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四章 地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假装思想者 书名:莽修
    在反击李元的同时,奎鲨闪避长剑的动作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别看其头颅巨大,但其动作却灵活如同狡狐一般,任那蓝色长剑攻击的角度如何刁钻,都无法真正命中此鲨的眼睛。

    砰的一巨响,如同拍打一只讨厌的苍蝇一般,奎鲨那巨大的尾鳍狠狠的击中李元。这一击足有数十万斤力量,护体紫铠仅仅坚持了一息时间便即崩溃。紫色电花四散中,鲨尾狠狠抽在李元肩头,一阵剧痛传来,李元右侧肩膀顿时麻木,被抽得旋转着远远飞出千丈之外。[.Lvsexs.]

    搏之战李元从来不惧,虽说体不受控制的旋转起来,但其临战经验是何等的丰富,借着巨大的旋转力道,手中藏锋猛然挥出,扑哧一声刺入了奎鲨的粪门。

    李元动作迅若闪电,藏锋猛然发力,借着体旋转之势,顿时在奎鲨腹部旋出了一个直径足足三尺的巨大伤口。本挥剑再刺,却已不由己的被远远甩了出去。

    万没想到那蝼蚁一般的筑基修士居然拥有伤害自己的实力。奎鲨大意失策,腹部剧痛传来,竟然心神大乱,被那长剑趁虚而入,一剑扎中了右眼。

    这一剑力道甚大,扎在眼白之上,只剩一截剑柄残留在外,所幸并未刺中瞳仁,奎鲨还能勉强视物。

    首尾两端都有剧痛传来,刚刚交战未几,此鲨已然被伤及两处,浑顿时爆发出狂暴的气势,大有拼死相搏的架势。

    见奎鲨狂怒,寒鹂稍稍拉开距离以防其拼命反扑。在疯狂的怒吼中,奎鲨巨嘴猛张,自喉间猛然生出一股强大的吸力,居然妄想将敌人和着海水吞入腹中。

    海水疯狂向奎鲨嘴中涌去,寒鹂也不由己的被吸扯过去,当下顾不得收回蓝色长剑,全力运转法力后退抵抗那吞吸之力。

    寒鹂此举正合奎鲨心意,在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后,奎鲨猛然猛然停止吞吸,随之转内吸之力为外喷,一腹海水化作一条水龙向寒鹂猛然喷至。

    淬不及防下,寒鹂再难稳住形,被这狂猛的冲力推得远远退开。借着海水的反冲,奎鲨尾鳍狂摇,猛然扭转,居然就此逃之夭夭。奎鲨遁速极快,短短数息时间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强敌就此逃遁,寒鹂的上品灵器也被其卷走,两人不相视愕然——奎鲨实力不俗,如果拼死相搏,两人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就此逃遁,倒是大大出乎两人的意料。

    两人为寻宝而来,自然不会旁生枝节追杀那奎鲨,当即前后呼应进入山洞,穿过洞口的制后,两人神念不再受阻,当即向山洞深处走去。

    李元心细,唯恐奎鲨去而复返捣毁山洞封住出路,自储物袋中掏出两防御阵盘,将之布置在距洞口五丈之处。这两阵盘威力不俗,哪怕是金丹修士,没有半之功也休想将其击破。

    山洞斜斜向地下延伸,仿佛没有尽头一般,以两人快逾奔马的脚程,也足足走了半个多时辰才看到尽头。

    半个时辰少说也行了五十余里路程,李元精专术数,在心中暗自计算,竟然得出一个匪夷所思的数字——以山洞下行的坡度计算,两人立之处距山洞入口的垂直距离少说也在二十里左右,换做世俗计量,那就是三千三百余丈!

    此处海域距东冥之地陆地也不过数百里远近,最深处也不过千丈而已。很显然,这条山洞已然深入地底两千余丈,如此庞大的手笔,绝非寻常修士可以轻易做到。如此大费周章,此处藏宝必然不是凡品,李元的心顿时火了起来。

    如此深度,水压已然达到惊人的地步。寒鹂祭出御水神通也无法抵消全部压力,前行的速度逐渐缓慢起来。处避水珠的结界中,李元虽说没有受到海水的压力,但却明显感觉神念被大幅压制,探测范围已不足平时的半成。

    山洞尽头堆满了乱石,每一块都有五六丈方圆大小,其重量少说也在五六十万斤。不过,受到海水浮力的抵消,其重量尚不及陆地的二分之一。在两人联手施为下,数十块巨石很快就被搬走,露出了乱石后面的一面石壁。

    石壁正中有两个掌印一般的凹坑,表面参差不齐,被伪装的如同一面怪石峋的山壁。李元展开神念向门后探测,刚一及门,便觉被一道庞然莫御的力量猛然扯入,这一缕神念仿佛被石门吞噬了一般,居然被生生扯离李元的元神。

    李元心中大骇,赶紧收回元神之力,所幸吞噬不多,只是稍微有点眩晕而已。却见寒鹂的脸色也突然变得煞白,显然也吃了暗亏。

    “看来,这扇石门就是宝藏的入口,此门邪异,居然会吞噬神念,道友可要小心了!”寒鹂眼中闪烁着狂喜的光芒,扭头向李元说道:“必须有两种属不同的法力同时输入这两个凹坑,此门才会自行开启。李道友,咱俩行动吧?”

    见寒鹂先一步将右掌放入右边的凹坑,李元谨慎,暗自掏出一枚无属晶核在手,这才缓缓的将左掌探入左边的凹坑。

    凹坑中光滑异常,居然没有一丝淤泥,两人同时将法力输入凹坑,但见右边的门扇立即漾出蓝色的光芒,左边的门扇却通体化作了紫色。

    果然如李元所想,此门邪异非凡,不仅能吞噬修士的元神之力,当李元法力刚刚输出一丝,便如同挑起了久旷怨妇的**,石门中立即传来疯狂的吸扯之力。

    体内法力顿时暴涌而出,手掌被牢牢吸在门上无法得脱,所幸李元早就经历过这种形,体内法力运转,右手的晶核顿时化作生生不息的法力补充起来。

    在吸收了李元大半法力后,这股吸扯之力才猛然逝去。脚底猛然传出隆隆巨响,此处山壁居然轻微的震颤了起来。

    山壁的震动持续了三息时间,只听得寒鹂猛然传出欢叫之声,眼前的石门已无声无息的向两旁滑开,露出了一条宽阔的甬道来。

    甬道中镶嵌着一颗鸽卵大小的明珠,在这漆黑的海底中显得分外的明亮。让李元大为讶异的是,仿佛有一扇无形的大门将这海底与甬道阻隔开来,门外水压惊人,石门内却干燥洁净,没有丝毫的水渍。

    据寒鹂之言,藏宝图到此为止,并未绘出宝藏之内的形。小心翼翼迈步进入甬道,除了旁海水被无形阻隔,两人没有受到丝毫的阻拦。

    甬道平展向前延伸,空气中漂浮着陈旧的气息,此处神念大被压制,全力展开神念李元也仅仅能探测到五十丈方圆。但听得一声细微的碰撞声传来,后的石门已无声无息的合拢关闭。

    李元大惊,心中猛然掠过一丝不安,却见寒鹂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这才心中稍定,当即紧随寒鹂沿着甬道向前走去。

    大约行走了一里之远才走到了甬道的尽头。眼前豁然开朗,一个广漠无比的地宫顿时呈现在俩人眼前。

    两人都是见多识广之辈,不过,在见到这地宫

重要声明:小说《莽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