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一章 鼎、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假装思想者 书名:莽修
    这么多的储物法器,难道没有一个完好的吗?寒鹂心中不甘,秉持执着无比的信念,重又寻得数十个储物法器,咬破指尖对其逐一滴血认主。

    一滴又一滴鲜血自指尖滴落,当小脸变得一片惨白之时,寒鹂终于发出了欢叫——一个手镯模样的储物法器终于认主成功。[.Lvsexs.]

    不过,当发现手镯的储物空间业已崩溃残损之时,此女的脸色急剧转为沉之色。两人相视一望,却发现对方眸子中早已失去了探宝的兴奋与,瞳孔深处无不隐藏着浓浓的恐惧。

    储物袋本为通往独立空间的介质,其制作材料极为坚韧,哪怕水淹火烧也无法坏其分毫。储物袋内部的独立空间乃空间法术开辟而成,其坚韧与稳定比之本体强出万倍。哪怕本体被破坏,无非失去了这处独立空间的方位而已,其空间本以及内中储物却并不会受到破坏。

    哪怕实力达到化神,也无法轻易破坏这储物空间!但是,俩人所见却与常理相反。储物法器本并无残损,其内部的储物空间却都已残破崩溃,究竟是一种多么恐怖的力量,居然连附属的独立空间也能崩溃!

    俩人本是冰雪聪明之人,从各种蹊跷不难推断,这地下宫必定隐藏着惊天的秘辛,前行之路必定凶险万分,此根本不是小小的金丹修士可以妄自窥测,稍有不慎便有陨落的危险。

    不过,俗语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明知前路凶险,俩人却始终无法抛却心中的贪念,几番踌躇后,最终还是打起十二分小心,继续向前搜寻而去。

    宫中房舍众多,其数量少说也有万余,看其陈设,仿佛乃修士居住之所。每一间房舍外都铭刻着奇怪的文字,大抵是每间房舍的名称吧,李元在心中暗自揣测。

    有一部分房舍面积远远超过其他,在其外围大都残留着残损的阵盘等物。很显然,这些房舍所居之人必定地位较高。

    俩人最初逐户而入,却发现房舍中空无一人,桌椅睡榻之物均已残破腐朽,其余诸物尚保持完好,却都是一些造型古旧的生活用品。

    搜索过五六百屋之后,俩人依旧一无所获,不免心生懈怠,对普通房舍再无过问,专拣那大型房舍而入。

    在这些大型房舍中却仍然没有丝毫所获,甚至连半块晶石也未见到。李元心中不大为疑惑——偌大的宫,如此众多的修士,居然没有半颗晶石。难道说上古时期灵气充足,修士们根本用不着晶石等物?可是,上古典籍却对晶石常有提及,这个推想明显不合常理。难道这些晶石都被这地底宫吸收了?李元脑海中猛然闪过一个荒诞不经的想法。

    穿房越户近千间,俩人始终一无所获。一晃三个时辰已过,俩人已搜索至地下宫的中心之处。转过一处巨大的回廊,又是一处宽阔的广场突兀出现在眼前。

    李元下意识的望那广场中心望去,却发现广场正中心的地面果然凹陷,露出了一个漆黑的地窟来,一条台阶自洞口向下延伸,显然又是一条通往下层的通道。

    俩人本已心灰意冷,见到这地窟后,重又兴起了一丝希望。当即沿着地窟石阶往下行去。与上层制作精美的石阶不同,此处的石阶仿佛草草挖就,不仅毫无雕饰,而且方圆不齐,上下足足隔开数丈才有一阶。

    虽然无法御空,但以俩人**的强大,石阶那数丈间距纵跃即至,倒大大缩短了下行的时间。

    石阶盘旋直通地心,其深不知有多少丈。“噗!噗!”空洞而又黑暗的地井中不断传来俩人落脚之声。

    “噗!噗!噗!”当李元突然改变了下落的节奏后,猛听到后如常传来一声轻微的落脚声,大骇中,李元不汗毛倒竖,回头看去,却发现后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任何人影。

    “也许是脚步的回声或落尘之音吧?谁能想到,以咱俩金丹期的实力,居然也会效那惊弓之鸟的典故!”这突然的声响让寒鹂也大为惊骇,凝神细察一番后,不浅笑一声自嘲起来。

    寒鹂的嗓音清脆,在这无底深井之中却嗡嗡回响,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稍稍平复心中的不安后,俩人再次向下行去,李元一路凝神细听,却再也没有听到任何异响。不过,却始终觉得背心处有阵阵风袭来,心中的惊异不仅没有消退,反而更加浓烈了几分。

    大半个时辰后,终于抵达下行石阶的尽头,此处距那地底宫大约万丈左右,距海面却不知有多遥远,以行程计算,想必早已深入地心之中。

    与上层地下宫的庞大雄伟相比,此处却小得可怜,触目所及仅仅是一个不足百丈方圆的地底洞而已。

    地面漆黑一片,与周围壁浑然一体。地正中有一个十丈方圆的五彩石台,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这五彩石台高仅盈尺,外形为五棱之形,却不知其石质究竟为何物形成。石质细密光润,散发着瑰丽的五色光晕,将整个洞照耀得如同白昼一般。

    见到这五彩石台,俩人不悚然动容,却并不是因为这石台的美丽,而是强烈的感受到一股庞大的灵力波动自石台传来。这股灵力波动丝毫不输于上品晶石的气息,而且,这股灵力居然五行混杂,仿佛丝毫不受五行相克的限制,却是远远超出了俩人的修真常识。

    五彩石台固然瑰丽,俩人却很快将其忽视,只因石台正中之物早已掩盖了它的光芒。

    石台中心唯有俩种物事,其一为丈许高大的木鼎,此鼎造型古朴,通体为紫檀之色,乃不知名的木质雕刻而成。正反两面刻绘着阳双鱼的图形,但却没有丝毫灵力散发,想必仅仅是一件焚香祭祀所用之物,俩人直接将其忽略,转而看向另外一物。

    另外一物却是一柄宽背大刀,刀尖三分之一处竖直插在五彩石台的中心,刀面比寻常大刀阔出寸许,露在石台外的刀约有三尺左右。此刀通体为白色,唯有刀柄不足一寸之处为五彩之色,便如镶嵌着一颗五彩绚烂的宝石一般。

    长刀静静的插在五彩石台之上,虽说也没有丝毫灵力散发,却自有一种震慑人心的威压,心神略一恍惚间,便仿佛直面那无边无际的苍天一般,让李元不自兴起渺小如同蝼蚁一般的感觉。

    寒鹂眼中也有迷惘掠过,仅仅是一瞬间,俩人目光已死死锁定长刀。

    “李道友,咱俩曾有约定,进入宝库后,妾可以先取一物的.....”

重要声明:小说《莽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