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九章 祭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假装思想者 书名:莽修
    常言道:“云深不知处,只缘此山中!”,俩人急急而行,须臾间已抵达巨山脚下,但见一道灰蒙蒙的光幕直立眼前,抬头望去,却见这光幕笔直的向上延伸直通地宫之顶,再不是远处那圆形的模样。

    这光幕不遮蔽了俩人的视线,连神念也无法探入,只是隐约能看到光幕中有一条宽阔的石阶直通山顶。[搜索最新更新尽在.Lvsexs.]

    这光幕自然是那护山的制,此制宽广无垠,将这方圆不知几何的巨山完全笼罩。比之一般宗门的护山大阵还要庞大。以地宫庞大的手笔来看,这制的威力绝对非同小可,起码不是自己这等筑基修士可以擅闯。

    神念被制反弹而回,更隐隐察觉制中传来极度危险的气息,李元连出手试探的兴趣都没有,当即扭头向寒鹂言道:“仙子,这制威力非同小可,仙子可有良策破之?”

    “李道友但请放心,藏宝图中有言曰:‘遇则破,遇坛则祭!’。”寒鹂掏出那张藏宝图,低声诵读其上文字。

    此女显然时常把玩此图,不需译文也能识得分明,“这‘遇则破’四字,显然便指此处的制了。但是如何去破却没有说得分明。妾曾反复推思,如果能靠人力轻易破除的话,‘遇则破’四字大可不必写在图上。这四字的意思多半是指遇到制,依靠此藏宝图便能破除之意!”

    “仙子所言极是,估计这破之法还真应在这藏宝图上!此图材料稀罕,连法宝也难伤之,仙子大可以之一试!”寒鹂暗中研究这藏宝图已不知凡几,其破之策李元自然不会有任何异议。

    这藏宝图已被寒鹂把玩多年,始终未曾查证出炼制此图的材料究竟为何物。不过,其坚韧居然连法宝也无法伤之,虽说尚未发现此图拥有别的神通,但以其覆在要害,也称得上一件防御至宝。在这数年动之中,寒鹂一直将此图暗藏背心,倚仗其坚韧,倒也数番逃过了被偷袭亡之劫。

    如今以之破,却不知这藏宝图是否还能保持完好,寒鹂眼中闪过一丝不舍,将那藏宝图往那制轻轻一抛,缓缓的落在那光幕之上。

    藏宝图刚触碰那光幕,便有一丝晦涩的灵力波动传来,却见藏宝图方圆丈余的光幕立时如波浪一般漾闪烁,那藏宝图居然以眼可见的速度消融溃散,当其完全消融于无形,那光幕制之上顿时出现了一个十丈余方圆的通道。

    蓝色光影一闪,寒鹂已抢先进入通道之中,李元眉头微皱,当即也迈开大步紧随进入。

    自外而看,这光幕仿佛薄薄的一层,进入这通道后,李元才骇然发现这光幕的厚度居然足有十丈!如果单靠两人蛮力破,恐怕耗到天荒地老也是徒耗精力而已。当俩人穿过光幕通道一息之后,那通道便无声无息的愈合如初。

    进入这光幕之后,神念被压制得越发厉害,全力施为也无法离体五丈。所幸光幕内光线尚可,以俩人目力还能看得清楚。

    此间与光幕之外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外间五行之地便如死域一般,到处都是魂鬼物,连所有的植物都已全部枯萎死亡,让人心底油然生出一丝恐怖的感觉。

    而这光幕之中却是一派山清水秀的模样,一条石阶自两人落足之处向上直通,遥遥的消失在山顶之处。一颗颗葱翠滴的绿树分别种植在石阶两旁,空气中满溢着精纯之极的灵气,天空中还隐约见到有灵禽在自由的飞舞,实在是一处绝好修炼的洞天福地。

    两人都是见多识广之人,不过灵气如此充沛之地却从未见过,哪怕那灵气最充足的灵眼之地也不过如此。如果在此地修炼,绝对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在李元略微失神之际,那寒鹂已然拾阶而上走出了百丈之远。

    宝物固然重要,却也得有命消受才行。寒鹂固然心急寻宝,却也不敢大意,一路行去,手中连连掐诀不停,数息功夫已然祭出了七八种防御在

    这巨山之中显然布有极为神妙的阵法,不神念被压制得厉害,连御空飞行也被止,只能靠徒步疾行而上。石阶仿佛无穷无尽一般,时而上行,时而下降,俩人疾奔两个时辰,足足奔出三百余里仍然没有见到尽头,

    所幸这石阶并无岔路,足足耗去了四个时辰后,俩人这才直达山顶。抬眼看去,乃是一处万丈方圆的广场。石阶的尽头遥遥正对广场彼端一处宫的大门。

    广场上坐落着五座雄伟的宫,每一座宫最少也有千丈方圆,便如五尊沉默的蛮荒巨兽一般蹲伏在地,无尽的威严中隐隐透着沧桑与峥嵘。

    这五座宫隐在黑暗之中,以李元的目力也无法看得仔细,只能看清离自己最近的一座宫正中悬挂着一副巨大的匾牌。匾牌上铭刻着三个奇形怪状的文字,正中一字隐隐像个‘金’字。

    广场为一圆形,五座宫分据四周,门紧闭遥遥对应着广场中心的一处巨大的白玉石台。

    石台作五棱之形,约有十丈之高,五个角上都竖立着一根巨大的石柱,石柱上也铭刻着奇形怪状的文字,李元详细端详半晌,居然一个字也不曾识得。

    石台并不甚高,却自有一股威严肃穆的气度,仿佛那五座庞大的宫都是其附庸一般。石台的中心处摆放着一个长近三丈,宽近一丈的黑色物事。此物通体漆黑如墨,仿佛有无尽黑气缭绕一般,其造型较为奇特,远远望去便如某些上古族民留下的祭坛一般,死寂中带着一丝邪异莫名的诡异。

    “这黑色石台正好位于这广场的中心,此物貌似祭坛,估计正应那‘遇坛则祭’四字,容妾祭之!”寒鹂美目中闪过异彩,缓缓踏上石台,望那祭坛小心翼翼而去。

    临近祭坛,此女远远停足在祭坛十丈之外,右手自腰间解下一个储物袋握在手中。

    李元远远的站在台下掠阵,只见寒鹂嘴唇不断翕动,低声吟唱之声隐隐约约传入李元耳中,“以十万精魂为引....以十万精血为祭......”

    须臾吟唱完毕,但见寒鹂一抖那储物袋,便见一蓬暗红的水柱自储物袋中激而出,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传来,那水柱瞬间击在漆黑的祭坛之上。

    李元远远的站在

重要声明:小说《莽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