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大殿比武(1)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庸木 书名:九阴真经
    北宋末年,都城汴京,街道两旁商铺林立,馆舍毗连,大街上车水马龙,人流如织,只听得吆喝声、叫卖声响成一片,争论打笑声、牛马嘶叫声此起彼伏,处处显露出一派闹繁华景象。

    在通往皇宫路上,有一行人,看服饰装束,不像中土之人。为首是一名大汗,脚踏皮靴,着虎袍,面目虽丑陋狰狞,神色却相当和善。此人名叫曷鲁,金国之人,这次是奉金国皇帝完颜阿骨打之命出使宋朝。

    宫内珠璧辉映,光彩照人。龙椅上坐的是北宋第八个皇帝宋徽宗,名叫赵佶。上文武官员分站两列,气势磅礴。

    曷鲁走上大,口呼万岁,俯跪拜。施礼完毕,曷鲁拿出使文,朗声读道:“……辽主沈湎,荒于游畋,不恤政事,好佞人,远忠直,刑吝赏,刑烦赋重,民不聊生。今大宋国富民强,兵精粮足,我朝疆土辟,将士威猛,两国自当替天行道,拯救万民。我朝顺应天意,兴仁义之师,征讨辽主昏君,大业既定。唯望贵朝能够共伐昏辽,亦雪屡受辽国欺凌之耻,得辽国侵略之地……”

    龙椅之上,宋徽宗凝神端坐。曷鲁诵读完毕,宋徽宗道:“请金使到驿馆歇息。”曷鲁被带出堂,宋徽宗自语道:“又要开战,又要开战。”呢喃两句,对众文武道:“金国想与我朝共同伐辽,众位卿家有何高见?”

    群臣之中走出一人,只见此人头发花白,眼睛一直半闭,只有说话时才略略睁开。此人名叫蔡京,乃是宋朝的宰相。蔡京上前道:“臣以为当今我大宋兵精粮足,国富民强,正是讨伐辽国,收复燕云十六州之机。金国此次主动与我朝联合伐辽,更是机不可失。”

    蔡京说完,又听一个尖柔的声音说道:“臣不才,愿率兵征讨辽贼。”只见此人材高大,面色黢黑,皮骨强劲如铁,只是下颚无半点胡须,此人乃是宦官童贯,受封泾国公爵。

    宋徽宗听罢,忙道:“卿勿要轻言开战,当今天下太平,我大宋国泰民安,其不甚好?哪里可以轻举妄动!”宋徽宗说完,眼睛向其他大臣看去,道:“其他卿家有何见解?”

    大之中走出一人,此人名叫邓洵武,官任知枢密院事,邓洵武道:“陛下,我大宋与辽国签有澶渊之盟。澶渊之盟后,两国结成兄弟之邦,已和平相处一百余年。如今,金国犯辽,作为兄弟之邦,不但不帮忙救火,反而趁火打劫,臣以为此事不可。且百年盟誓,一朝弃之,诚恐兵举一动,中国昆虫草木,皆不得休息矣。臣以为不可与辽挑起战端。”

    徽宗喜道:“卿家言之有理,祖宗誓盟,违之不祥。”

    蔡京道:“邓大人,我朝与辽国和好,乃是因为我朝每年供奉辽国数十万的岁币。如为兄弟,辽国为何索我大宋钱物?再者,燕云十六州本我中原之地,辽贼却占为己有。我大宋与辽国百年兄弟,实为百年之耻辱。现在我大宋国力强盛,此时不报仇雪耻,夺我故地,更待何时?”

    从群臣后面走出一人,此人名叫李纲,现任四品太常少卿之职,李纲道:“陛下,我大宋建国初年,以太宗之神武,赵普之谋略,曹彬、潘美大将之才,征伐四方,百战百胜,却唯独于燕云毫无建树,臣以为切不可对辽仓促开战!况且我大宋百姓税赋颇重,急需休养生息……”

    李纲四品官职,在朝堂上位列甚低,没等李纲说完,童贯厉声喝道:“李大人不要以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我大宋已经今非昔比。童贯不才,却也练得一些微薄武功,学得一些带兵打仗之法,在平方腊、讨梁山、战西夏时也贡献了一些微薄之力。依李大人的意思,当前我大宋无带兵打仗之人了吗?”

    李纲退至一旁,不再言语。宋徽宗道:“童卿言重了,童卿为我大宋立下了汗马功劳。但当今天下太平,何必又要打仗?”

    童贯道:“陛下,我大宋与辽国虽说是兄弟之邦,但百年以来,辽国屡屡轻待我国,犯我边境,实在可恨可气。况且收复燕云十六州乃历代先皇之遗愿,当前我大宋兵强马壮,正是与辽开战之时机。”

    蔡京道:“陛下,所谓‘兼弱攻昧,武之善经也。’现在辽主无道,国政不修,辽**队如枯木朽枝,不堪一击。大丈夫建功立业,正当此时。请陛下即刻与金签署盟约,共同发辽。”

    大上王黼、李邦彦、梁师成、蔡攸等人上前道:“臣奏请陛下与金签署盟约,共同发辽。”

    宋徽宗叹道:“既然诸位卿家皆同意联金伐辽……”宋徽宗停了一下,将目光停在大一人上,道:“黄卿,你有何见解?”

    宋徽宗所说这位“黄卿”名叫黄裳。黄裳才学渊博,十八岁便中得进士,宋徽宗十分赏识,命黄裳负责修订《万寿道藏》。此时,黄裳刚刚将《万寿道藏》修订完毕。黄裳在修订《万寿道藏》之间,悟得了武功中的高深道理,练得一绝世武功,宋徽宗大喜,任命黄裳为一品侍郎,总管皇宫大内高手,并负责军国事务。

    黄裳向前一步,道:“陛下,臣亦以为应联金伐辽。”宋徽宗见黄裳也如此认为,叹息道:“那好吧,朕就依众位卿。”

    下黄裳道:“陛下,臣以为应联金伐辽,但不宜如此仓促与金国签定盟约。对于征伐辽国,夺回燕云十六州,我高宗、神宗皇帝便有其志,我大宋子民皆有此心。故臣认为,我大宋与辽必有一战,此乃祖宗万民之世愿。然我朝官兵闲逸已久,虽有平方腊、征夏国之战,但毕竟战事轻松,如仓促应战,恐怕中国之边疆,将无宁可有。并且我朝对金、辽两国况都不了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所以更不宜仓促与金签约。以当今天下之形,我大宋首要任务是加紧修理战事,使我大宋兵强马壮,国富民强,如此,待时机成熟,我大宋可轻易收复失地。”

    宋徽宗喜道:“黄卿所言极是。”

    蔡京转道:“黄大人,方才你说我朝官兵闲逸已久,并说要加紧修理战事,黄大人可知,现在朝廷重新施行变法,早已解决了这些问题。”

    黄裳道:“丞相,臣听说自施行变法以来,各地官员以变法为名,盘剥百姓,自敛财富。我大宋看似繁荣昌盛,实则民生疾苦。”

    宋朝时期,宋神宗推行了王安石变法,但自神宗之后,变法曾遭到多次废除。到了徽宗时期,变法又被重新实施,当时徽宗将变法交给蔡京、童贯等人负责。听黄裳说起变法内弊,童贯上前道:“变法乃我皇陛下亲自推行,效果已是非常明显,我大宋子民皆得其福。黄大人所言或许存在,但也是九牛之一毛,黄大人怎能一叶障目,而不见泰山?黄大人难道要反对变法不成?”

    黄裳道:“臣并未反对变法,臣所虑者是各级地方官员是否真正在施行新法。”

    宋徽宗看到臣下争论,忙道:“和气为重,莫要争吵。这变法事以后再说,现在先谈论与辽开战的事。”

    蔡京道:“臣以为应即刻与金签署盟约,共同发辽。”

    黄裳道:“陛下,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彼国况我一无所知,不能如此仓促与金签署盟约。臣愿前往金国、辽国,以探察两国的况,请陛下恩准!”

    宋徽宗道:“黄卿言之有理,那就依黄卿之见。不过金、辽两国遥远,黄卿一路要小心。”

    黄裳道:“是,陛下。”

    宋徽宗道:“当前我朝盛事太平,还是不要开战为好。”

    宋徽宗说完,众臣不再争论。童贯上前道:“陛下不轻言战事,是否是担心我朝无百战不殆之将帅,无所向披靡之兵士?陛下大不可为此担忧,臣不才,练得一些微薄武功,请陛下评点一二。”

    宋徽宗道:“童卿武功高强,朕早有见识,但不知诸位大臣是否见识过。那朕与诸位大臣就欣赏一下童卿的武功吧。”

    童贯俯首道:“是,陛下。”童贯接着道:“陛下,臣闻黄大人这些年间,自创了许多神奇武功,臣想请黄大人做一个陪。”

    黄裳道:“童大人武功高强,在下岂敢与童大人过招。”

    宋徽宗道:“黄卿莫要过谦,朕知道你的武功也是非常高强,两位卿就切磋一下。但拳脚无眼,两位卿都是朕的臣,出招时务必要点到为止。”

    童贯道:“遵旨。”

    群臣让出大中央,童贯抱拳对黄裳道:“黄大人,童某领教了。”说着亮出招式。

    黄裳刚刚出任官职,却颇得徽宗宠幸,所以引起了童贯、蔡京等人的忌妒,以至童贯、蔡京等人找到机会便与黄裳作对。这次童贯自持武功高强,想在皇上面前给黄裳一些难堪,让黄裳出出丑。而黄裳自练成武功之后,还从未真正与人搏斗过,此时却不想与童贯过招。但宋徽宗已经这样说了,黄裳只得报元守一,凝神接招。

    只见童贯右手微抖,众人只看到一团白色什物朝黄裳飞去,黄裳轻抬左掌,那什物掉头奔向了大的柱子,只听“嘭”地一声,那什物撞在了柱子上。众人这才看清,那白色什物原来是童贯拂尘上的一根拂丝,只见拂丝一头飘垂在柱子之上,而另一头却深深插入柱子之中。众大臣一阵喝彩,徽宗也从龙椅上站了起来。

    这一招过后,两人都是一惊。

    童贯所吃惊的是黄裳武功竟如此厉害,竟能如此轻易化解自己这一招!童贯自从学成武功后,十余年内从未遇到过敌手,对手一般在自己第一招之内便会落败,就算能够躲过第一招,对手元气也会大大损伤。童贯原本以为,黄裳一个文弱书生,每天读书校卷,能有多大能耐,所以在出招之前,童贯只用了五分功力,就是这五分功力放在一般高手也会造成重伤,没想到黄裳却将自己招数轻易避开,并将拂丝插入立柱之中!其内力绝不在自己之下。

    黄裳吃惊的,童贯这一招竟是自己好友所创的独门武功《葵花宝典》中的招式,而自己这位好友从未提及过曾将此独门武功传授于别人,现在童贯却使将出来。黄裳好友便是一代大侠李宪。李宪八岁入宫,入宫后陪太子读书。李宪自幼聪明伶俐,很讨太子和宫中人的喜欢,且李宪本勤奋好学,在陪太子读书过程中,自己也学到了许多东西。神宗时候,李宪被派往边境担任监军,李宪为人正直清廉,又熟读兵书战法,深得将士戴,并立得战功无数。神宗退位后,李宪便深居皇宫,潜习武学,经过多年刻苦钻研,终于创造出绝世武功《葵花宝典》。黄裳刚刚在宫中修订《万寿道藏》时才二十岁,当时李宪已六十多岁了,虽然两人年岁相差很大,但两人在偶然的几次接触中,发现彼此极为相投,两人便时常交往。黄裳在宫中用了六年时间修订《万寿道藏》,这六年时间里,黄裳从道家经文中悟到许多绝世武功,经常与李宪切磋研习,因此得到李宪的许多指点,两人武功都大有长进,而彼此更成了忘年之交的亲密好友。

    看到童贯使用《葵花宝典》中的招数,黄裳十分吃惊,不由脱口道:“《葵花宝典》!”黄裳接着问道:“李宪是你什么人?”

    听到“李宪”这个名字时,童贯脸上显出一丝炯色,童贯道:“是本人义父。”

    黄裳疑道:“李宪是你义父?那你的武功一定是李宪所传的了……”没等黄裳说完,童贯大声道:“废话少说,黄大人接招便是!”童贯话音未落,招数已经来。只见童贯轻抬拂尘,接着脚尖点地,全忽地跃入半空,童贯跟着将拂尘微微一抖,那万根拂丝骤然竖起,便似万根钢针般向黄裳击去。

    黄裳看的清楚,这一招乃是《葵花宝典》中的“葵花绽放”中的招数。黄裳在宫中与李宪切磋武功,对于《葵花宝典》的各路招数都略知一二。那《葵花宝典》包含八武功,分别为“葵花绽放”、“葵花争艳”、“葵花向”、“葵花含羞”、“葵花飘香”、“葵花散尽”、“花谢果实”和“花香依旧”,每武功中又包含有无数奇妙的武功招数。

    见童贯使出“葵花绽放”中的招数,黄裳当即以“德天报掌”进行接招,只见黄裳双手下垂,体呆立,所有破绽都暴露在外,明显一幅挨打之架势。童贯微微一惊,随即想到刚才黄裳招数中的功力,童贯不敢大意,严守招法秘诀,摧动功力全力攻击。

    在拂尘就要击中黄裳体时候,黄裳双手变掌,掌心相对,那拂尘瞬间被罩在黄裳掌力之中。紧跟着,黄裳脚步后撤,已躲开拂尘攻击。童贯见状,手臂前伸,摧动拂尘继续进攻,黄裳见势拆招,两人瞬间斗在一起。

    “德天报掌”这掌法,是黄裳从《道德经》中化出的,《道德经》有言道:“兵强则灭,木强则折。坚强处下,柔弱处上。”又云:“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其无以易之。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天下莫不知,莫能行。”世间万物,柔弱往往战胜刚强,武功招式大多也是如此。“德天报掌”是天下至柔的掌法,以防守为主,鲜有进攻。但其防守招数之严实缜密,天下武功也鲜有出其右者。此掌法名称乃是黄裳好友李宪所命。两人切磋武艺,最初黄裳使用此掌法时,李宪见其招数至至柔,奇妙之极,与一般武功大为不同,李宪非常赞赏。李宪尊崇佛法,佛家有言:“为善而人不知,则为,亦曰德……德,天报之。”此招又守多攻少,以忍为主,故李宪联想佛语,将此掌法命名为“德天报掌”。而在百年之后,亦有人从《道德经》中化出一至柔的武功,这人便是武成痴的老顽童周伯通,但周伯通所化出的武功不是掌法,而是一拳法,名曰空明拳(见金庸《雕英雄转》)。虽然这两人化出的武功是一掌一拳,但都是天下至至柔、以柔克刚的奇妙武功。

    《葵花宝典》中的武功匪夷所思,奥妙无穷,而黄裳与李宪切磋武功多年,加之自己的聪明才智,所创武功也是精妙玄幻,高深莫测。双方你来我往,腾挪跌宕,场面好不精彩。这一场较量,直看得宋徽宗欢喜不已,不停说道:“好看,好看,比唱戏说书还好看。”又扭头对御前太监道:“嗯,让朕的诺衣娘娘也前来观看。”御前太监领命后撒步跑去,好赶快复命回来继续观看。

    那童贯见黄裳只是防守,很少进攻,突然收起招式道:“黄大人只守不攻,你怎么小看人呀。”童贯说完,姿扭捏,腰摆动,行动更如如同戏中花旦,让人惊诧又好笑,而口中又不停说道:“你怎么小看我呀,黄大人小看人,黄大人小看人呀——”那声音嗲声嗲气,嗔无比,说话速度更是越来越快。童贯声音本来尖细,这样说话,只让人听着刺耳之极,难听之极,一些年老大臣不得不捂住耳朵。而在童贯嗔嗲气的声音之中,又夹杂着细微的“噗噗”声,仔细看去,那“噗噗”声是童贯手指发出的,只见童贯左手舞弄拂尘,右手做粘花之状,拇指不断将中指弹将出去,每次弹出,便会发出“噗噗”声响。

    黄裳脱口道:“葵花争艳!”再看黄裳,左拦右挡,快奔急停,突然间变得手忙脚乱。片刻之后,黄裳猛地向后一跃,同时跟着一掌推出,童贯嗔嗲之声顿时变慢。几个回合过后,童贯声音再次变快,而黄裳也跟着一掌一掌地不断推出。每次两人弹指和出掌相撞,都会听到闷雷般的声响。

重要声明:小说《九阴真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