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二章 来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假装思想者 书名:莽修
    ()    人影距此最少也有百里之距,以李元的目力,只能隐约看见几个黑点而已。

    “哈哈哈哈!有何喜事让雨雀妹妹如此兴奋,咱老黑也来凑个乐子!”一把炸雷也似嗓音自天际遥遥传来。

    一行人好快的速度,“哈哈”两声时尚在天边,说道“兴奋”二字时已能看清面容,当一句话说完时,这一行人已瞬移一般出现在李元的眼前。

    短短一句话的功夫飞跃百余里路程,这些人到底是些什么怪物,而且,从百里之外传声直至飞抵眼前,此人的声音始终如在耳畔一般,根本没有因为距离而产生丝毫的变化。能够施展此般手段,所来之人绝非寻常修士。

    压抑不住心中的好奇,李元顾不得来者散发的威压,勉强抬头打量了起来,但见来者三男一女,外貌举止皆如同寻常修士。不过,这四人却各具奇相,说话之人是一面庞黝黑的老年男子,此人阔口暴睛,显得威武非凡,刚一落地便睁着铜铃也似的巨眼,围绕着黑斯穆肆无忌惮的打量起来。

    另外三人也是扮相各异,其中一人发髻高挽,着长长的袍子,其扮相便如同世俗的道士一般。此人发髻中微微露出两截短短的犄角,李元心中一凛,这人居然也是一名化形期的妖兽!

    刚一落地,那唯一的女子便抢步上前,亲的握着中年女子的双手低语起来,此女神态妖冶,穿着一袭淡青色的紧衣服,将一具玲珑浮凸的躯裹得惹火之极。

    两女都是国色天香之人,自顾自的低语笑,丝毫不觉得冷落了众人,“咦?天地汇元?雨雀姐姐,看来你们雨雀族中又有嫡系后辈诞生了,真是可喜可贺啊!”说话的是另外一名书生打扮的年轻男子,此人容颜俊秀、风度翩翩,可惜生就一双血红的瞳孔,儒雅的气质中隐含着嗜血的冷酷,被此人目光一扫,李元顿觉脊背发冷、汗毛直竖。

    一眼扫过众人,李元心中的惊骇已然达到了极致,这四人居然全部都是化形期的妖兽!化形期的妖兽啊,那是堪比元婴境界的修士一般的存在,百了真人修炼百余年,也才偶然见过红云仙子这么一个元婴修士而已,想不到自己居然能在一之内见到五名化形妖兽!什么时候,化形妖兽这般不值钱了,李元心中暗自腹诽道。

    在这些高阶妖兽的眼中,自己这等筑基修士便如同蝼蚁一般,何况自己还是一名异类,李元唯恐惹起别人的注意,当即垂下头去,不敢有所妄动。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只顾着与曼云姐姐说话,怠慢了各位还请不要见怪!”听得书生之言,名叫雨雀的中年女子才醒觉失礼,赶紧向四人抱拳告罪。

    “雨雀妹妹不必多礼,自从大哥飞升之后,十数年来,妹妹一直闷闷不乐,今忽然间传出欢鸣之声,想必有天大的喜事来临。姐姐好奇,自顾自替妹妹贺喜而来,却没想到黑老头、牛鼻子、萧兄弟也怀着同样的心思,咱四人半路偶遇,这才联袂而来!”名叫曼云的女子赶紧还礼,并随口问道,“妹妹不惜耗费心血施展这天元汇聚之法,难道这枚兽卵是妹妹至亲所产?”

    听到曼云之言,雨雀的眼眶立即又湿润了起来,拉着曼云的手哽咽的说道,“姐姐有所不知,这个孩子,正是妹子与大哥唯一的骨血啊,如今诞生在即,妹子心中的喜悦实在是难以抑止,惊动了诸位,实在是惶恐之极!”

    “什么?姐姐的亲骨血?”萧姓书生吃惊的问道,“传言中,大哥飞升前只留有一卵骨血,可惜数十年也没有孵化的迹象,难道就是这枚兽卵?”

    “没错,这个孩儿正是大哥留下的唯一血脉,传言没错,不知因为什么原因,我这孩儿始终未曾孵化,大哥想尽办法也没有丝毫效果,飞升前,大哥对此还念念不忘。真是天可怜见,万万没想到我的孩儿还有孵化的一天!”言毕,两行欢乐的清泪自雨雀的眼中夺眶而出。

    五名化形期的妖兽相聚自有说不完的话题,更不会将蝼蚁一般的李元放在眼中,黑老头将黑斯穆研究了一番后也加入了聊天阵营,一伙人围着雨雀说个不停,转瞬间半个时辰悄然溜走。

    从几人对话之中,李元逐渐明白了几人的份,那个黑老头大概是蛟龙一族,接到雨雀的传音后,黑老头专为考察黑斯穆而来,那个被叫做牛鼻子的本体大概是犀牛一族,曼云的本体是一只万年森蚺。

    那个萧姓书生李元并不陌生,居然是啸犼一族,此族天赋惊人,刚一出生便有凝气初期的实力,而且生残暴,难怪让李元油然而生芒刺在背的感觉。

    一干化形妖兽言谈中曾言及一名大哥,此人居然已经破碎虚空飞升仙去,却不知此人的法力已经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境界,一念及此,李元的一颗心不由自主的滚烫了起来,却不知飞升仙去后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哎呀,雨雀妹妹,你看形有点不对吧,这半个时辰已过,这些水元力居然没有丝毫被吸收的样子,难道这孩子的属并不是你们雨雀族的水属?”五人聊天之时也一直留意着巨卵的孵化况,同是水属点黑老头最先发现了异常。

    “小妹也正纳闷呢,这都快一个时辰了,这水元力始终是有增无减,难道这孩子的属随了大哥?”原来雨雀也察觉到了异常,不过心中不能肯定而已。

    “我与大哥都是火灵之体,雨雀妹子,你且将这法术停了,让俺施法试试!”被叫做牛鼻子的老怪闷声闷气的开口说道。

    “施展天元汇聚太耗真元,不过,望月大哥,为了我的孩子,小妹就有劳大哥了,待孩儿诞生,小妹一定重谢大哥!”子心切,雨雀也不再客气,向牛鼻子深深一福后,小心翼翼的解除了天元汇聚的神通。

    牛鼻子显然也是不善言辞之人,待水元力消散后,此人一撩道袍,张开巨嘴喷出了一团火云来,火云翻腾蠕动,居然幻化出一头迷你的犀牛来。

    紧接着,牛鼻子照着膛使劲一拳捶下,一口精血随之喷在犀牛之上,牛鼻子的眼神立时黯然下去,迷你犀牛却如同有了生命一般,自行绕着巨卵奔跑了起来,随着犀牛的奔跑,点点红光立时从四面八方游离出来,纷纷追随在犀牛之后,逐渐将巨卵笼罩在一片红霞之中。

    “望月大哥!”见到牛鼻子自残一般的举动,雨雀感激得都不知如何表达,泪眼汪汪的便拜倒在地。

    “妹子休要多礼,大哥待我老牛不薄,如果没有大哥的指点,我牛望月说不定永无进境化形之期,为了大哥的骨血,我老牛损失点精血算得了什么!”牛鼻子顾不得体的衰弱,赶紧将雨雀扶了起来。

    “是啊,雨雀妹妹,大哥对我等皆有点化之恩,为了大哥的骨血,哪怕刀山火海我等也无所畏惧,妹妹不需多礼,我等还是齐心协力助孩子顺利诞生为是!”一旁的曼云帮着老牛扶住雨雀,嘴中连连宽解着。

    见一伙人不惜耗费精血施展天元汇聚,李元心中大为不解,既然孩子已经孵化成功,直接打破蛋壳将其取出不就完了吗,何必这么费事呢?

    仿佛明白了李元的心思,黑斯穆的声音及时在李元的脑海中响起。

重要声明:小说《莽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