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二章 殒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假装思想者 书名:莽修
    当面毁诺之事李元还不屑为之。虽说明知寒鹂也志在此刀,李元也只得点头应诺:“李某确有其言,仙子但有相中之物,先自取之无妨!”

    寒鹂显然早已摸清李元的秉,对其回答丝毫不以为异,当即笑意吟吟的说道:“那么,妾就选这柄长刀吧!”言毕,轻抬莲步向那五彩石台行去。[搜索最新更新尽在.Lvsexs.]

    李元唯恐惹动此女疑心,迈步行至石台之下便不再前行,任寒鹂自取那长刀而去。

    一缕轻风拂来,李元大惊,下意识的祭出紫雷铠甲护体,只觉心窝处传来剧痛,膛上已被不知名的偷袭狠狠击中。

    这股力量是如此的恐怖,瞬间打破了紫雷铠甲,在口上击出了一个深及半寸的拳印来。换做其他修士,恐怕但此一击便已穿而亡,以李元**之强横也抵挡不住,被这一拳击飞,不由已的向五彩石台摔去,凌空便是数口血箭喷出。

    一切发生的太快,当寒鹂探手正要抓向那白刃大刀时,李元已被击飞。眼看着就要砸中台上那只木鼎,子却猛然一紧,已被一道看不见的力量锢,居然就此凌空保持着摔落的姿势无法动弹。

    后异响传来,寒鹂不愕然回望。眼前黑影一闪,尚未作出防御的动作,一道只有元婴修士才堪拥有的庞大威压已猛然临,不由得形一滞,心口间却猛然传来剧烈的疼痛,已被一只枯干如同鸡爪一般的大手穿而过。

    剧痛传来之时,视野中陡然出现了一张枯干黑瘦如同鬼物一般的怪脸,距离是如此之近,那弯钩一般的鼻尖几乎碰到自己的鼻端,一对碧绿幽暗的眼珠迸着冷漠的光芒。

    大骇中,寒鹂便纵步急退,却发现浑软绵绵的毫无力气,惊骇绝中,一双美目逐渐失去了光彩。

    来者是一名中年人,浑裹在一袭黑袍之中,唯有一颗如同骷髅般的脑袋露在外面。此人脸色蜡黄,颌下留着数绺山羊翘须,于那仙风道骨中别有几分邪的气度,从那怒涛一般的威压来看,居然是一名元婴期的修士。

    李元被锢在木鼎上方无法动弹,居高临下看得分明,只见黑袍人如同瞬移一般,陡然出现在寒鹂前,与其贴面而立。此人速度甚快,右臂残影闪过,瞬间击破寒鹂早前布下的水幕防御,自寒鹂左侧的丰盈穿而入。

    这一击的力量霸道绝伦,整支手臂瞬间插入寒鹂腔,自后背穿膛而出,手心中还握着一颗砰砰跳动的心脏。

    黑衣人嘴角微翘,在不屑一顾的讥嘲中,大手屈指一握,但听得‘嗞’的一声破碎声起,血花四溅中,一颗心立时被捏成了粉碎。

    寒鹂大睁着双眼,甚至来不及发出惨叫,玉首一歪,就此香消玉殒。

    兔死狐悲,虽然对寒鹂的功利多有不满,终归是一同寻宝之人,见其被瞬间灭杀,李元满腔悲愤却无力报仇,——面对一名元婴期的怪物,自保尚且无暇,报仇之举直如笑谈一般。

    黑袍人偷袭李元在前,击飞李元后再以雷霆手段袭杀寒鹂,后者应招而亡,却没想到区区筑基的小子居然能承受自己八成力量的一击,此人心中大为惊异,嘴中发出轻咦之声,当即挥手甩脱寒鹂残尸,扭头好奇的向李元望了过去。

    被黑袍人邪的目光扫过,李元浑大不自在,力贯全却也挣脱不开束缚自己的力量,只听得此人桀桀怪笑数声,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小家伙有点意思,居然能吃住老夫八成力量一击!”

    怪眼反复扫视李元一番后,黑袍人仿佛对李元失却了兴趣,扭头看向离其五步远处的那柄白刃大刀喃喃自语道:“此刀神韵内藏,连老夫也隐隐生出畏惧之心,看来,这一月的跟踪并没有白费啊,居然寻得如此宝物!”

    黑袍人丝毫没有将李元放在眼中,始终将其锢在木鼎上方。此人迈步跨向白刃大刀,探出右手便向刀柄抓去,嘴中兀自念叨着,“也罢,既然**如此坚韧,正好作这宝刀试刀之用,且看究竟是你的骨头硬,还是这柄宝刀的刃更锋!”

    这番话李元却没有听到,在黑袍人作势取宝刀之时,李元的脑海中猛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小子,别反抗,老夫保你不死!”

    一句话堪堪说完,黑袍人的右手距那刀柄仅仅一尺之距,李元只觉得锢自己的力量莫名其妙的消失一空,顿时恢复了行动能力,直直的向地面摔落下去。

    形刚刚一坠,木鼎中猛然传来一股强大的拉扯之力,带动李元直飞鼎心而去,瞬间摔在了木鼎之中。

    木鼎自外看去只有丈许之高,鼎部位最多只有半丈,却不知这鼎中居然另有乾坤,以李元这般高大的子,摔在鼎中却丝毫没有局促的感觉,却不知是自己的子变小了,亦或者是鼎中空间大增,在李元的感觉中,鼎内的空间居然足足有百丈方圆!其高最少也在五十丈左右。

    木鼎内壁篆刻着繁复的花纹,其符文字形都是李元前所未见,木鼎正中心处摆着一只茶盏大小的白色容器,其内盛放着小半盏五彩的液体。除此之外再无别物,抬头望去,但见鼎口处一片蒙蒙青光,仿佛在这鼎中独立开辟出一片空间。

    李元根本不知这神念传音自何而来,心中不大为惊异。要知道此地神念被压制得厉害,能作到神念传音,传声者的实力却又是何等境界。

    李元根本不知暗中助其脱困的之人藏何处,不过,既然将自己吸入这木鼎之中,想必与这木鼎大有关系吧,当即抱拳向木鼎团团一拜,“晚辈李元,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此时,黑袍人的右手已堪堪触及那刀柄,

    当面毁诺之事李元还不屑为之。虽说明知寒鹂也志在此刀,李元也只得点头应诺:“李某确有其言,仙子但有相中之物,先自取之无妨!”

    寒鹂显然早已摸清李元的秉,对其回答丝毫不以为异,当即笑意吟吟的说道:“那么,妾就选这柄长刀吧!”言毕,轻抬莲步向那五彩石台行去。

    李元唯恐惹动此女疑心,迈步行至石台之下便不再前行,任寒鹂自取那长刀而去。

    一缕轻风拂来,李元大惊,下意识的祭出紫雷铠甲护体,只觉心窝处传来剧痛,膛上已被不知名的偷袭狠狠击中。

    这股力量是如此的恐怖,瞬间打破了紫雷铠甲,在口上击出了一个深及半寸的拳印来。换做其他修士,恐怕但此一击便已穿而亡,以李元**之强横也抵挡不住,被这一拳击飞,不由已的向五彩石台摔去,凌空便是数口血箭喷出。

    一切发生的太快,当寒鹂探手正要抓向那白刃大刀时,李元已被击飞。眼看着就要砸中台上那只木鼎,子却猛然一紧,已被一道看不见的力量锢,居然就此凌空保持着摔落的姿势无法动弹。

    后异响传来,寒鹂不愕然回望。眼前黑影一闪,尚未作出防御的动作,一道只有元婴修士才堪拥有的庞大威压已猛然临,不由得形一滞,心口间却猛然传来剧烈的疼痛,已被一只枯干如同鸡爪一般的大手穿而过。

    剧痛传来之时,视野中陡然出现了一张枯干黑瘦如同鬼物一般的怪脸,距离是如此之近,那弯钩一般的鼻尖几乎碰到自己的鼻端,一对碧绿幽暗的眼珠迸着冷漠的光芒。

    大骇中,寒鹂便纵步急退,却发现浑软绵绵的毫无力气,惊骇绝中,一双美目逐渐失去了光彩。

    来者是一名中年人,浑裹在一袭黑袍之中,唯有一颗如同骷髅般的脑袋露在外面。此人脸色蜡黄,颌下留着数绺山羊翘须,于那仙风道骨中别有几分邪的气度,从那怒涛一般的威压来看,居然是一名元婴期的修士。

    李元被锢在木鼎上方无法动弹,居高临下看得分明,只见黑袍人如同瞬移一般,陡然出现在寒鹂前,与其贴面而立。此人速度甚快,右臂残影闪过,瞬间击破寒鹂早前布下的水幕防御,自寒鹂左侧的丰盈穿而入。

    这一击的力量霸道绝伦,整支手臂瞬间插入寒鹂腔,自后背穿膛而出,手心中还握着一颗砰砰跳动的心脏。

    黑衣人嘴角微翘,在不屑一顾的讥嘲中,大手屈指一握,但听得‘嗞’的一声破碎声起,血花四溅中,一颗心立时被捏成了粉碎。

    寒鹂大睁着双眼,甚至来不及发出惨叫,玉首一歪,就此香消玉殒。

    兔死狐悲,虽然对寒鹂的功利多有不满,终归是一同寻宝之人,见其被瞬间灭杀,李元满腔悲愤却无力报仇,——面对一名元婴期的怪物,自保尚且无暇,报仇之举直如笑谈一般。

    黑袍人偷袭李元在前,击飞李元后再以雷霆手段袭杀寒鹂,后者应招而亡,却没想到区区筑基的小子居然能承受自己八成力量的一击,此人心中大为惊异,嘴中发出轻咦之声,当即挥手甩脱寒鹂残尸,扭头好奇的向李元望了过去。

    被黑袍人邪的目光扫过,李元浑大不自在,力贯全却也挣脱不开束缚自己的力量,只听得此人桀桀怪笑数声,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小家伙有点意思,居然能吃住老夫八成力量一击!”

    怪眼反复扫视李元一番后,黑袍人仿佛对李元失却了兴趣,扭头看向离其五步远处的那柄白刃大刀喃喃自语道:“此刀神韵内藏,连老夫也隐隐生出畏惧之心,看来,这一月的跟踪并没有白费啊,居然寻得如此宝物!”

    黑袍人丝毫没有将李元放在眼中,始终将其锢在木鼎上方。此人迈步跨向白刃大刀,探出右手便向刀柄抓去,嘴中兀自念叨着,“也罢,既然**如此坚韧,正好作这宝刀试刀之用,且看究竟是你的骨头硬,还是这柄宝刀的刃更锋!”

    这番话李元却没有听到,在黑袍人作势取宝刀之时,李元的脑海中猛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小子,别反抗,老夫保你不死!”

    一句话堪堪说完,黑袍人的右手距那刀柄仅仅一尺之距,李元只觉得锢自己的力量莫名其妙的消失一空,顿时恢复了行动能力,直直的向地面摔落下去。

    形刚刚一坠,木鼎中猛然传来一股强大的拉扯之力,带动李元直飞鼎心而去,瞬间摔在了木鼎之中。

    木鼎自外看去只有丈许之高,鼎部位最多只有半丈,却不知这鼎中居然另有乾坤,以李元这般高大的子,摔在鼎中却丝毫没有局促的感觉,却不知是自己的子变小了,亦或者是鼎中空间大增,在李元的感觉中,鼎内的空间居然足足有百丈方圆!其高最少也在五十丈左右。

    木鼎内壁篆刻着繁复的花纹,其符文字形都是李元前所未见,木鼎正中心处摆着一只茶盏大小的白色容器,其内盛放着小半盏五彩的液体。除此之外再无别物,抬头望去,但见鼎口处一片蒙蒙青光,仿佛在这鼎中独立开辟出一片空间。

    李元根本不知这神念传音自何而来,心中不大为惊异。要知道此地神念被压制得厉害,能作到神念传音,传声者的实力却又是何等境界。

    李元根本不知暗中助其脱困的之人藏何处,不过,既然将自己吸入这木鼎之中,想必与这木鼎大有关系吧,当即抱拳向木鼎团团一拜,“晚辈李元,多谢前辈救命之恩!”此时,黑袍人的右手已堪堪触及那刀柄,

重要声明:小说《莽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