟黄裳长大,彼此如亲兄弟一般,所以黄裳将阿虎放在了最后介绍。

    黄裳介绍完毕,范文墙对霸天大声道:“黑老大,你也可以叫我‘黑炭头’”,众人哈哈大笑。众人边吃边谈,不亦乐乎。霸地道:“想必铜墙铁壁四位好汉也是朝廷大官吧?”范文铜道:“我们是朝廷侍卫,现在是黄大人的侍卫。”霸人道:“那怎么黄大人称四位好汉为兄长?”范文铜道:“黄大人义气深重,所以这样称呼我们。”

    黄裳微微笑道:“三位不必客气,三位如果愿意,咱们也以兄弟相称。”霸天、霸地、霸人听黄裳如此说,顿时大喜,三兄弟大声叫道:“黄大哥!”却是毫无客气。三兄弟又叫道:“铜墙铁四位大哥!阿虎兄弟!”众人哈哈大笑。

    酒足饭饱后,已是落时分,霸天、霸地、霸人强留黄裳六人在山上住了一晚,第二天清晨,霸天、霸地、霸人恭送黄裳六人下山。

重要声明:小说《九阴真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