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六章 火凤的预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假装思想者 书名:莽修
    ()    在三名化形妖兽没有丝毫收敛的威压与杀意中,李元如同被数重大山压顶,体内经脉传来咯吱吱的不堪重负的声响,连心脏都停止了跳动。要不是强悍过人,单这威压就足以让一般的修士粉碎骨而亡。

    三名妖兽修炼的功法不同,施放的杀气也略有不同,萧姓青年的杀气最为凌厉,如同利剑一般触体生疼,不过对李元的压力反而最小。牛望月散发的杀气如同火焰一般灼,曼云的杀气最是诡异,如同九幽的寒气一般,让李元油然生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huaixiu.netbsp;  三道杀气如同实质,将李元挤在中间不能有丝毫的动弹,李元心中叫苦不迭: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对这小家伙滴血认主?苍天在上,咱可从来没有干过这种事。三位大哥大姐们,可别冤枉好人啊!

    可是,李元真是被冤枉的吗?化形妖兽,那是何等的存在,在此界已然算得上顶级的存在,更何况,妖兽们修炼速度远远不及人类修士,这三名妖兽哪一个不是活了数千年甚至上万年的老怪物。其经验见识自然丰富之至。

    如果说一名化形妖兽偶然看错还有可能,但是三名妖兽同时看走眼却绝无可能。李元的心思也是慎密之至,瞬间想明了其间的关窍,难道无意间给巨卵滴血认主了?

    与巨卵共处的形在脑海中快速回放。可惜,兽卵多年未曾孵化,李元早已对其失去了兴趣,关于兽卵的记忆也是相当模糊,根本想不起什么时候曾在上面滴洒过鲜血。难道是那几次带伤进入灵兽袋中,巨卵偶尔沾染了自己的鲜血?李元在心中暗自揣测。

    想明了因果,李元却根本无法宣之于口,单不说这个理由是如此的牵强,平息这些妖兽的怒火恐是妄想,况且,在威压杀气之中连站立都极为勉强,想要开口辩解更是力有未逮。

    李元被众妖所围,小不点便上前解救,奈何众妖兽稍稍分出一丝威压便已将其压制得不能动弹,黑斯穆也是蠢蠢动,不过被黑老头不容分说的一把远远的扔了开去。

    被三名化形妖兽围在中间,李元面临着修真以来最大的绝境。也许是感受到了李元心中的焦急,但见眼前猛然一花,刚刚出生的小怪物居然瞬移一般出现在李元前,着肥硕的腰肢将李元护在了后。

    看着小怪物笨笨的模样,李元心中不油然生出一种血相连的感慨,看来,曼云说得没错,小怪物真的被自己滴血认主了,要不然决计不会出现这等护主的举动。

    在护住李元的同时,小怪物的举动也肯定了三名妖兽的猜测,“手下留!”就在萧姓青年眼红光准备出手之际,雨雀大声叫停。

    听得雨雀之言,三名妖兽暂缓出手,奇怪的看向雨雀,显然想不到为孩子生母的雨雀不没有暴怒的感觉,反而出言替这个人类小子求

    雨雀的反应实在是太过反常,丝毫没有因为孩子成为他人的灵兽而表现出愤怒的绪,看着站在李元前的小怪物,雨雀的眼中只有慈与欣慰。

    见到三名妖兽愕然的表,雨雀赧然一笑,“各位息怒!其实,这个事不能全怪这个小兄弟,究其原因,实乃大哥飞升前的安排!”

    “大哥飞升前的安排?”黑老头面露疑惑?“大哥早在二十年前便已飞升,那时,这个小家伙才多大一点,难道大哥就已选定了这小子做自己孩子的主人?”

    见李元在三名妖兽全力威压之中仍然一副行若无事的样子,雨雀眼中惊意更浓,婉婉开口道:“大哥在飞升前已经达到了化神境界,勉力压制自己修为滞留此界多年,便是因为这孩子的缘故。这孩子多年未曾孵化,大哥对此一直耿耿于怀,但是,天道、人道之神奇奥妙以大哥的修为也不能参透,虽然想尽办法,孩儿却没有丝毫孵化的迹象!”

    听到化神境界,众妖兽无一不露出激动的神来,达到化形期后,实力想要再有寸进简直是困难重重,在场的妖兽以黑老头实力最高,已经达到化形后期,曼云与牛望月均是化形中期,雨雀与萧姓青年才化形初期而已,在千年之前,五人便是这种境界,时至今,五人仍然还是这般境界,可知元婴境界修炼是何等的缓慢。

    哪怕达到化形后期顶峰,还得历经天劫的淬炼才能化神成功,只要有足够悠久的寿元,在场之人总有修到化形后期顶峰的一天,但是,能度过化神天劫之人,恐怕这五人的信心都不足半成。因此,一说到已经化神成功的火凤大哥,众人的心中无不羡慕有加。

    为一名修士,听得化神境界,李元自然也是血澎湃、不能自已。耳畔紧接着传来了雨雀的声音,“萧兄弟起初曾言道,我与大哥属相悖,勉力结合,多年来才产下了这么一枚卵来。大哥曾说过,我们夫妇属相悖,产下的兽卵恐怕也很难孵化。”

    “我与大哥感甚笃,不忍让大哥绝后,而且大哥族中长老也是施压,让大哥在火凤一族再觅旁室。但是大哥都坚辞不受,妹子我便祷告,祈求上天怜惜,让我的孩儿能及早孵化,但是数十年来,却没有丝毫孵化的迹象!”

    说到此处,雨雀眼露哀伤,“以大哥的能力,想必早已猜测到这个孩儿是悖灵根基灵,根本无法吸收转化外界的元力,故此无法孵化。为了照顾妹子的绪,大哥牺牲的太多太多!”

    听得雨雀之言,一众妖兽若有所悟,将威压杀意略微收敛,各自恢复了人形。

    “一直孵化未果,就在妹子已经死心之时,有一天,一头明显不是谷中的妖兽悄悄进入了我们的领地。”雨雀面露缅怀之色,将当之事娓娓道来。

    大哥喜好清净,曾在领地附近布下了一层止,一般的妖兽万难闯进,再说,以大哥的威名,谁又敢无故打扰大哥的清修。

    闯进领地的那个妖兽居然用以张破符破开了止,小妹正将其击杀,却被大哥制止,眼见着这妖兽将我们产下的唯一的孩子收入灵兽袋中逃走,大哥都没有丝毫的阻止!

    我当时十分不解,大哥当即以精血为引在小妹面前卜算了一番,大哥对小妹说道,雨雀嗓音一变,一把浑厚的男声响起,显然是在学着火凤的语调,“雨妹!你要相信,我们的孩子前途不可限量,之所以未曾孵化,那是因为它的机缘还没有到来,此番失窃,我们的孩子反而会因祸得福!”

    在孩儿被盗走后,大哥心中再无负担,恰逢境界压制不住,随后便飞升灵界了。

    “卜算之术太过玄妙,在大哥飞升后,妹子也曾有过胡思乱想,还道是大哥飞升在即,担心妹子每挂怀孩子而影响修为,故此索将孩子抛弃。却没想到,大哥卜算之术神妙如斯,妹妹我今终于等到了孩子孵化的一天。”火凤卜算应验,雨雀的眼中充满了狂的崇拜。

重要声明:小说《莽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